第一百零四章 太皇太后娘娘出事了

小说: 一世锦绣 作者: 花影 更新时间:2019-07-12 02:14:36 字数:3236 阅读进度:418/418

随着李贵妃将手中懿旨恭恭敬敬呈上,傅锦仪轻轻叹一口气。

她此前一直没有想到,林漪澜用自己的名声作为筹码,究竟能换来什么。

而直到徐策向她提出这个计划时,她才无法克制地惊恐起来——这样的主意,还真是天王老子怕也想不出来的,徐策这人瞧着狠厉急躁,却不知竟还是个鬼才。

林漪澜和徐策母子被晋国公府逐出家门,还是背着“野种”这样难听的骂名,此事炒得沸沸扬扬,天下皆知。晋国公府为了这事儿也闹了二十多年了,本着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的人性,人人都喜欢看别人家的热闹、都巴不得人家倒霉的幸灾乐祸的心理,相信林漪澜清白的寥寥无几,伸着脖子看热闹、唾骂林漪澜和徐策母子俩逆天行道的,才是大多数。正因如此……

如今一口咬定徐策是先帝的私生子、林漪澜又是先帝私底下宠幸的,虽然惊世骇俗,却也在情理之中!

若是换个旁人,本没有这样肮脏的名声,骤然谎称是皇室的私生子,天下人多是不信的。可这事儿放在徐策身上,偏偏叫人不得不信了!

徐策是承乾帝的私生子,他的母亲林漪澜,是承乾帝秘而不宣的皇妃。晋国公府所宣扬的母亲偷情的罪名,确有其实,只是那个偷情者并非什么庶民,而是承乾帝。徐策以承乾帝外室皇子的身份,以靖康帝亲兄弟的身份,宣告天下,名正言顺地登上皇位。无论是朝堂臣子还是宗亲皇族,都说不出个一二来!

正如太后懿旨所写,这是兄终弟及,天经地义,绝不是什么臣子篡位。

堂下众人久久地跪着,似乎听不明白。

上首端坐的傅锦仪,扣在椅子上的手已有些发白了。最要紧、最难过的就是这一关,前头处死了皇后实则也不是多大的事,可眼下传位……

正僵持着,台下到底有人跪不住了。

只见也不知是哪位陌生的郡王,年纪已很大了,花白的胡须颤颤地,开口道:“这,这……荒谬,荒谬啊!怎能如此,怎能如此……”

眼瞧这位老者连句话也说不利索,傅锦仪眼角一抽。

她还以为会有如王贵妃一样既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胆魄、脑子又清醒的人物站出来和她打擂台,不成想,这头一个站出来的人是这样的。

老郡王面色苍白,愤慨道:“承乾帝此举实在令皇室蒙羞!这简直是……”

傅锦仪的眼角抽得更厉害了。

她还以为这位老郡王要当众策反,不成想……倒是把死了多少年的承乾帝翻出来指摘了。

老郡王浑身发抖,那可不是吓得

,是气得。他捶胸顿足道:“李氏皇族子孙不肖啊!”

众人:……

傅锦仪垂下眼睑,暗道:此前的确知道李氏皇族的宗亲里没有什么能耐的人。这都是前头承乾帝管束有方,将几个有不臣之心的兄弟和堂兄弟们都发落了,剩下的莫不是老实本分的。

可再如何本分,遇上改天动地的事情,还少不得……

压下了心中烦闷,傅锦仪扶着女官的手站起来,另一手举着太后懿旨,道:“安王既已承袭大统,本宫……”

说出这个词来还真有点不习惯。

她顿了顿道:“本宫今日站在这儿,不过是以弟妹的身份,为大行皇帝服丧。虽然如此,只怕事出突然,难免招来什么流言蜚语。只是,诸位伯父伯母、妯娌弟妹也不必惊慌,太后懿旨已经在这儿了,宫中另有太皇太后坐镇,请太皇太后上座,便可知新君与本宫站在这儿是名正言顺的了。”

从前李沣踩着几个兄弟的血骨登上皇位,根基不稳,又曾被先帝当众废黜,为了服众便请了年迈的赵太后出来撑场面。如今轮到自家,除了再请一回赵太后,又能有什么好法子呢。

好在赵太后和徐太后不同。徐太后望族出身,亲手扶持着儿子登基,是个性情刚硬又野心勃勃的女人。赵太后虽也是官宦家出身,却并非徐家那样的大族,进宫后是以妃妾的身份慢慢爬到了后位上。比起徐太后,赵太后更擅长如何活下去,如何保护应该保护的人。

赵太后的丈夫、儿子都不在了,在皇族里再没有亲人,只要能保着她那个无权无势的娘家,她是什么都肯做的。再则她又是个淡泊性子,顺天应时地把徐策推上皇位,对她来说没有什么坏处,又何须顾虑呢?

