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我怎么会让你委屈

小说: 寒冬乍暖你还在 作者: 南初陆骁 更新时间:2019-01-24 10:23:30 字数:3455 阅读进度:296/898

“是。 ”王楠毕恭毕敬的。

王嘉丽则颔首示意了一下。

“注意安全。”陆骁淡淡的交代了声,“这一周南初休息,任何事情不要来打扰南初。”

“好。”两人点头。

而后,王嘉丽和王楠走出病房,顺带带上了门,病房里就只剩下南初和陆骁。

南初靠在床头,有些局促不安的模样,手虽然藏在被子里,但是却紧紧的抠着床单,脑子里胡思乱想的都是各种各样的画面。

“怎么了?”陆骁随手脱了衣服,放在一旁的沙发上,“胡思乱想什么?”

“没有。”南初有些闷闷的摇摇头。

陆骁挑眉,很淡的扫了一眼南初:“我交代人送了饭过来,吃了吗?”

“吃了。”南初回答的很机械。

陆骁点点头,倒是也没再多说什么,就这么当着南初的面,慢理斯条的脱着自己的衣服,肌理分明的胸膛很快暴露在空气中。

裤子更是松松垮垮的吊在胯骨上,毫不避讳的模样。

倒是南初看的面红耳赤的,越发的燥热,抠着床单的手,都跟着汗涔涔了起来。

陆骁却显得浑然不觉,很自然的朝着洗手间走去:“我去冲个澡,王楠把我的衣服送来了吧,在哪里?”

“在柜子里。”南初说的紧绷。

陆骁嗯了声,就这么很自然的走到柜子边,拿出了换洗的衣服,就朝着洗手间走去。

全程,陆骁没提及下面遇见记者的事情,仿佛之前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这样的陆骁,让南初越发的不淡定起来,在陆骁的手扣在洗手间的推拉门上时,她忍不住叫了声:“陆公子——”

“嗯?”陆骁转头,耐性十足,“怎么了?”

“你……”南初踌躇了一下,“下面那么多记者,他们是不是问你什么不该问的问题了?”

“不该问?”陆骁真的在思考,然后很认真的摇摇头,“没有。”

南初:“……”

“还有别的事吗?”陆骁好脾气的问了句。

“我担心,他们又在追问你和我的事情,毕竟现在这时候——”然后,南初发现自己都说不下去了。

陆骁半笑不笑的看着南初支支吾吾的说话,等南初停下来,他才淡淡的应了句:“想多了,好好休息。”

南初:“噢——”

这下,南初是真的抑郁了。

她把问题绕到了自己和陆骁身上,结果陆骁却冷淡的来了这么一句,剩下所有的话,都彻底的堵在了南初的喉咙口,彻底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还有事吗?没事的话,我先去洗澡。”陆骁问了句。

“没了。”南初闷闷的摇头。

陆骁也真的没理南初,就这么转身走进浴室,没一会,浴室就传来流水的声音,南初瞪着那浴室的门,气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当然,是和自己生闷气。

……

10分钟后——

陆骁就冲洗完,头发还是湿漉漉的,一边擦着头,一边走了出来,好似在找吹风机。

南初想了想,拍了拍自己的床边:“陆公子,吹风机在我这,我帮你吹,反正闷砸床上也难受。”

“好。”陆骁看了要眼南初,没拒绝。

他很淡定的搬了一张凳子在床边坐了下来,这样的高度正好让南初坐着可以帮自己吹头发。

很快,病房里传来吹风机的声音,除此之外,两人再没交谈过。

南初很认真的吹着,葱白的手指就这么穿过了陆骁刚毅的发丝,一点点的从里到外的吹干。

但南初看起来,总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的模样。

“好了。我来。”陆骁阻止了南初,把吹风机拿到了自己的手机。

南初大囧,这才发现,吹风机不知道何时已经对着空气,不再对着陆骁,她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不吭声了。

但是,那眼角的余光仍然忍不住偷偷看着陆骁。

陆骁一直到吹好头,放下吹风机,这才认真的看着南初:“你到底在胡思乱想什么?”

“啊?”南初立刻摇头,“没有啊,我什么都没想啊。”

“南初。”陆骁骨节分明的手指捏住了南初的下颌骨,“看着我,告诉我,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南初说的一本正经,“就是担心那些记者。”

“还有呢?”陆骁继续问。

南初:“担心那些记者胡说八道,然后把陆公子推到风头浪尖,毕竟现在这情况,虽然好像解决了,但是余温仍然还在,随便发酵,都是极为不好的影响。”

这点道理,南初还是知道的。

陆骁很安静的听着,也很认真,一直到南初说完,他忽然低头亲了一下南初,南初愣住了,就这么傻傻的看着陆骁。

陆骁被南初愣怔的模样弄笑了,低低的笑了笑,短促的笑声格外的好听。

“南初。”陆骁开口了,磁性的嗓音带着坚定的力量,“你老公我,看起来那么没用吗?”

