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陆骁你冷静点

小说: 寒冬乍暖你还在 作者: 南初陆骁 更新时间:2019-01-24 10:23:04 字数:3479 阅读进度:206/898

陆骁全身的肌肉紧绷,眼眶红的吓人,就这么一瞬不瞬的看着南初,手心里的手机已经随意的被他放在了一旁。

“你……”南初半天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就只能这么被动的看着陆骁。

陆骁的动作却显得格外的狠戾,最后的理智在坚持到南初的面前时候,就已经消失殆尽了。

那种翻滚上来的燥热的感觉,差点把陆骁逼到疯狂。

甚至,陆骁顾不及南初的想法,迥劲的力道已经扣住了南初的手,之前不断重叠的南初的画面,在这一刻却越发的清晰起来。

南初惊愕的看着陆骁,怎么都不敢相信这人现在做的事情。

明明之前这人还抱着韩熙媛,但是下一瞬就可以这样对自己。南初觉得委屈,加上陆骁几乎是野蛮的力道,没给南初任何喘息的空气,南初几乎要被逼到崩溃。

“你放开我——”南初在挣扎着,“陆骁,你放开我……”

陆骁的理智渐渐的涣散,看着眼前的南初,不管她的挣扎,甚至连思维都跟着停顿了下来,药效一阵阵的卷上来,逼的陆骁走投无路。

甚至,他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甚至也没觉得这样做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那种几乎失控的感觉,完全把南初逼到了走投无路的境地。

女人和男人在力量上本来就悬殊的很,更何况,在陆骁几乎失控的力道里,越发的不可收拾。

南初在哭,不断的挣扎:“陆骁,你冷静点,你不要这样……”

“我很冷静。”陆骁说的霸道,“南初,不要反抗我。”

“陆骁……陆骁……”南初却丝毫没妥协,疯了一样的叫着陆骁的名字,“你去找韩熙媛,你不要碰我。”

一边说,她一边在拳打脚踢,发了狠的咬着陆骁的肩头,甚至在口腔里都尝到了血腥的滋味,也没能让陆骁松开自己。

南初哭,哭的梨花带泪的。

这样力道在陆骁的眼中,就显得不痛不痒的,他只跟随着自己的感觉走,整个世界都跟着平静了下来,仿佛就只有南初,才可以让他不再那么躁动不安,也只有南初,才可以安抚他的心。

甚至,在这样的迷失里,陆骁的理智会渐渐的跟着回笼。

看着怀中哭的委屈的小姑娘,片刻的隐忍,却带来自己身体上彻底毁灭的报复感,彻底的吞噬了陆骁。

……

所有的一切,越发的不可收拾,室内的温度不需要暖气也越来越高。

大床都有些承受不了这样的重量,床垫沉沉的陷了下去,甚至连灯都没开,仅仅是一盏昏黄的小壁灯,但却可以把彼此的面容看的格外的清晰。

南初的思维都跟着混乱,看着陆骁,委屈却又情动,所有的感觉被陆骁牵着走,仿佛从遇见陆骁起,这样的感觉就一直存在着。

那样旖旎的气氛,在绵长的爆发后,久久不能让人平静。

甚至,在很长的时间里,陆骁都不能调整自己的呼吸。南初远远比陆骁来的更惨烈,在每一次这样的角逐里,最终弃械投降的人永远是南初,而非陆骁。

陆骁也有些精疲力尽。

再好的体力,也禁不起这样透支的折磨,他翻过身,就这么趴在床上,沉重的呼吸。

不大的客房内,只剩下清晰的呼吸声和彼此的心跳声。

南初花了很长的时间,才让自己从之前的狂风骤雨里,渐渐的清醒过来,她挣扎着起身,根本不看陆骁一眼。

说不上来的复杂情绪,南初怎么也都没办法让自己冷静下来。

这样的陆骁,狠戾的让南初觉得陌生,仿佛回到了最初和陆骁在一起的时候,她只要微微的反抗这人,这人就能疯了一样的折磨自己。

一直到彼此精疲力尽。

再加上之前看见的那一幕——

南初的眼眶氤氲着雾气,快速的下了床,就在南初正要离开的瞬间,陆骁的大手却忽然抠住了南初的手腕。

“别走。”他的声音沙哑低沉,就这么看着南初,气息仍然有些不均匀。

南初没说话,只是在挣扎,陆骁闭着眼,也没说话,迥劲的手却始终不曾松开。

“陆公子。”南初终于开口,叫着这人,“你要我陪你睡,我也陪了,你现在在这样抓着我,有什么意思?就算你现在想干什么,我也受不了了。”

这话,南初说的四平八稳的,让人听不出任何的情绪。

陆骁没应声,只是眼皮微掀,沉沉的看着南初。

南初忍不住又顶了一句:“陆公子不是之前还和韩xiao jie缠绵悱恻,怎么,韩xiao jie伺候不了陆公子,还专门回来找我吗?”