傅锦仪一声令下,角门上的宫人很快小跑着传话去了。和徐太后等人一样,赵太后早早地请了来,如今等在灵堂后殿里。傅锦仪静静等待,只是等了半晌角门上竟也没个人影,不由再使人去催。

只是这一催,前头先去的那女官惊慌失措地跑回来了,惊惧道:“禀……禀殿下!”

傅锦仪眼皮子一跳。

“怎么了?”

“太皇太后娘娘……”女官只喊了一声儿,余下的话却怎么都说不出来。

傅锦仪怔怔地,她是什么都经历过的人,到了这会儿猜也猜得到是发生了什么。

“说下去。”她不慌不忙道:“照实说。”

有什么不能说的呢?赵太后要么是死了,要么是人去楼空了,总之,是不能以皇族长辈的身份站上灵台为自己说话了。

女官艰难道:“太皇

太后娘娘殁了,胸前插着吐蕃进贡的藏刀,地上都是血。”

傅锦仪捏紧了手指。

堂下人心浮动如潮,傅锦仪尚自镇定,起身道:“去瞧瞧。”

重华宫缟素苍白的后殿内,十几个女官、武士战战兢兢地跪了一地。那无故横死的赵太后,枯瘦的身子上套着赤色蜀锦华服,闭目躺在海棠雕花大床上,若不是胸口那柄镶嵌了八十一颗祖母绿宝石的藏刀斜插着,一打眼看去还以为只是睡着了。

尖叫声响成一片,跟随一同进来的皇族宗亲里,有那脑子好使的或是佯装晕厥、或是失心疯一般地惨叫起来,都不得不先离了这个是非之地。无论今日之事结果如何,谁又知道那最后坐在龙椅上的人会不会扯了他们这些无辜的去背黑锅?能脱身出宫,活命的机会就大。

傅锦仪定定看着赵太后的面容。

“是谁?”她猛地转身,目光中仿若有赤红的火焰:“是谁谋害了她?”

“这枕头上有一封懿旨!”混乱之中,不知是谁高喊了一声。傅锦仪伸手拿上了,只见真是一卷懿旨,是上好的丝帛制成,上头用火漆封了。

赵太后难道是自尽的么?

死前留下这道懿旨,想要说什么呢?

傅锦仪本能地明白,自己不应该在这种时候打开这道懿旨。

那上头的话,多半不是什么好听的。因为若是赵太后顺从她,支持徐策登位,她大可不必死在这儿,应当风风光光地端着架子至灵堂前,亲口宣布她的决定。可是,人既然死了……

留下来的东西,应是指认徐策为乱臣贼子的罢。

傅锦仪久久地站着,她想,先前拜见赵太后时,赵太后分明没有表现出和徐太后一样的反抗。

难道是先前留着一口气假意答应,只等着到了这节骨眼上,给自己一个颜色瞧瞧?

傅锦仪的心里砰砰乱跳。这样的意外当真是没有预料的,赵太后殡天,且留下了懿旨。为着周全部署,赵太后身边服侍的人可是比徐太后更尽心,里头还安插了七八个武艺高强的暗卫,到底是什么人能在这重重围困下,取了赵太后的性命?或者是赵太后自个儿有能耐,在这么多眼睛下头举刀自尽?

“殿下,当务之急是查清太皇太后的死因!将这后殿里伺候的人一一地审问,定能查出来的!”贴身服侍傅锦仪的女官、从前府里的掌事丫鬟谷雨率先跪下了。她扯着傅锦仪的裙子劝道:“殿下,您不能急,不能急!”

谷雨说得对。

她不能急,不应该在这当口还不知死活地往前冲。一旦打开这道懿旨,当众看

了,那事情就再也收拾不住了。

可若是不打开……

将后殿封起来查赵太后的死因,岂不是更坐实了心虚的名头?

傅锦仪闭上了眼睛。

似乎怎样选都不对。

“既是太皇太后留下来的旨意……”傅锦仪手持懿旨转身,看向门前门外的人群,缓慢道:“我虽是新君正室,今日也身着凤袍站在这儿,倒是不敢自个儿打开这道旨意。一则我年轻,辈分小。二则我并未行册封大典,如今身边人也只敢称呼我做‘殿下’,不敢称‘皇后’。还请礼亲王、醇亲王、康亲王几位殿下上前,亲自打开这道懿旨。”

礼亲王、醇亲王、康亲王三位,虽不如方才那位老郡王辈分高,却都是皇族宗室里地位最高的几位。礼亲王和康亲王是承乾帝的亲兄弟,醇亲王虽不是,因着几回夺嫡站对了地方,承乾帝和靖康帝都对他礼遇有加。更有……醇亲王的女婿是边关大将,只是一直不曾回京罢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