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 运筹帷幄

小说: 寒冬乍暖你还在 作者: 南初陆骁 更新时间:2019-01-24 10:23:29 字数:3516 阅读进度:294/898

“何况,韩熙媛还是主动送上门的。 并不是我招惹的。既然给了机会,我岂有不用的道理?”

陆骁一字一句,说的残忍无情:“对于敌人,我从来不会给任何生的机会,这点大概和韩总不太一样。”

韩启尧阴沉的看着陆骁,怎么可能听不出陆骁话里的嘲讽。

因为南初,韩启尧收回了对陆骁的打压,最终让陆骁反败为胜。而现在,陆骁却拿着一切的王牌,狠狠的堵住自己全部的退路。

韩熙媛是韩家的掌上明珠,也是他自小疼爱的妹妹。

韩启尧自然不可能不管。

何况,韩熙媛能从医院逃出来,来到加拿大,也是韩家的疏忽。

再说,就算真的不管韩熙媛,韩启尧相信,陆骁的手里还有绝对的王牌,可以打压的自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韩熙媛,也不过就是一个导火索而已。

一个让陆骁一步步吞噬自己的导火索。

“韩总是明白,我话里的意思,应该很清楚。”陆骁淡淡的提醒韩启尧。

韩启尧脸色一变:“你想要什么?”

“爽快。”陆骁笑了笑,笑意并不达眼底,“想要放过韩熙媛,当这件事从来没发生过,我的条件很简单,我要韩氏10%的股权,入主董事会。”

陆骁说的直接,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韩氏要彻底斩断山田家所有的后路。”

这话,在外人听来,几乎是不可能的提议。

但是陆骁却说的格外的自信,笃定了韩启尧不可能拒绝自己,那眸光灼灼的看着韩启尧,要没任何商量的余地。

“陆总这是在和我开玩笑?”韩启尧冷笑一声,对于陆骁的话不予置评。

“当然。”陆骁笑了,“韩总可以选择拒绝,但是拒绝的话,韩熙媛就要把牢底坐穿,我相信,这点能力我还是有的。就算赔上所有,我也在所不惜。”

“……”

“我就是不知道,韩家是否可以为了一个女儿,赔上所有。”陆骁笑的毫无温度。

韩启尧全程没说话。

攥着咖啡杯的手指已经僵的不能再僵,那种力道,仿佛硬生生的要把咖啡杯给彻底的弄碎。

偏偏,陆骁却仍然还在火上浇油,很淡定的拿了一份文件递到了韩启尧的面前:“这份文件,加上之前我给韩总的,我觉得应该比韩熙媛更有分量。”

从商的人,如果谁都找不到一丝见不得人的事,那么,这个人肯定是一个极为失败的商人。

任何的成功,都是践踏在鲜血之上的,也没任何回旋的余地。

不然,何以称为,血雨腥风。

许久,韩启尧才拿过陆骁的文件,打开后,快速的浏览了一下,他的脸色微变,再抬头看向陆骁的时候,眼中有着一丝的不敢相信。

“这世上没不透风的墙。”陆骁笑的很淡,“韩总的手段也不见得光明正大,这样的形象上了韩氏总裁的位置,股票会跌倒谷底的。”

韩启尧:“……”

“何况,韩总既然和山田家合作,难道不知道山田家的小人是出了名的厉害,这一刻能站在你身边,下一刻就能把你卖了。他们并不遵守所谓的道义。”

陆骁笑,笑的自信:“韩总思考好了,可以给我答案。我的耐性有限。”

韩启尧彻底的动弹不得,所有的罩门都被陆骁狠狠的掐着,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这个人,几乎是在逼着自己,一步步的做出决定。

“毕竟事关重大,我给韩总三天的时间思考。这是韩总当初给南初的时间?这三天,韩熙媛会在警察局里呆着,我保证她安然无恙,三天后,我就不敢保证了。”

说完,陆骁把咖啡杯放在桌面上,看都没看韩启尧一眼,直接起身离开。

甚至,他都没等韩启尧答复。

布局这么久,陆骁胜券在握,根本不怕韩启尧再出任何的幺蛾子。

所谓的缓冲期,也不过就是象征性的。

韩启尧只要是聪明,就不可能不接受自己的这个提议。折兵损将,总好过全军覆没。

“站住。”在陆骁的手扣在门把手上的时候,韩启尧叫住了陆骁。

陆骁挑眉:“这么快想好了?”