南初不说话,低下头。

陆骁却没给南初这样的机会,重新捏着南初的下颌骨,半强迫的让她看向自己。

然后,猝不及防的,陆骁就这么吻上了南初。

这样的吻很绵长,却带着狂风骤雨后的放松,还有温柔。一点点的沁入了南初的心,安抚了她有些紧张和躁动的想法。

南初低吟了一声,主动搂住陆骁的脖颈,回应他的吻。

陆骁吻的很温柔缱绻,一直到两人都不能呼吸了,陆骁才松开南初,然后很快,他又重新搂住南初,把南初抱在怀中。

刚毅的下颌骨就这么抵靠在南初的肩膀上,一动不动。

“怎么了?”南初莫名的有些紧张。

“南初。”陆骁这才温柔缱绻的叫着南初的名字,“韩家不会是威胁,韩熙媛也不会是威胁,从现在开始,再也不会了。”

“你……”

“我今天去见了韩启尧,用韩熙媛做了交换,从此,陆家和韩家没任何往来。韩启尧割让了10%的韩氏集团股权,我放在你的名下。”

陆骁淡淡的把今天的事,三言两语就说清了。

南初好半天没从这样的消息里回过神,就这么安静的任陆骁抱着,仿佛在思考这个问题。

“所以,不要担心了,嗯?”许久,陆骁才再一次淡淡的开口。

“好。”南初好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

她没想到,今天陆骁出去会是做了这样的事,有些事,其实南初可以感知的到,但是你永远不知道陆骁的底线在哪里。

南初没说话,两人就这么安静的抱着。

房间内,只有空调出风口传来的声音,剩下的就是彼此均匀的呼吸声,还有心跳声。

一直到陆骁把南初淡淡的拉开,看着南初,问着:“现在不担心了,能把你脑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和我说说吗?”

“啊?”南初一愣。

陆骁笑,抿嘴笑,就是不说话,带着薄茧的指腹轻轻的在南初手背的细腻肌肤摩挲着,安静的看着她。

南初被看的越发的踌躇和犹豫。

“想说什么?”陆骁又问了一次。

这次,南初似乎鼓足了勇气,支支吾吾的:“刚才丽姨和我说,我们结婚的事,虽然她知道了,但是我也应该主动带着你去和她说一声的。”

这个她,是沈璐。

也无非就是南初找的借口,把王嘉丽的话颠倒了一下来说的。

“她的脾气不好,到时候肯定更要说了,偷偷摸摸结婚算什么之类的话……”南初在模拟沈璐的口气,但是却又说了一个七零八落的。

陆骁挑眉:“好,等你好了,我陪你去巴黎。”

“噢——”南初应了声。

然后——

就没然后了啊。

南初以为,陆骁会顺着这个话题继续说下去,结果陆骁又戛然而止了。好像他们真的就这样结婚就可以了,也没再公开的意思了。

她都已经把话题引到这个份上了,陆骁就不会接话茬吗?

南初有些闷,最后气吼吼的:“我要去睡觉了。”

“老婆。”忽然,陆骁叫着南初,“你是不是想问,如果沈璐问及你和我结婚的事情,要怎么回答?”

“没有!!!”南初的声音更闷了。

谁知,陆骁学着南初:“噢——那好吧,你早先休息,我处理一些事。”

南初干脆不说话。

王八蛋陆骁!

她在心里骂了无数次,一直骂到自己都困了,这下才闭眼,沉沉的睡了过去。

而陆骁看着被子里的南初没动静了,他的眸光越发的温柔,就这么看着,许久在南初的额头上亲了亲。

“宝贝,我怎么会让你委屈,你既然说不出口,那就我来做。”陆骁的声音很低沉,“接下来任何的风霜雨水,我都替你遮挡。”

那是陆骁能说出最为动人的情话。

他不是多话的人,但是陆骁却会用最实际的行动来表达自己对南初的爱。

南初的想法,他历来都知道,只是陆骁从来都不会去戳破。

很快,南初就不会这样遮遮掩掩的在自己的身边,而会光明正大。

……

——

接下来的几天,原本安静的医院倒是变得有些热闹了起来。

记者找了各种各样的理由进入了医院的内部,不时都会撞到南初和陆骁在一起的画面。

就好比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