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4章 晚晚情深,余生有你32

小说: 寒冬乍暖你还在 作者: 南初陆骁 更新时间:2019-01-24 13:52:16 字数:7750 阅读进度:624/898

“你告诉我,南晚到底有什么好!”程婉怡冷声质问韩启尧,“比她漂亮的,学历好的,多得是。 何况,你不是喜欢南初吗?怎么忽然又变成喜欢南晚了?你是不是一定要气死妈你才觉得甘心?”

“我说了那么多,你都听不见吗?”程婉怡是真的愤怒。

而韩启尧却始终安静的听着程婉怡发泄自己的情绪。

程婉怡喘着气,并没退让的意思。

韩启尧的脾气不像别人,倒是像极了自己,认定的时候就死也不可能改。她不喜欢南家的任何一个人,也永远不可能改变一样。

“你还拿结扎来威胁我?”程婉怡冷笑,“你真的以为这样,我就会宽心吗?我倒是看看,你娶她进门,是不是真的能做到让我和你爸自生自灭,再也不管。我倒是看看,她在韩家能站多久!”

程婉怡怒火攻心的看着韩启尧。

韩建国站起身,顺着程婉怡的脾气说着:“你倒是让启尧说几句,他一句没说,都是你在吼。结婚也是你催的,也是你说,只要启尧结婚,不管找谁都可以。现在他真结婚了,你又有意见。”

“韩建国!”程婉怡简直不敢相信的看着韩建国。

韩建国立刻闭嘴。

而韩启尧却冷不丁的说着:“妈,美心的亲生母亲,就是南晚。”

“你少拿美心来说事……”然后,程婉怡的声音忽然尖锐了起来,“你说什么?”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见了什么,就这样看着韩启尧,眼中的震惊,怎么也藏不住。

“美心的生母不是别人,就是南晚。”韩启尧一字一句的说着,“能牵着美心去上学的人,也只有南晚。”

“不可能。”程婉怡想也不想的否认了。

韩启尧却不在意,笑了笑:“这是我亏欠南晚的。别说这辈子了,就算是下辈子,我也还不了。南晚不能生,也是因为生美心的时候造成的。她要医生保美心,放弃了自己。”

韩启尧很淡的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告诉了程婉怡。

而后,韩启尧很恭敬的冲着程婉怡鞠躬:“妈,任何事情我可以和你退让。但是唯独南晚的事,我不可能和你退让。你是美心的奶奶,我的母亲,我结婚,我必然会告诉你。我希望得到你的祝福,你不愿意的话,我也不会勉强。”

“……”

程婉怡是震惊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你在祖宅说的话,已经伤到南晚了。南晚却什么也没说。”韩启尧说的很轻却很坚定,“南晚不计较,不代表我不计较。我和南晚的婚礼,我会安排。等安排好时间,我会亲自通知你,至于您愿意不愿意来,那就是您的事情了。”

而后,韩启尧不再多言:“没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南晚还在等我。”

说完,韩启尧不再理会程婉怡,勾起自己的西装外套,朝着阳光房外走去。

程婉怡看着韩启尧走出去的身影,是真的气的浑身发抖。

转个身,程婉怡就把怒火朝着韩建国身上发:“你看看,这就是你的好儿子,你看看!”

韩建国想开口劝,最终却又没开口。

他微叹了口气,对韩启尧的强势,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但这件事,对于程婉怡,确确实实也不是哄一哄就过去的。

这事,还真的是个死胡同,怎么都走不出来了。

……

——

韩启尧离开韩家,看了看腕表上的时间,就直接开车去了医院等南晚下班。

南晚下班的时候,韩启尧已经在外面等了一个多小时了,但是他却没任何埋怨,看着南晚背着包朝着自己跑来的模样,薄唇不自觉的勾起了一抹笑。

眉眼里星星点点的笑意,因为眼前的小姑娘,不断的加深,直达眼底。

“等了很久吗?”南晚打开车门上了车,“快下班的时候,临时来了一个危重病人,所以拖了时间。”

“不会。”韩启尧笑,“我也刚到没多久。”

南晚拍拍胸口:“那就好。”

话音才落下,一杯奶茶已经被送到了南晚的面前,南晚看见名字的时候,倒是惊讶:“你去排队买这个了?”