“南初值得你这么做?”韩启尧问着陆骁。

“别说这些身外物,就算是我的命给南初,我也心甘情愿。”陆骁说的毫不犹豫。

有片刻,韩启尧是沉默的。

那个记忆里,明眸皓齿的小姑娘渐渐的变得模糊了起来,说不上的滋味,也说不上的感觉。

真的完全不失望,那是假的,但是韩启尧却很清楚,自己真的要放手了。

南初从最初到现在,那颗心,从来都不曾在自己的身上停留过。

她的世界,她的全部,就只有一个陆骁。

相反,陆骁也亦然。

而他,可以把南初放在心尖的位置,但是却无法做到陆骁这样的地步,为了南初无所畏惧。

呵呵——

韩启尧低低的笑了声。

南初,那个记忆里的小姑娘,真的再见了。

“你的条件我可以答应。10%的韩氏股权我也可以给你,但是必须在南初的名下。我不管你和南初的关系是什么,这起码是我给南初能做的。”

韩启尧说的面无表情:“就算有朝一日,你做了对不起南初的事,这些,都可以是南初最后的靠山。”

陆骁不动声色。

“熙媛我今天就要带走,所有的手续,我的助理会找你处理。我韩启尧说到做到。从此韩家和陆家不再有任何往来,也不再有任何的恩怨。”

韩启尧说完,从容不迫的起身,一瞬不瞬的看着陆骁。

在这一点上,韩启尧并没任何的退步,再看着陆骁的眼眸,却多了一抹的深沉。陆骁的眉心微拧,在这样的眼神里,他意外有了一丝不安的情绪。

那是和南初有关的不安。

但表面,陆骁却不动声色:“给我和给我老婆的,并没任何区别。”

陆骁顺势在韩启尧的心口插了一刀子,韩启尧脸色微微变了变,但是口气却仍然镇定:“陆总确定和南初就可以这么顺顺利利的吗?”

“那不劳韩总费心。”

“好。”

……

两个男人没再交谈,陆骁已经离开了餐厅。

韩启尧站在原地很长的时间,这才拿起手机交代自己的特助处理接下来的事情,而后,他旋身离开,直接去了警察局,带韩熙媛回家。

……

——

在得到陆骁的放话后,韩启尧出现在警察局的时候,警察就已经把韩熙媛带了出来。

所有关于这场报道的消息,彻底的销声匿迹,不管是外媒还是江城的媒体,都没人再提及。

韩启尧没再温哥华多加停留,第一时间押着韩熙媛上了私人飞机,直接飞回了江城。

一路上,韩熙媛几乎是崩溃的:“我要去杀了南初,我要杀了南初!”

韩启尧面无表情的看着韩熙媛在自己面前闹腾,彻底的形象全无。

“哥,你不能不管我,是南初把我害的这么惨,是南初。我要杀了她,我不可能让她这样逍遥的!”韩熙媛疯了,彻底的疯了。

在韩启尧面前又吵又闹的模样,把韩启尧的怒意一点点的逼了出来。

他站起身,狠狠的打了韩熙媛一个耳光:“你闹够了没有!”

韩熙媛错愕了:“……”

“再闹下去,难堪的不仅仅是你,还有整个韩家。你以为爷爷平日再纵容你,这种时候还会任你任性妄为吗?这些事捅出去,不要脸的人是你还是南初?”

韩启尧一字一句的说着:“熙媛,你真的太让我失望了。”

“哥——”

“不要叫我。”韩启尧的口气阴沉的可怕,“从现在开始,我会找专人看着你,回到江城后,你严禁离开韩家一步,一直到我给你找到可以嫁的人,你们夫妻必须远离江城,没我的允许,不准再回来。”

这样的决定,几乎就已经断了韩熙媛所有的后路。

但是,这是对韩熙媛最好的办法,没有其他。

这些事,闹成现在这样的模样,江城早就已经容不下韩熙媛,韩熙媛也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风光的嫁到别的豪门。

唯一能做的,就是低调到尘埃里。

这是韩家人的共识。

“不,不……”韩熙媛尖叫出声,根本不敢相信自己听见了什么,“我不同意,你们不能这样对我,不能。”

“把xiao jie带下去,不要再让我看见xiao jie这样歇斯底里的模样!”韩启尧的声音冷酷无情。

一旁早就已经随时候命的人,立刻上前,不顾韩熙媛哭天喊地的歇斯底里,把她带到了后面的舱位,那叫声,渐渐的消失了。

韩启尧捏着生疼的脑门,一言不发。

手心里的红酒,不断的在透明的水晶杯里摇晃,那是一种嗜血的冷漠。

最后的情动,也因为南初,彻彻底底的消失殆尽。

……

飞机,一路从温哥华飞回了江城。

韩熙媛彻彻底底的从江城的历史里消失不见。韩家人也没再提及韩熙媛,仿佛从来就不曾出现过这么一个女儿。

江城传言,韩熙媛疯了,被韩家关到了瑞士的精神病院强制治疗。

也有人传言,韩熙媛嫁了一个上门的穷光蛋,两人被韩家人送到了德国。

一直到,关于韩熙媛所有的传言都消失殆尽,韩熙媛也没在众人面前出现过。

江城,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少了最初的狂风骤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