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9章 倒打一耙

小说: 寒冬乍暖你还在 作者: 南初陆骁 更新时间:2019-01-24 13:52:06 字数:6762 阅读进度:540/898

但是南初听明白了,陆初扬也不给南初任何反应的机会,直接打开了电视机,然后,就这么坐在床上,大口的喝了水,才把自己的气给顺通了。

那是江城电视台的新闻。

主持人:【陆氏集团总裁陆骁的案件出现了惊天逆转,凶手主动伏法,陆骁无罪释放。现在已经在办理离开的手续,具体的过程,本台还在跟进,第一时间会为您带来详细的报道。】

南初也错愕了,不敢相信的看着电视上的新闻。

明明昨天,这件事还没任何回旋的余地,而在今天,这件事就已经圆满的解决了,陆骁被无罪释放。

这件事,快的让南初回不过神,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南初,这样的话,是不是爹地就没事了?”陆初扬问着南初,“爹地很快就会回来了,是不是?”

“是。”南初应着。

陆初扬脸上的欣喜还是显而易见的,但是南初却没陆初扬表现的那么兴奋,倒是越来越冷静了下来。

很快,南初打发了陆初扬,立刻拿起手机给徐铭打了电话:“是不是山田泽抓到了?”

“不是,山田泽早一步跑了。”徐铭说的直接,“陆总出来的事情,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还在联系人。”

“好,我知道了。”南初越发的冷静。

徐铭没说什么,已经挂了电话。

南初直觉的认为这是沈沣所为,直接给沈沣打了电话,结果沈沣的答案也让南初微微的错愕了。

因为,沈沣也不知道这件事是怎么回事。

这件事,快的让所有的人都措手不及。

“你们都不知道?”南初惊愕了。

沈沣沉了沉:“确实不太清楚。现在联系不上周局人。等联系上,问清楚了,安宁会告诉你原因。何况,陆骁现在出来了,陆骁总不能也不知道吧。”

南初看着新闻。

陆骁确确实实已经出来了。

他进去不过就是两天的光景,身上穿的还是最初进去的西装,但是就算是两天没收拾,也没折损陆骁的气质。

在人群里,他鹤立鸡群,再明显不过。

墨镜就这么戴在眼睛上,彻底的遮挡出这人天生锐利的眸光,警察和陆骁的保镖已经把记者拦在了外面。

而徐铭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护送着陆骁上了车。

面对记者的任何问题,陆骁没给任何的答案,全程不说一句话,安静的吓人。

一直到陆骁的车子扬长而去,记者还是没能放弃,询问着警察局的人。

周局的脸色里也带着显而易见的疲惫,但是声音却仍然铿锵有力:“各位,这个案件等公审结果出来,我们自然会公布,现在任何具体信息我们不会对外透露分毫。只能说,昨晚杀人凶手已经主动伏法,陆先生不过是被人陷害的。我们会进去全新的程序,重新审核这个案件。谢谢大家对我们的监督。”

说完,周局就离开了现场。

现场闹腾腾的。

南初的心,也跟着越来越紧张起来。

她就这么坐着,一分一秒的数着,等着陆骁出现的时候,最起码,南初认为,陆骁应该什么事都知道的。

甚至,南初不知道过了多久,一直到南初的手机响了起来。

南初楞了一下,看着来电,那是易嘉衍的。

“我知道为什么陆骁出来了。”易嘉衍说的飞快,“徐敏芝去顶罪了。”

南初错愕:“你说什么?”

“徐敏芝进了警察局,把这些事都揽到了自己的身上。和陆骁比起来,徐敏芝更有杀人的动机。恨山田雄天,从山田家逃了出来,对之前的事情,甚至很多,都是陆骁不知道的,徐敏芝却知道,因为那时候,陆骁很小。”

易嘉衍的语速很快:“而对南建天,徐敏芝更有动机,因为陆璇的事情,面对沈璐,徐敏芝则直接说了,这是山田家所为的,她也知道的nèi mù。”

“所以,陆骁被无罪释放了,徐敏芝被缉捕归案。”易嘉衍把整个过程都如实的告诉了南初。

南初震惊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件事,发展成这样,恐怕没人能想的到。

也没人想到徐敏芝会这样做。

因为,现在的事情并没明朗化,并没人可以保证什么事一定会发生,什么事不会发生。

南初的呼吸都跟着急促了起来。

她忽然想到了之前徐敏芝给自己的电话,那没头没脑的和自己聊天,这样的做法就太不符合徐敏芝的性格了。

而徐敏芝最后说,希望自己叫她一声“妈”,因为她不知道,将来有没有机会听见了。

南初这才恍然大悟,也许在那个时候,徐敏芝就已经有了这样的想法。

那一通电话,不是和自己聊天缓解情绪,而是在和自己道别的。

南初抓着手机的时候紧了紧,许久才说着:“你确定吗?”