这家店,南晚每天路过都能看见无数人排队,从来就没人少过。

所以,南晚回来江城这么久,听说过很多次,但是却从来没喝过。

结果没想到——

“你那天说了下,想试试,正好有点时间,今天就过去买了。”韩启尧倒是没多说什么,“给你点的常温的,不要吃太冰。嗯?”

“谢谢。”南晚喜滋滋的接了过来。

韩启尧低声笑着,倒是没多说什么,重新发动引擎,就朝着公寓的方向开去。

因为南晚工作的原因,只要不是加班,那么南晚和韩启尧就会亲自去接韩美心,如果南晚加班来不及的话,韩美心会和陆初扬一起回陆家,他们晚些时候再去接。

金樽公寓和南晚住的公寓倒是有些距离。

但是和韩启尧后来买的别墅,距离就显得近得多了。

何况,是陆家人去的,南晚自然也会放心的多。

“今天美心又和初扬回去了吧。”南晚喝着奶茶,问着,“这几天忙,忙的都有些对不起美心了。”

韩启尧哼了声:“小没良心的,可能想着有小伙伴玩更开心呢。”

南晚点点头:“也是,我公寓里没玩具,什么都没有,她又不能一直看电视,确实挺无聊的。”

韩启尧不置可否。

而车子继续开着,南晚很快发现,这不是去公寓也不是去南初那的,而是去江城最繁华的cBd的shāng quān。

她楞了一下:“不去接美心吗?”

“我们好像从来都没约会过?”韩启尧的声音显得慢理斯条的。

南晚的脸一红:“……”

她和韩启尧的关系,跳脱了好多层,自然不可能像正常情侣一样约会,恋爱再到结婚生子。

他们几乎是反着来的。

南晚确确实实从来没和韩启尧约会过。

“要不要去看电影?”韩启尧问。

南晚脸上那种滚烫的感觉更明显了:“最近好像没什么好看的电影。”

“今天刚上映了。”韩启尧继续说,“我刚查了下,也订了票,要不要一起?”

韩启尧的坦荡荡和南晚的羞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甚至这人都没看向南晚,南晚的手就这么抓着座椅的边缘。

许久,南晚才说着:“把美心丢在姐那不太好吧——”

“没什么不好。”韩启尧已经一锤定音,“看电影。我也很久没看了,陪我看?”

“好。”南晚的心尖都在颤抖。

而韩启尧低低的笑了笑,大手把握着方向盘,继续专注的看着路况,一直把车开到shāng quān地下停车场。

南晚很自觉的下了车,韩启尧锁好车后,就牵起南晚的手,朝着电梯口的方向走去。

但韩启尧并没马上带南晚去电影院,他们定的时间还早,他带着南晚去了餐厅吃了晚餐。

韩启尧点的餐,都是南晚喜欢的。

南晚看见桌面上的菜色,一直有些好奇,她从来没和韩启尧说过自己喜欢吃什么,为什么韩启尧都能知道的清清楚楚的。

她只是看着韩启尧。

韩启尧就已经笑出声:“之前了解过。”

南晚:“姐姐告诉你?”

“不是。”韩启尧否认了,“我和南初并没联系这么多年。”

“那是——”

而韩启尧却没继续说下去,很自然的夹了小青苗放在南晚的碗里:“先吃饭,不然一会赶不上电影了。”

“好。”南晚点头。

她发现自己似乎特别容易被韩启尧带歪,没一会就会被这人牵着鼻子走了,毫无反抗的能力。

南晚低着头安安静静的吃着饭,韩启尧也食不语。

韩启尧吃饭的速度很快,以前吃完饭就在一旁等着南晚,就算没催促,南晚的速度也不会不自觉的加快,最终就会被呛到。

所以,现在的韩启尧,也放慢了速度,几乎和南晚的步调一致。

这样才会让南晚安安心心的吃完一顿饭。

南晚是很敏感的人,怎么会没发现韩启尧这么做的点滴,那种感动,南晚悄悄的放在心口,倒是没多说什么。

很久,南晚才放下筷子:“我吃完了。”