越说,南初越觉得委屈。

以前和陆骁在一起,被陆骁养着的时候,南初是真的不这么想的。

因为她把自己和陆骁之间的界限划分的格外的清晰,也绝对不会让陆骁的一举一动影响到自己的情绪。

但现在,所有的一切都不一样了。

陆骁给了南初太多太多的遐想,让南初一次次的越过了最初的底线,甚至贪婪的想要更多。

那种百爪挠心的感觉,让南初怎么都没办法像最初那样的镇定。

但这话说出口的时候,南初又紧紧的抿住了唇,一言不发的。

只是,她的手心仍然在不断的挣扎,反抗。

但这一次,陆骁却没再给南初任何挣扎反抗的机会,一个用力,南初已经被拽到了陆骁的身下。

这人居高临下的看着南初:“看见了?”

被陆骁这么一问,南初越发的难堪,转过头,也不再理睬陆骁。

陆骁却不介意南初的态度,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就这么捏住了南初的下颌骨,半强迫的让南初看向了自己。

“南初,看着我。”陆骁的声音在情动后仍然显得沙哑,却又透着不一样的味道,给的xìng gǎn。

南初是被动的。

在南初的僵持里,陆骁一字一句的说着:“我被人下药了。”

下一瞬,南初惊愕了:“……”

“被我母亲下药了。”陆骁苦笑一声,“我千算万算,没算到我母亲竟然可以这样站在韩熙媛的这边,给我下了药,所以才有了你之前看见的那画面。”

南初:“……”

“我和韩熙媛——”说着,陆骁顿了顿,他没再说下去。

虽然他表面不显的,但是内心却变得不那么笃定起来。

和韩熙媛在一起的那二十分钟的时间里,陆骁几乎想不起什么,唯一记得就是他的理智回来的瞬间,强制把自己从韩熙媛的床上拉了起来时候的狼藉。

那样的狼藉,说真的什么没发生,陆骁自己都不愿意相信。

但是男人的直觉,陆骁真的觉得,他不可能和韩熙媛发生什么,那是一种下意识的抗拒。

陆骁有洁癖,对感情和对女人的洁癖。

这也是为什么陆骁养着南初的五年里,陆骁不管和多少女人发生绯闻,但是却从来没碰过她们的原因。

认定的,陆骁就怎么都不可能更改,不管外力的因素怎么改变。

南初看着陆骁的沉默不语,也跟着安静了下来,许久,她推了推陆骁:“陆公子,你起来,你好重压的我。”

那是下意识的逃避。

逃避的不想知道陆骁和韩熙媛的事情。

起码都这一刻,南初才惊觉,自己也有这么小心翼翼和恐惧的时刻。

而陆骁则是自然的翻了一个身,让南初趴在自己的身上,大手仍然锁在南初的腰间,眸光就这么沉沉的看着南初。

“我要去冲洗一下。”南初别扭的转移了话题。

陆骁的眸光一沉,捏着南初的下颌骨:“不信我?”

“没有。”南初答的飞快,就好似在隐藏什么情绪一样,那手又推了下,“黏糊糊的,真的很难受。”

这一次,陆骁松开了南初,南初飞快的逃了下去,快速的朝着洗手间内跑了去,很长的时间,南初都没从洗手间出来。

陆骁看着洗手间很长的时间,这才站起身,利落的把房间里的狼藉收拾好,交代管家洗干净衣服烘干后送来。

而后,陆骁来开淋浴间的门,走了进去。

南初就这么站在喷头下,一遍遍的冲着,一直到浑身去了褶子,都没离开的意思。

直到淋浴房的门被打开,南初才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微微惊愕的看着陆骁,下一瞬就是不好意思。

她飞快的说着:“我洗好了,马上出去。”

结果,陆骁却扣住了南初的手:“陪我一起洗。”

“唔——”南初呜咽着。

很快,温热的流水就这么顺着两人的肌肤流了下来,南初始终有些警惕,但是陆骁却什么也没做,就这么从容的冲洗着。

一直到陆骁洗完,关了水,他也是第一时间把南初包了起来,这才开始收拾自己。

而后,陆骁抱着南初,朝着浴室外走去。

但南初紧绷的神经却始终没放下来,和陆骁在一起这么久,这人肌肤上那种滚烫的温度,南初太清楚这人的根本就没彻底的安静下来过。

有些不忍,但是却真的无法再承受更多。

但陆骁却低沉的和南初保证:“我不会碰你了。睡吧。”

南初抿嘴没说话。

“剩下的,我可以处理,没事的,嗯?抱着你就可以了。”

“……”

“睡吧。”

陆骁一边说,一边关了房间的灯,就这么安静的搂着南初,一动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