“我确定。”易嘉衍说的肯定。

南初闭了闭眼。

就在这个时候,别墅外传来了动静,接着就是陆初扬兴奋的声音,南初知道,陆骁回来了。

她和易嘉衍匆匆道了再见,而后就快速的下了楼。

等南初一下楼,就已经看见了陆骁的模样,站起原地,抱起了陆初扬,陆初扬蹭在陆骁的身上,说个不停。

那样的兴奋劲,显而易见。

而南初的视线落在陆骁的身上,陆骁也看向了南初,两人的眼神都显得复杂了起来。

南初没说话,但是在陆骁的眼神里,她肯定知道,陆骁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陆初扬似乎也感觉到了这样气氛的诡秘,他挣扎了下:“你们说话吧,这样看着看着,怪可怕的,我不当你们电灯泡了。”

陆初扬挣扎的爬了下来,一溜烟就不见了。

陆骁看着南初,声音带着疲惫:“我回来了。”

下一秒,南初冲进陆骁的怀中,就这么抱着陆骁,一言不发,但是那眼泪却怎么都止不住了。

南初呜咽着:“我知道,是你妈妈,是不是,是你妈妈自己进去顶罪了,把这些都揽到了自己的身上,所以你回来了。”

“是。”陆骁的声音也越发的沉,那样的疲惫显而易见。

不仅仅是因为两天没睡好,也是因为徐敏芝自己主动进去的事情。

“她……”南初沉了沉,“不会有事的,是不是。”

陆骁没说话。

而后,南初也没说话了。

陆骁是被人举证进去的,那么证据面前,陆骁不承认的话,代表一切都可能发生,但是,徐敏芝是主动进去承认的,那些证据就成了辅助的作用。

主动承认的证据,翻供的话,就变成了被动了。

虽然,原本这件事,主动性就不大了。

但是——

“不会有事,别胡思乱想。”陆骁安抚着南初,“你是不是一晚上没睡觉,眼圈这么重。”

南初也没应声。

陆骁牵着南初的手,朝着房间走去:“现在你不要胡思乱想,剩下的事情我会处理,你去好好睡一觉,听到没有。”

“好。”南初应了声。

陆骁牵着南初的手没松开,一路陪着南初回了房间,而后陆骁哪里也没去,一直陪着南初,直到南初睡着,陆骁这才起身,小心的离开了房间。

陆骁的人才走出来,就已经看见安宁出现在别墅,陆骁没说话。

安宁主动开口:“陆总,山田泽在收购陆氏的股票。也在找陆氏的一些小股东,把散股都集中在手里。”

陆骁的眼皮掀了掀,没说话。

陆骁和沈沣早就已经步好局,陆氏大部分的股权都在南初的手里,山田泽的这些股权,根本起不了任何的作用。

他们要的是请君入瓮。

只是唯一出乎预料的是徐敏芝的自首。

陆骁的这件事,沈沣和陆骁原本就没打算再和山田泽纠缠下去,这件事的证据太过于明确,对陆骁并没任何的好处。

但是,陆骁完全可以在最后一刻,换一个全新的身份出来。

他们要的不过是山田泽的命,还有山田家残余势力的斩草除根。

而如今,卷入徐敏芝,徐敏芝的意思,陆骁很清楚,她想要的是陆骁干干净净的,和这些灰色势力不再有任何的关系,剩下的事情,徐敏芝可以扛下来。

在徐敏芝看来,自己的这副身体,也不过是苟延残喘多活了几年,起码这么做,也可以消除徐敏芝对南初的愧疚,对陆骁和南初当年做的事情的补偿。

所以,陆骁和沈沣的计划,自然会发生变化。

“迷惑他,让他主动出来。”陆骁说的直接,“而周局没主动说自首的人的情况,那些证据,让沈律师继续处理,剩下的事情,应该不需要我交代。”

“是。”安宁点头。

在安宁走后,陆骁沉默的站在落地窗前,一动不动,那低敛下的眸光藏起了深意。

许久,陆骁才主动给陆成一打了电话,但是陆骁并没开口说话。

倒是陆成一很淡的说着:“你妈这个人的脾气,很倔强,我太了解她了,她做的决定,没人可以阻止,我千方百计的看着她,她还能在半夜的时候出去,等我发现追到的时候,已经晚了。”