“嗯。”韩启尧看了一眼南晚最近的食量,这才满意的点点头,“现在散会步,我们去看电影。”

“好。”南晚没意见。

这段时间,被韩启尧盯着吃饭,是真的吃胖了不少。

韩启尧是医生,每一餐都合理安排的很好,把之前南晚看起来纤细消瘦的身形养的丰韵了起来,脸色也好了不少。

南晚见韩启尧看向自己,低着头,有些不自在:“最近胖了。”

“嗯。”韩启尧不否认。

南晚脸色一变:“……”

说女人胖,就和说男人不行是一个道理,轻易的就会让女人炸毛了。

结果,南晚还没来得及生气,韩启尧已经一本正经的说着:“这样刚刚好,一手握不了。”

南晚:“……”

这人,真的是——

而韩启尧却面不改色的牵着南晚的手,从容的离开餐厅,顺着手扶梯朝上走。

然后,韩启尧在一家奢华低调的珠宝店门口停了下来。

南晚一怔:“不是看电影吗?”

“9点的。”韩启尧应声,“现在才8点不到,先把别的事情昨晚。”

“好。”南晚直觉的认为韩启尧有事,倒是也没多说什么。

很快,南晚被韩启尧带进了珠宝店。

经理立刻就迎了上来:“韩总,您来了,请跟我来,您要的东西,我已经准备好了。”

韩启尧嗯了声。

南晚一脸的不明就里。

等两人坐在vip室里的时候,经理也已经把东西拿了过来,放在韩启尧的面前。

那是一对对戒,

很简单,并没太多的花样,但是却让人一眼过目难忘。

在经理放在托盘的瞬间,南晚就已经认出来了,忍不住惊呼出声。

这对对戒她记得的,是品牌一百周年时候的限量对戒,并没在国内发售,只在欧洲发售,而且针对的客户人群都是欧洲的贵族。

换句话说,一般人有钱也买不到。

而这是前nián de shì情了。

现在能再看见崭新的对戒,简直让人觉得难以置信。

南晚知道这些,是从美国去欧洲旅行的时候,在这家珠宝店巴黎的旗舰店门口站了很久,就是被这一对对戒给吸引的。

但南晚却不会平白做公主梦,再喜欢,最终也就只是留了照片,而后离开了。

结果现在——

经理的声音却恭敬的传来:“这就是当时韩总买下的,只是一只寄存在总部,现在给您专人送过来了。”

一句话,让南晚愕然的看着韩启尧。

那种震惊显而易见,经理的话,彻底的把南晚吓到了。倒是韩启尧轻咳一声,经理这惊觉自己说错了什么,立刻安静了下来。

韩启尧很直接的拿起戒指,再抓着南晚的手:“戴起来试试看。”

南晚:“……”

“戒圈我让人调整过了,如果还不行的话,就继续调整。”韩启尧说的直接。

在他的话音落下,戒指也已经滑入南晚的无名指,刚刚好的圈住了南晚纤细的指头,南晚弯曲了一下。

小巧的戒指和钻戒搭配在一起,反而显得更加的耀眼夺目。

“嗯,还不错。”韩启尧淡淡的说着,再拿起另外一枚男戒,“帮我戴进去试试看。”

那枚戒指被递到了南晚的面前,而韩启尧则一瞬不瞬的看着南晚,南晚的指尖都在颤抖,拿起戒指,花了很长的时间,才戴进韩启尧的无名指。

男人的骨节比女rén dà的多,在戒指滑落到韩启尧的手指里,这人一个反手,他们就十指相扣。

金属碰撞的声音微微传来,却带了几分的炙热,怎么都消不散。

“就这样。”韩启尧这才转身看着经理。

经理毕恭毕敬的站着:“别的东西,我给您打包好。明天让人送到公司给您。”

韩启尧颔首示意,而后就带着南晚从容不迫的离开了珠宝店。

倒是南晚很长时间都沉浸在这件事里,没回过神,一直到南晚被韩启尧带到了电影院,这人换好票,还买了爆米花塞到南晚的手里,南晚才猛然回过神,看着韩启尧。

“怎么了?”韩启尧淡淡的问着,表面让人看不出任何端倪。

南晚安静了下:“这戒指是三年前你买的?”

