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两千万的营养费

小说: 寒冬乍暖你还在 作者: 南初陆骁 更新时间:2019-01-24 10:22:13 字数:3406 阅读进度:49/898

南初倒是没再睡多久,7点的时候,睡饱了,被饿醒了。

她昏昏沉沉了一下,就看见在房间的沙发上,陆骁高大的身影隐匿在暗处,连灯都没开。

月光打在他棱角分明的脸上,双腿交叠,低头翻阅着手机。

南初这下记忆是彻底的回笼,扯了扯自己的裙子,再抓了一下看起来有些杂乱的头发,低估了句:“陆公子呀,您怎么不把我叫起来呢。”

仿佛先前行凶的事一点都没印象了。

南初有些小心的看着陆骁阴晴不定的脸,想了很久,脑子里全都是浆糊,完全没想明白自己到底怎么得罪陆骁了。

但碍于先前的经验,南初添着脸,就朝着陆骁走了过去。

很女仆的半蹲在陆骁的面前:“陆公子?”

“王楠叫你起来的时候,你就抓着王楠又打又咬?”陆骁居高临下的看着南初,迥劲的大手掐着她的下巴。

南初:“呃……”

这下是有点尴尬了。

这人刚才是叫她起来了?她冲着这人发脾气了?

下意识的,南初看向了陆骁的手臂,果不其然,挽起的袖子,暴露在空气中的肌肉上,确确实实有一个牙齿印。

“说话。”陆骁的声音更冷了。

南初立刻回过神,举手发誓:“绝对没有的事情!我有通告绝对不耽误时间的,只有休息的时候有人吵我,我才会发脾气的。”

“你24小时戏精上身?随时随地可以转变角色?”陆骁冷哼一声,态度听起来就不太好。

南初蹭了蹭,已经蹭到了陆骁的面前,讨好的笑了笑:“陆公子,要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陆骁不动声色。

南初想了下,倒是自觉的站起身,快速的收拾好自己,脸头发都干干净净的盘了一个丸子头。

正打算打开门的时候,陆骁的声音忽然忽然传来:“之前为什么去横江第一院住院了?”

南初一听见“横江第一医院”这六个字,心跳都跟着跳快了几拍。

这人怎么忽然又提到这个事了?

但南初面色却始终冷静,挑着眉,倒是转过身:“陆公子,那时候的八卦zá zhì写的那么清楚了?陆公子不知道?”

“南初。”陆骁只是沉沉的叫着南初的名字。

莫名的,南初就心虚的低下头,看着自己的鞋子,脚趾头已经不自觉的在里面蜷缩了一下。

手微微的抓这自己的衣摆,那是南初紧张和不自然的小动作。

但,她的解释却从来没发生变化:“天太冷,跳水跳多了,就残废住进去了呗。”

这也是实话。

然后——

南初就看着陆骁猛然的站起身,一张纸已经丢在了自己的面前。

高大的身形极为压迫的压着南初,南初几乎无处可逃,就这么被彻底的压在门板上。

南初的视力很好,扫了一眼,那还是一张血检报告:“陆公子,您给我看这个做什么?”

“这是你发烧的那天晚上,医生抽血回去做的全套检查。上面的这些数值,医生明确的说,这是因为流产后,血样的峰值还没回到正常水平。”

陆骁一字一句,绷着下颌骨,仿佛都从喉间深处传来:“而半个月前,正巧就是你在横江第一人民医院的时间。”

南初错愕的看着陆骁。

“易嘉衍处理的很干净。但我的人亲自找到了医生,他承认了,那天你是因为流产被送到医院,做的流产手术。”

话音落下的时候,陆骁的脸色已经沉的吓人:“南初,到底是谁给你的胆子,这种事情你也敢瞒着?”

南初安静的听着,知道这件事是不可能再瞒过去。

许久,她抬起头,倒是笑着看着陆骁:“陆公子,原来您是为了这事和我大动干戈呀。”

陆骁的手心攥了下拳头,冷冽的看着南初。

和陆骁的阴沉比起来,南初倒是显得嬉皮笑脸的:“陆公子,那时候您可都和我分手了呢。我以为我这么乖巧懂事,陆公子要大大奖赏我,而不是在这里凶我呢。”

红艳艳的唇嘟了起来,很是委屈。

南初的眉眼都是戏,完全让人看不出端倪。

曾经就有导演评价南初,那是一个天生的戏骨,演什么角色,就能像什么角色,完全不需要适应的过程。

现在的南初,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戏子,把自己现在的身份,演绎的极好。

“陆公子。”南初软着嗓子,纤细的手臂忽然就这么搂住了陆骁精瘦的腰身,“您这样,我会想歪的,觉得你好喜欢我怀的这个孩子,那我可是会悔死了。”

没脸没皮的口气:“毕竟陆总可是一座钻石矿,我要生了您的孩子,我可是有了金山银山,我还演戏做什么?”