陆骁只是嗯了声。

“阿骁。”陆成一的声音微微带了一丝的颤抖,“你妈的身体,恐怕在那样的情况下,熬不了太久的。这几天,她的情绪不是很稳定,一旦不稳定就会把这些lǎo máo病都牵连出来了。”

“……”

“我知道,你妈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去的。那些证据,想翻供太难了。但是,我真的不希望你妈就这样了,她人的脾气不好,但是心并不坏。不管当年做了什么,起码她也有了悔过之心。何况,很多事,站在不同人的角度上,看待问题,自然是不同的。”

陆成一很安静的说着,说的都是徐敏芝的事:“尽人事,知天命。”

“爸。”陆骁许久才应着,“我会让妈平安出来的。”

“好。”陆成一应声。

陆骁知道陆成一的疲惫,知道徐敏芝的好意,更知道现在情况的严峻。

陆骁挂了电话,一动不动的站着。

他双手抄袋,一遍遍的看着自己面前的电脑,播放的当年的证据,这些画面,他太过于熟悉,想在这里,找到推翻的论点,真的太难了。

如果可以,所有的人就不用这么一筹莫展。

一直到天亮,陆骁都没睡着,就这么站着。

那身影,越发免得孤傲。

……

——

因为陆骁的无罪释放,陆氏的股票跟着再度反弹,记者也显得热闹了起来,警察局方面倒是始终安静。

陆骁在第二天出现在陆氏集团。

记者围堵着陆骁,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问着陆骁。

陆骁保持沉默,徐铭公式化的说着:“今天下午2点,陆氏集团会根据这段时间的事情,举行新闻发布会,各位可以下午见,有什么问题,下午再来问陆总,现在陆总不接受任何采访。”

说完,保全就已经拦下了记者。

陆骁顺利的和徐铭一起回到了顶层的办公室。

陆骁脱了西装外套,从容不迫的坐了下来,徐铭立刻说着:“我们放出去的那些空股,都是负债的一家公司的股票,那些小股东我们都安排好了,山田泽手里的股权,都是一些废股。”

“股市里的股权,大部分都在沈总的手里,还一小部分不知道是什么势力在收购,我们查不到。”徐铭说着,眉头皱了起来,“如果是山田泽的人,那么就危险了——”

因为陆氏的问题,所以这段时间的股票跌到了谷底。

为了防止山田泽有动作,这些事,沈沣早就安排好了。

但是,迅雷不及掩耳吃下陆氏剩余股票的人,却怎么都没能查出来,这才让徐铭心慌。

如果这里再出变数的话——

山田泽一旦占据话语权,结果可想而知。

“尽管其变。”陆骁倒是冷静,“下午的发布会,山田泽也势必就在会场,你们注意看着人。”

“是。”徐铭应声。

而后,陆骁交代完,徐铭就已经快速的离开了办公室。

陆骁没说话,这期间,陆骁的电话没停。

一直到下午2点,陆骁准时出现在新闻发布会上——

……

记者看见陆骁出现的时候,格外的兴奋,陆骁并没废话,在徐铭住持了发布会的开场后,话筒就已经在陆骁的手里。

记者鸦雀无声,没人敢打断陆骁的话。

陆骁的声音低沉有力的传来:“这段时间发生的事,真是承蒙各位关心。警察局方面的问题,我不予置评,静等结果。但这件事,各位不觉得一直都存在阴谋吗?”

陆骁的话不咸不淡的丢出了一枚的zhà dàn。

在场的记者面面相觑。

“那么凑巧的时间,出现了那么多的证据,引发了陆氏的混乱,股票暴跌,各位不觉得巧合吗?”

陆骁说的很平静:“在股票暴跌的时候,只要资金充裕,就可以第一时间的收下陆氏的股权,占据投票权,这里可以发生的事情就多了。”

现场鸦雀无声:“……”

“我对于我的出身,我从来不否认,但是陆氏在江城经营这么多年,什么情况,我想zhèng fǔ部门和广大的股民应该更清楚才对。”陆骁笑,很自信,“而我,身正不怕影子歪,若不然,现在我也不会坐在这。”

说着,陆骁的脸色忽然变得严肃了下来:“当然,我现在在这里,恐怕有些人会格外的不舒坦吧,毕竟计划已经脱离了他的控制。”

这话说完,记者的眼睛也跟着亮了起来。

而陆骁的眼神却锐利的看向了某一处,一瞬不瞬的。

隐匿在人群里的山田泽,这一次连遮掩都懒,站起身:“陆总这是狗急跳墙了吗?”

