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章 陆骁你这么狠的心

小说: 寒冬乍暖你还在 作者: 南初陆骁 更新时间:2019-01-24 10:23:55 字数:3462 阅读进度:376/898

而如今的照片,南初也不会怀疑。

山田泽和陆骁的关系,没必要捏造这样的事实来欺骗自己,因为被戳穿太容易。

可面对陆骁,南初却什么也不能做,什么也不能说。陆骁的所作的一切,南初无从反抗,无从辩驳。

只是,南初却怎么都不能接受现在的事实。

不管南建天曾经做了什么,但他是自己的父亲,再错再渣也是自己的父亲,沈璐在当时走的毫不犹豫,南建天起码抚养了自己。

再恨,内心需要父亲的感觉,却也怎么都无法抵挡。

陆骁不能看在这么多年的情面上,放过南建天,为什么也不能放过其他的南家人,一定要赶尽杀绝吗?

南初不断的摇头,跪着,看着大宅里亮着光亮的地方。

她知道陆骁在看着自己。

但南初却不知道自己在坚持什么。

可南初却很清楚,自己和陆骁心口的这根牵连的线,她要看着陆骁亲自的斩断,才可以让自己彻底的从这样的情绪里解脱出来。

然后——

她就可以不用这么辛苦了,是不是?

……

雨,越下越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南初真的撑不住了,再也撑不住了,她的指尖颤抖着,拨打了陆骁的电话。

她死了不重要了,她要的无非是陆骁的一句话。

要的无非是南晚的安全。

护不住南建天,她要护住南晚。

可是,她真的好累好累,谁能护着她,南初微微颤颤的,真的害怕自己再也坚持不下去了。

……

——

陆家大宅。

“看着老夫人。”陆骁的声音淡淡的,但是却不容置疑。

“是。”医护人员应声。

而后,陆骁转身就朝着房间外走去,徐敏芝疲惫的撑不住,看着陆骁的身影,想开口,但最终把话吞了下去。

她知道,陆骁说得出做得到,不会出去见南初就不会出去。

徐敏芝的双眸缓缓的闭了起来。

但是,她要的绝非如此简单。

就在陆骁出去的瞬间,忽然,在桌子边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卧室内一片静悄悄的,所有人的视线看向了手机的方向。

那是陆骁的手机。

没人敢动。

“扶我起来。”徐敏芝虚弱的,一字一句的说着。

医护人员你看我,我看你,最终没人忤逆徐敏芝的话,把她扶了起来。毕竟,徐敏芝情绪稳定比情绪不稳定来的好太多。

情绪不稳定,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手机给我。”徐敏芝沉声命令。

大家面面相觑,徐敏芝的声音更沉了:“拿来。”

下一瞬,陆骁的手机被递到了徐敏芝的面前,徐敏芝看着来电,颤抖着手,接了起来。

南初悲凉的声音传来,但是却又显得格外的冷静:“我要见你。”

“南初。”徐敏芝颤抖着开口,那声调里都听得出对南家人的恨意,“你觉得阿骁还会见你吗?”

南初在听见徐敏芝的声音时,惊呆了——

这是陆骁的手机,除非是陆骁授意,不然的话,不可能有人可以拿的到陆骁的手机,就算是徐敏芝,也没可能。

“阿骁想见你,你会在外面跪这么长的时间吗?”徐敏芝喘着气,却一字一句说的残忍无情,“阿骁想见你,你的电话为什么是我接的?”

南初:“……”

“我给你面子,让你和阿骁离婚,你不愿意,要死缠着阿骁,这对你对阿骁有什么好处?你身为南建天的女儿,你就这么没脸没皮的吗?你不会换位思考吗?”

徐敏芝的声音咄咄逼人:“你死心吧。阿骁不会见你的。我也不希望你成为阿骁的麻烦。陆氏做主的人是阿骁,但是不代表我一点权力都没有。我也是陆氏的股东之一。”

“……”

“陆氏的公关部会对外宣布你们结束婚姻关系。”徐敏芝的喘息变得明显,“我不希望,你再影响阿骁。又或者你希望南建天的这些丑事曝光,你和你妹妹永远都是被人唾骂的!”