陆骁看着南初在自己面前演着。

他以为南初回支支吾吾的找些借口,但是绝对没想到南初竟然这么大大方方的就招了。

说不上来这样的感觉,陆骁就只觉得心口堵得慌。

“陆公子?”南初见陆骁不说话,挑眉又叫了声。

陆骁居高临下的看着南初,也没把南初的手从只的身上拉开,那声音平淡的听不出情绪:“为什么不告诉我?”

“啊?”南初捂着小心脏一脸怕怕的模样,“我怕告诉你,您给我扣一顶要上位的大帽子呀。”

说着,她话锋一转:“何况,那时候忙着拍电影,千算万算都算不到自己怀上呀。不然能这么惨,跳水跳到流产?”

半真半假的话,只有南初知道,自己的心在淌血。

提及那个没掉的孩子,没有比南初更痛,更矛盾。

那是她想藏在心底,永远不想去翻开的历史,但偏偏,陆骁今儿却血淋淋的让南初再一次的回忆了一遍。

chì luǒ裸的提醒南初,她是亲手杀死自己孩子的刽子手。

“你从来都不想怀我孩子?”陆骁忽然开口又了一句。

南初笑:“陆公子,您和我开玩笑?我今年才23,我怀个孩子算个什么事?何况,这个娱乐圈里,最忌讳的就是公开,怀孕这种事,我是几条命敢这么消费我的粉丝?”

“我添着脸,哄着陆公子开心,陪着陆公子睡了一次又一次,为的不就是今日的地位?”南初说的理所当然的。

然后她的口气倒是正经了起来:“所以,陆公子您放一万个心,我南初还没蠢到像那些女明星,就这么一头热的未婚生子,让孩子落的爹不承认,自己又埋怨的地步。”

这些话,南初说的半真半假的。

陆骁看着南初很长的时间,硬是没看出一点的端倪:“南初,是我小看你了。”

“承蒙夸奖,陆公子。”南初冲着陆骁就是一个飞吻。

陆骁直接拍掉了南初的手:“南初,不要让我知道你背着我玩花样。”

南初乖巧的点头:“绝对不敢噢。我发誓。”

说着,那手还真的举起来做的发誓状。

然后她小心翼翼的看着陆骁:“陆公子,还有别的事吗?没事的话,那我就先走了?”

“做什么?”陆骁问道。

“约会呀。”南初笑脸盈盈的,“毕竟我还欠着陆公子两千万,这钱不还,我可不安心。”

忽然,陆骁看着南初演的淋漓尽致的那张脸,就心声了厌烦。

那眼中有一闪而过的不耐,更多的是被南初对待自己怀孕的这个事情上,漫不经心的态度给激的。

很长的时间里,陆骁觉得,有这样情绪的人只能是自己。

结果,南初却比他更直接,更残忍。

但陆骁很清楚,南初能留在自己身边五年变,就是因为这份乖巧和懂事。

可陆骁现在却希望,南初和自己大闹一场,那样的南初看起来才有血有肉,而不是现在的虚伪做作。

“不用了。”陆骁的口气变得不耐烦起来,“那两千万就当你流产的营养费。”

一句话,戳的南初的心口生疼生疼的。

但再疼,南初都表现的若无其事,因为是她贱,贱的要爱上陆骁。

“陆公子,好大方。”南初扑上去就亲了一口,“毕竟我真的缺钱呢。”

“滚出去。”陆骁的耐性彻底的用尽。

南初一脸苦脑的回了句:“太瘦滚不起来,所以就只能走出来啦。么么哒,再见啦,陆公子。”

说着,小姑娘急像一朵花蝴蝶,从陆骁面前翩翩而去。

陆骁的手心攥的死紧,用了极大的意志力才忍住了想把南初拽回来。

深呼吸后,陆骁跟着走出休息室。

结果,才出休息室,就听见办公室外一阵闹哄哄的声音。

南初要开门的手已经停了下来。

……

“韩xiao jie,抱歉,总裁还在开会,您在会客室等一会可以吗?”秘书看见韩熙媛要推门而入的时候,公式化的开口,拦下了韩熙媛。

韩熙媛很淡的扫了一眼秘书,在她冷静的脸上,韩熙媛看见了慌张。

她再看向紧闭的办公室的门,声音依旧温柔,但是态度却变得强势了起来。

“骁还没吃晚饭,这是我带来的晚餐,我亲自送进去就出来,不为过吧?”她看着秘书,却不容拒绝。

秘书急了下。

韩熙媛却没给秘书再反应的机会,直接推门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