现场一片哗然。

“既然今儿这么热闹,我总不能让在场的人失望,是不是?”山田泽笑了起来,阴测测的,“我是没想到,竟然徐敏芝会给你顶了罪。”

山田泽的话一出,记者惊愕了。

山田泽怎么能不知道陆骁的想法。

只要不知道顶罪的那个人是谁,陆骁都有办法吧徐敏芝弄出来,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已。

但是,山田泽这么说出口后,那么徐敏芝想出来就变得异常的困难。

山田泽想看着陆骁变脸。

但是,陆骁却没让山田泽如愿,在记者的众目睽睽里,陆骁反问:“如果不是山田先生安排的这么稳妥,怎么能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起码,我这个当事人我都不知道,不是吗?”

山田泽:“……”

“何况,山田先生现在出现在这里是为什么?要dàn hé我?还是要准备让陆氏易主?”陆骁连和山田泽废话的想法都没有,看着山田泽的眼神都显得厌恶了起来。

山田泽一颤。但是表面却始终不动声色。

再看着陆骁胸有成竹的模样,山田泽只觉得陆骁是在咋呼自己,他冷静的一字一句的说着:“我手里已经有陆氏51%的股权,现在陆氏集团总裁的位置,并不适合陆先生坐着。”

在场更是一片惊愕。

陆骁却不动泰山。

山田泽见陆骁不说话,正想再开口的时候,会议室内一片安静,沈沣忽然走了进来,看了一眼山田泽,没说话。

倒是山田泽看见沈沣的时候,微微的已经有些慌了。

沈沣从来不管和自己没关系的事情,而如今出现在陆氏的目的是为了什么。

山田泽完全摸不透。

“山田先生确定手里的股票是陆氏的?”沈沣挑眉,“那我就奇怪了,南初手里的那些股票是哪里来的?”

山田泽错愕:“……”

“沈氏在之前,注资了20%,自然也用眼了陆氏20%的股权,而陆骁原本的股权,都已经在南初的手里,这么算来,这里加起来就已经超过60%?山田先生,您这话,说出口,难道不会自己打脸?”

沈沣的口气淡淡的,而后看向了陆骁,陆骁颔首示意。

“不可能。”山田泽看着手里的股权书。

陆骁这才开口:“你是否找的陆氏集团的几个小股东收的股权?那你大概就是被骗了,毕竟好好当导演的料不干,非要来商界搅和什么。那些企业,从来就不属于陆氏,那些股东手里的股权都是亏损的。”

山田泽:“……”

“原来,山田先生,弄了这么多债券在手里?”陆骁冷笑一声。

山田泽的脸色惊变。

他没想到,最终的结果竟然会是这样的。他费了大力收购来的股票竟然都是空头支票。

但是,那些从股市里流出来的股票,不可能是假的。

山田泽冷静的看着陆骁,最起码,不能duó quán,在陆氏也有绝对的话语权。

这段时间的混乱,股市里的股票被rén dà量抛售,山田泽也一样并购了不少。

但是,也是通过别人的渠道得的。

因为,山田泽国籍的问题,并不可能第一时间再国内做什么手脚。

就在这个时候,会场的门再一次的被打开。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迎面而来的男人身上,铁灰色的西装,面容冷峻,那是韩启尧。

这下,不仅仅是山田泽,就连陆骁和沈沣都相视一眼。

难道那个人是——

果不其然,没等山田泽开口,韩启尧就已经朝着陆骁的方向走来,把手里的文件袋放到了陆骁的面前:“麻烦转给南初。”

陆骁不动声色。

韩启尧淡淡的说着:“陆氏外流的其余的股权,都在这里,应该不会再有任何遗漏了,至于原因,回头我再和南初说吧。”

别的话,韩启尧没太解释。

但这话,已经一石激起千层浪。

韩启尧这么说,那么山田泽手里的股权是怎么回事,就连山田泽都惊愕了。

韩启尧仿佛看出了在场人的困惑,这一次,眸光是对着山田泽来的:“山田先生,你手里的股权,都是经手我的秘书得来的,你觉得,那是什么?”

山田泽:“……”

就连陆骁都没想到。

这一来,山田泽不仅仅是被陆骁和沈沣联手打压了,连带着韩启尧,也插了一手,让山田泽完全没任何反手的余地。

现场的气氛,已经跟着一片闹腾腾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