“不——”南初惊慌的叫着,“老夫人,我只是当面和他说清楚。”

“不需要了。”徐敏芝拒绝了,“你以为我还会信你话吗?永远不会了。我也不会再给你任何的机会。不想让自己难堪,就马上离开。”

“至于离婚手续,律师会找你处理。”徐敏芝的一字一句都显得残忍无情。

南初被逼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不断的摇头。

大雨滂沱里,最后的希望被徐敏芝彻底的掐灭了。手机里传来被挂断的冰冷的“嘟嘟”声。

南初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仿佛,所有的力气在这一刻,被彻底的抽空了,再也没办法挣扎。

……

同一时间。

陆骁只是安静的站着,站在偌大的客厅的落地窗前,客厅的灯光明亮,却又让人觉得冰冷无情。

熟悉的黑西裤白衬衫,但却越发多了矜贵疏离的冷漠感。

大宅里的佣人不敢靠近陆骁,远远的站着,生怕被暴风尾扫过。

陆骁的掌心的拳头攥的很紧,眸光一瞬不瞬的落在窗外,在滂沱大雨里,跪着的南初。

纤细的身形,仿佛一个大风就能把南初给彻底的吹跑。

但那种骨子里透出来的倔强和坚强,让南初却仍然在原地跪着。

“该死的。”陆骁低咒一声。

在话音落下的时候,天空闪了雷,他看着南初的手紧紧的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南初怕打雷,陆骁比谁都清楚。

就算是在房间里,打雷也可以让南初一动不动的僵在原地。

更不用说,是在大雨里。

陆骁有瞬间,觉得自己的心微微的停滞了一下,那种窒息一样的疼痛感,压的陆骁喘不过气,但是却又什么也做不了。

他想把南初抱到自己的怀中,但是现在的情况却绝对不允许陆骁这么做。

“砰——”一声巨响。

落地窗的钢化玻璃出现了裂痕,陆骁的手就这么停靠在玻璃上,手背上的鲜血怎么都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周围的佣人被吓的面色苍白。

想上前查看陆骁的情况,却碍于陆骁的阴鸷,没人敢动一步。偌大的客厅此刻安静的让人连呼吸都不敢用力。

“为什么要跪在那里,为什么!”陆骁在低吼,但是却对着自己咆哮。

南初明明可以站着,也明明可以离开,为什么要跪着。

南初的性格,陆骁以为自己很了解,她的倨傲,她的自尊和她的骨气,表面上的阿谀奉承,只不过是南初的表象。

真正的南初,会倔强的对你丝毫不加理会。

尤其是现在这样的冷漠。

但如今,南初却跪在大雨里。

陆骁知道南初找自己的目的,无非是为了南建天和南晚的事情。南家的人对南初就这么重要吗?

为了南建天,南初什么都可以做吗?

陆骁面色越发的阴沉,高大的身形笔挺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浸染了鲜血的手背已经彻彻底底的把地毯浸透,但是陆骁却始终无动于衷。身上所有的疼痛,都不如此刻的心痛。

南初拿捏着手机的姿态,陆骁也看见了,那眸光低敛。

下意识的,陆骁想拿手机,结果大掌却落了空,陆骁沉了沉,转身交代:“去把我手机拿出来。”

“是。”佣rén dà气不敢喘。

下一瞬,佣人已经快速的转身去拿陆骁的手机,陆骁仍然在原地站着,南初似乎在和人说话,不断的摇着头。

陆骁的心,一下下的被攥紧。

但陆骁却更想知道,南初在和谁打电话。

前一瞬,陆骁认为,南初的手机拨打的是自己的电话,结果现在看来——

“该死的!”陆骁的声音越发的凌厉起来。

佣人拿着陆骁的手机走到了陆骁的面前:“陆总,您的手机——”

而南初也已经挂了电话,那跪着的姿势越发的颓然,就好似在下一秒可以彻彻底底的消失在自己面前一样。

太多复杂的情绪,一下下的卷着陆骁。

陆骁忽然爆发了。

他快速的从佣人的手里拿过手机,看都没看一眼,直接砸在了墙壁上。南初有千万种方式可以联系自己,但是南初却偏偏在这样的情况下也不曾给自己主动打过一个电话。

南初能求的人,也只能是自己。

南初能打电话的人,也只能是自己。

偏偏,陆骁低估了南初,高估了自己。

在陆骁看来,不接南初电话是自己的主动性,而南初不主动联系自己,就是南初的多向选择性。

陆骁的眸光越来越沉,手机的屏幕就这么砸在大理石的地面上,应声而碎。

佣人被吓的打了一个寒蝉,一动不动。

……

——

连续不断的大雨,渐渐的小了下来。

南初的眼皮越来越沉,在徐敏芝的cì jī下,大脑的意识都跟着混沌了起来,那种身心俱疲的感觉,南初从来都没这一刻来的这么沉重。

她真的害怕自己坚持不下去,害怕自己没办法得到任何的答案。

陆骁,你就这么狠的心,不愿意出来,就连电话里和她说明白也不愿意吗?

南初的眼眶红的吓人,不知道是冷的,还是饿的,整个胃部被彻底的扭曲在了一起,那种阵阵抽疼的感觉,忽然变得剧烈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