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陆公子最讨厌什么

小说: 寒冬乍暖你还在 作者: 南初陆骁 更新时间:2019-01-24 10:22:40 字数:3346 阅读进度:124/898

“一会主任会来亲自给你换药,身上的这些伤也不是什么大事,用的都是最好的药,我保证你一周内,所有的疤痕都消失的干干净净,不会影响任何事情,嗯?”

“学长……”

“我一晚上没睡,都在盯着这些化验结果,所以现在很邋遢,我去洗手间处理一下,你乖乖喝粥,等我出来,要看见你吃完这一碗了,嗯。 ”

……

不管南初想说什么,都在开口的时候,就已经被韩启尧挡了回去。

她头皮发麻,不断突突的跳着,最后几乎是无奈的捏了捏自己的脑门,再看着韩启尧。

还没来得及开口,韩启尧已经皱了眉:“你头疼?一会再去拍一个ct,昨天毕竟撞到头了。”

“学长……韩启尧!”南初这下是真的认真的叫住了韩启尧。

韩启尧顿了下,看向南初,南初站起身,然后——

桌上已经舀出来滚烫的粥,被打翻在韩启尧的衣服上,韩启尧的眉头瞬间皱了起来。

“我……对不起对不起……”南初也被吓了一跳。

“没事。”韩启尧倒是安抚着南初,“我通知人进来处理,我去洗手间冲一下,你先吃。”

说完,韩启尧就利落的按了呼唤铃,清洁人员马上进来处理,韩启尧则直接去了洗手间。

没一会,淋浴室就传来了流水的声音。

南初再看着自己面前已经被彻底清扫干净的地面和桌子,和重新舀好的粥,忽然情绪就跟着莫名的复杂了起来。

但最终,她还是一口口的舀着粥喝了下去。

毕竟,她是真的饿了。

……

5分钟后,病房传来了敲门声,南初应了声,对方就推门而入:“南xiao jie,这是韩医生的衣服。”

“噢——”她被动的应了声。

然后南初站了起来,走过去去拿衣服,韩启尧的小助理看了看南初,眼中忍不住有些暧昧的眸光。

南初选择视而不见。

正打算关门的时候,韩启尧的小助理却忽然开口:“南xiao jie,我是你的影迷,真的很喜欢你的,可以不可以给我签个名。”

“好。”南初没拒绝。

很快,小助理拿着南初的签名,兴奋的说着:“南xiao jie,你一定要和韩医生在一起噢。”

说完,她就一路小跑离开了。南初哭笑不得的关上了病房的门。

甚至,还来不及坐下,淋浴间就传来了韩启尧的声音:“南初,我的助理把衣服送来了吗?送来的话,帮我拿进来。”

“好。”南初没拒绝。

她直接拿起衣服就朝着淋浴间走了进去,正想把衣服放在门口的时候,韩启尧的声音又传来过来:“拿进来,放那里我拿不到。”

南初:“……”

韩启尧这人,霸道的时候也很要命的。这点和陆骁不分伯仲,都一样讨厌。

南初忍了忍,最终还是给送了进去。

倒是韩启尧很淡的扫了一眼南初,见南初放好了,他嗯了声,快速的冲洗了一下,就关了水流。

南初转身要出去,韩启尧再度开口:“那边有吹风机,帮我拿过来。”

南初忍了忍,把吹风机递进去。

一段时间的纠缠,原本氤氲在玻璃门上的雾气也渐渐的散去,画面变得有些暧昧不明。

南初不自然的轻咳了一声,韩启尧无动于衷,从容不迫的擦拭着,扯过一旁的浴巾围在腰上,就直接推开推拉门走了出来。

很自然的吹着头发。

南初僵在原地,动弹不得。

医院套房的洗手间并不大,狭窄的很,加上韩启尧的身材高大,也不知道这人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就这么堵在了出口的地方。

南初几乎是被动的,被架在淋浴房里,彻底的动弹不得。

“我要出去。”最后,南初rěn wú kě rěn的说着。

韩启尧手里的吹风机停了一下,然后点点头,说了一声“sorry”就让了一个位置。

这态度,让南初彻底的有气没处发,干脆的打开洗手间的门,就这么走了出去。

然后——

南初就彻底的呆住了,一动不动。

陆骁的手拿捏着装着粥的碗,看了看,而在一旁,有一个全新的保温杯,南初认得出,那是陆骁别墅里放着的。

平日基本都是自己专用的,还专门买了一个粉色kitty猫的,以前不知道被陆骁嫌弃了多少次。

“陆公子。”南初悻悻然的打了招呼,怯怯的。

陆骁眼皮掀了掀:“去洗澡了?”骨节分明的手指就这么在桌面上敲了敲,“谁给你送的粥?”