韩启尧嗯了声。

“买了是准备送人的?”南晚继续问。

韩启尧很认真的看着南晚:“那倒不是,就是喜欢,所以买了。买了发现用不上,然后就先寄存在总部了。想着总有一天可以用上的。”

韩启尧就连解释都显得坦荡荡的。

南晚找不到任何突破点。

想开口质问韩启尧,但是她的脸皮薄,怎么都没办法说出口。

最终,是韩启尧牵着南晚的手,让南晚站了起来:“好了,时间到了,我们要入场了。”

韩启尧结束了这个话题,摆明了不想和南晚再继续交谈下去。

南晚知道自己也问不出个什么,也不再继续,安静的跟着韩启尧进了电影院。

看电影的时候,韩启尧看着屏幕,一边喂着南晚吃着爆米花,但是也是适量,看见喂的差不多了,就不会再继续喂南晚了。

南晚kàng yì无效。

电影播放了2个小时。

等两人离开电影院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出头了。

韩启尧也没回去接韩美心,这个点,韩美心早就睡着了。陆家也有佣人再,所以韩启尧并不担心。

南晚总觉得韩启尧是故意的。

在回到公寓的时候,韩启尧顺手脱了西装外套,南晚看着这人问着:“你是故意的?”

“嗯?”韩启尧转身看着南晚。

南晚一本正经的:“故意把美心丢在姐姐那。”

剩下的话,有些过火,南晚不好意思说出口,但是那略带了几分羞涩的表情,却让韩启尧再清楚不过南晚要说什么。

他就这么一瞬不瞬的看着南晚,丝毫不否认南晚的猜测,很淡的嗯了声。

南晚:“……”

而后,南晚就这样看着韩启尧朝着自己走来,一直到自己面前站定,来不及惊呼,南晚就已经被韩启尧打横抱了起来。

“韩启尧……”南晚挣扎了起来。

韩启尧的声音压得很低,沙哑的可怕:“别动,我怕我忍不住。”

南晚:“你——”

“老婆,我们结婚了,不要连名带姓的叫我。”韩启尧把南晚禁锢在自己的怀中,一字一句的警告着。

南晚呜咽了声,仍然有些不好意思。

而韩启尧就这样半跪再床上,慢理斯条的脱着自己的衣服,一言一行都在折磨着南晚的神经。

就好似故意的一样。

南晚要疯了,不断的扭动,但是南晚一动,就被韩启尧牢牢的压住。

一直到这人脱完了彼此的衣服,紧密相贴的身体,让屋内的温度不断的攀升。

韩启尧的声音很沉:“我不喜欢你把注意力都放在美心身上,弄好美心才有心思理睬我。”

“……”

“我是你老公,你应该先想到我,而后才是美心。美心长大了,就不会跟我们生活在一起,而我才是和你一辈子到老的人。”

……

韩启尧一边说,一边渐深渐入。

南晚呜咽出声,韩启尧的眸光始终锐利的看着南晚,一直到南晚发出细细的尖叫声。

她纤细的手指被韩启尧的大手穿过,对戒在昏黄的灯光下,越发的熠熠生辉,那金属声的碰撞,也跟着明显了起来。

这样的画面,让南晚有些恍惚。

南晚的面色已经情动,已经泛了潮红,越发的惹人怜爱。

韩启尧的呼吸跟着沉重了起来。

他觉得自己早晚有一天会死在南晚的身上。

南晚喘着气,微微闭了闭眼,额头上汗涔涔的,再睁眼看着韩启尧的时候,那声线不自觉的拉长,有些求饶又带了几分的娇嗔:“老公——”

韩启尧猛然爆发。

在这样绵软的声调里,再也没办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他压着南晚,轻轻的吻着她的额头:“你是故意的。”

南晚红着脸,没说话。

韩启尧要起来的时候,有些没玩没了,南晚受不了了,但是在这么长时间的纠缠里,南晚发现,韩启尧对自己的声音完全没任何抵抗力。

特别是在这样的事情上。

顺着韩启尧,娇嗔的语调,反而可以让韩启尧更快的放过自己。

开始,南晚是脸皮薄,后来,南晚被韩启尧弄的哭出声,这人还不结束的时候,南晚才忍不住叫着。

然后——

就一切都平静下来了。

韩启尧见南晚不好意思,倒是低低的笑了笑,拍了拍南晚的屁股:“去冲一下,嗯?”

南晚推开韩启尧,倒是自己快速的朝着洗手间跑去,要让韩启尧跟进来,那就是真的没完没了了。

韩启尧见南晚快速离开的身影,低低的笑了笑,没说什么,转身去了客厅的共用洗手间。

他当然也知道,南晚不好意思了。

……

洗手间内。

南晚任花洒的水撒在自己的身上,但是她的眸光却始终落在手中的戒指上,她很安静的看着,手指就这么转着圈。

忽然,她眼睛定格在了戒圈内的一行字里。

她微眯起眼,就这样把戒圈给脱了下来,这才发现,在戒圈内刻着时间,那个时间,有些奇怪,南晚花了很久都没回过神来。

想不起来,那天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但是,这个时间,一看就不是刚刻上去的,虽然没任何人带过磨损的痕迹,可总归也是有些时间感的。

猛然的,南晚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把戒指重新戴回到无名指里,快的擦拭好身体,就朝着房间走去。

韩启尧还在冲洗。

南晚回到自己的房间,把护照翻找了出来。

果不其然,在入境戳上,南晚看见了自己入境巴黎的时间。

而那这对戒指,是在进入巴黎的第二天,她的时差微微调整后,在香榭丽舍达道看见的。

戒指上的时间,就是那天她看见戒指的时间。

南晚很久都没说话。

一直到韩启尧找不到南晚的人,推门而入,才在房间内看见南晚:“你还不去休息?”

“韩启尧?”南晚很自然的收起护照,转过身,认真的叫着韩启尧的名字。

韩启尧倒是惊讶了一下。

南晚经常连名带姓叫自己,但是这样的连名带姓里总是带了几分的娇嗔和委屈,像今天这样一本正经的认真,还真的从来没见过。

所以,韩启尧安静了下,就这样看着南晚:“怎么了?”

南晚不动声色的朝着韩启尧走去,韩启尧的心跳越来越快,但是表面却始终冷静,那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一直到南晚在韩启尧的面前站定,把自己的手指伸了出来,就这么在韩启尧的面前摆着。

“哪里不舒服?”韩启尧问的直接。

南晚摇头:“没有不舒服,我就有些事不太明白,所以想问问你。”

“你说。”韩启尧默了默。

“我刚不小心发现,戒指的戒圈内有时间呢,这个时间好像和我们没多大关系?也不是现在刻上去的,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这大概是南晚第一次问的这么直接。

而后,她眸光灼灼的看着韩启尧,一瞬不瞬的,耐心的等着韩启尧给自己答案

韩启尧显然没想到,不自在的轻咳了一声,好似不知道从何解释起。

“在戒圈内出现了莫名的时间。”南晚挑眉,“难道你是打算送给别人的,只是最终没送出去,然后借花献佛给了我?”

这就是很严重的指控了。

韩启尧直接否认了:“不是。”

“那是什么!”南晚很少咄咄逼人,或者说,从来没有过。

但今天的南晚却显得咄咄逼人,执意的要从韩启尧的嘴里知道自己想要的答案。

韩启尧就这样看着南晚,最终,那表情是无奈的,第一次他发现,南晚要不讲理的时候,你也一样完全拿南晚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在听呢。”南晚提醒韩启尧,“女人可能都不太喜欢出现这样的意外。”

说着,南晚还真的伸手,准备把戒指脱了下来。

就在南晚动手的时候,韩启尧却已经牵住了南晚的手,阻止了南晚的动作。

而平日里,严肃冷峻的男人,在这一刻,耳根子竟然有些微微的泛红,他不自在的搓了搓自己的脖颈,而后才看着南晚。

南晚不动声色。

平日爽快的韩启尧,现在倒是越发的别扭。

南晚也不着急,只是安静的等着韩启尧和自己开口解释,那心跳却不自觉的越来越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