南初:“……”

她就像一个犯错的小姑娘,双手死命的绞着,站在陆骁的面前,不断的想着合理的解释理由。

下意识的,她在微微的看向了后面的淋浴间。

最后,那种头痛欲裂的感觉,差点把南初给撕了。

她简直不敢想,韩启尧要从洗手间出来,再撞见陆骁会是怎么样的画面。

倒是陆骁见到南初局促,忽然就这么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这冷不丁的动作吓的南初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

然后,她紧张又忐忑的看着陆骁一步步的朝着自己的方向走来。

一直到陆骁把南初逼到了角落。

“南初。”迥劲的双手,就这么捏住了南初的腰身,俊颜无限在她的面前放大,一点点的逼近。

南初被吓的心脏差点骤停。

纤细的手,下意识的地靠在了陆骁的胸口。

陆骁的眸光,沉的吓人,直接把她的手就这么控在了自己的大掌之中,几乎是压着南初。

“陆公子……”南初低低的叫了声。

两人的呼吸都贴的很近,扑面而来的气息,在清晰不过,甚至陆骁身上好闻的淡淡烟草味就这么一点点的侵蚀了南初周遭所有的空气。

剩下的,就是两人不断加速的心跳声。

瞬间,心乱如麻。

“我最讨厌什么,嗯?”很低沉的嗓音,甚至是xìng gǎn的,但偏偏却是这样的语调,带着对南初的威胁和警告。

南初冷汗涔涔。

“我……”

“说。”

面对陆骁的阴鸷,南初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很沉默的站在原地。因为这事已经怎么解释都是她的错,她没任何翻身的余地。

就在南初和陆骁僵持的时候,忽然,洗手间的门被拉开。

推拉门传来的声音,瞬间就让南初彻彻底底的紧绷,甚至连眼睛都不敢看向门口的方向。

韩启尧走了出来。

已经衣冠楚楚,头发并没完全吹干,下巴的胡渣也被清理的干干净净。

他看向了陆骁,最后的视线却是落在南初的身上。

韩启尧明显无视了陆骁的存在,淡淡的说着:“还不去喝粥,凉了就不要吃,你不记得你胃不好?”

南初:“……”

而后,韩启尧才看向陆骁,很淡很单的笑了,笑意完全不达眼底:“陆总。”

陆骁并没松开南初,那眼神也只是在韩启尧的身上落了一下,转个身,就牵住了南初的手,朝着一旁的茶几走去。

韩启尧的眸光一沉,阴寒的可怕。

南初被夹在两个男人之间,动弹不得,此刻的她,除了窘迫和几乎抑郁,她再也找不到第二种心情形容。

一直到被陆骁牵着,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南初都没从这样的尴尬境地里回过神。

“怎么,韩医生这是准备在这里看我们吃饭?”陆骁半笑不笑的看着韩启尧,“如果没事的话,就请韩医生出去,你打扰到我们了。”

“打扰?”韩启尧回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陆总,应该是你打扰了。”

说着,韩启尧看了一眼腕表上的时间:“如果我没记错时间的话,不到十分钟,熙媛就会来了。怎么,陆总准备带着南初去见熙媛?请问,陆总可以给南初什么样的身份,还是陆总打算和韩家当场撕破脸?”

不长不短的话,没让陆骁变脸,南初却彻彻底底的变了脸。

原本还被陆骁攥在手心的里手,用力的抽了出来,下意识的挣扎,但偏偏越是挣扎,陆骁掐的越紧。

“陆公子……”南初是真的担心。

“我和南初是前男女朋友关系,江城人尽皆知,陆总还是笃定了我妹妹那么好八卦的人,不会出现在南初的病房一探究竟?”

韩启尧的话已经是威胁:“毕竟,我妹妹从小被韩家宠着长大,有些度并不是拿捏的很好的,外面的人多眼杂,记者一层又一层的围着,闹大了,陆总觉得很合适的话——”

他的声音顿了顿,却变得阴沉:“那我韩某也会奉陪到底。”

陆骁看着韩启尧,并不显山露水。

相较于两人的冷静,南初早就已经冷汗涔涔的。

来不及从这样惊恐的情绪里回过神,忽然,陆骁就这么附身,薄唇重重的吻了上来。

南初瞪大眼睛看着陆骁,呜咽了一声,就被陆骁趁势而入。

带着惩罚意味的吻,更多的是主权的宣战,丝毫不顾及房间内仍然还有一个人的存在,就这么沉沉的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