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0章 拒绝了

小说: 极品小农民(薄情龙少) 作者: 薄情龙少 更新时间:2019-05-21 06:01:31 字数:2155 阅读进度:1515/2251

第1510章拒绝了

“咳咳,大王别误会,我说的是实话。”林晨干咳了一声,他觉得自己很老实了啊,巨虎王为毛会这么看得起自己呢?他不想让人看得起。

他就只想安安静静的做一美男子,红袖在一旁偷笑,林晨瞪了一眼她。

谁特么让你自作主张啊,我不想见你老子好不好啊?能不能让我低调一点?

林晨轻声叹了一口气,他觉得自己要是真的是很委屈啊,事情什么都跟什么啊,简直了。

“呵呵,父王,这林晨于前段时间,战败了剧毒妖女,据说天妖王都因此注意到了他。”万虎冷笑一声,直接笑眯眯的看着林晨。

尼玛个西瓜瓢,林晨无声的吐槽,万虎这个家伙,扎刀子是真的狠啊,他突然有点明白了,特喵的,这些大人物的儿子,简直就是不能够得罪,记仇得很。

“有趣的年轻人,我问你,可愿加入我巨虎一脉?以你的实力,假以时日,必然可以成为一代至尊,到时候我可许你随意去留,如何?”巨虎王眯起了双眼,以他的眼界,自然能够看出来,林晨处于何等境界实力。

林晨的实力根基,打得十分坚实,如今虽说只是天人中期境界,但加上其个人手段诡异莫测,连万毒妖女都是败在了其手中,的确是让人值得重视存在。

“大王,我生性自由,习惯了,恐怕难以如愿大王。”林晨心里面还是有点嘀咕,之前得罪万虎,也就是那么一回事,但现在这一位,可是东皇界的王者之一啊!

普通人站在他面前,恐怕都得瑟瑟发抖。

“呵呵,既然你不愿意,我自然不会强人所难。”巨虎王微微一笑道:“听说你跟我女儿别有一番交情?这丫头以前跟我吵了一架,可是走失了几年了啊。”

林晨眼珠子一转,立马说道:“我跟红袖公主只是萍水相逢罢了,大王不必如此。”

“哦?是吗?”巨虎王疑惑的看着林晨,坐在王位之上,自有一位威势降临下来。

“不错,这件事情大王切莫误会,而且过段时间,我便要进入传承之地中了,到时候还希望能够跟红袖公主合作呢。”林晨心里面简直无语了,自己看起来就真的这么想香饽饽吗?那紫霄看到自己,想抢过去,特么巨虎王看到自己,也想让自己加入其阵营,真是一件让人无语的事情啊,至于人族大能,呵呵,到时候不会也要抢自己过去吧?

我就只是想老老实实的做一个散修,偶尔种点菜卖就是了,大家不用这么热情好伐?

林晨继续感慨,哎,做个优秀的人,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既然如此,那便罢了。”巨虎王挥了挥手,他虽也有所看重林晨,但他见过的天骄不知道有多少,即便是林晨真的有所机缘,那又如何?他岂能够看得起?

每个人都有自己秘密,每个人都有自己机缘,这世道便是如此,难道就真的有吗了?

巨虎王摇了摇头,心中终究有一些不悦。

红袖看着这一幕,露出了一些失望来,眼下林晨既然不愿意做这件事情,那他也就没必要再继续纠结了,但天妖王那边的反击,到时会恐怕也得让林晨自己去抗了。

她,终究是一番好心,万虎瞧见林晨还是如此反应,冷哼一声,眼眸之中冷芒更甚,他与红袖一般,为的便是多能够给林晨一条活路,那么到时候进入遗迹,就休怪他们不念旧情,紫霄那边,他们也绝不会帮林晨动手,一切,都是林晨咎由自取的。

林晨退出了大殿,妖舞与将军令,甚至斯密斯等人,都在外面,连季天远也都来了,更不用说荒木城四大家族了。

“巨虎王召见你到底因为何事?”妖舞他们第一次时间就发文了,皆是一脸担忧的看着他们。

虽说林晨天人境界,被一位至尊境境界召见,其实并不算是什么稀奇的事情,毕竟之前林晨表现得如此耀眼,连万虎以及紫霄,都盯上了林晨。

“呵,还能如何?林晨啊林晨,应该是巨虎王看中你的资质,想要招你进入巨虎一脉吧?又或者是红袖想要保护你,让你见上巨虎王一面,而后我不敢对你动手?”紫霄刹那开口,这件事情,一旦思量,便可迅速将前因后果推断出来,没有任何一个人是蠢货,这件事情,看起来,其实也就显得有一些,理所应当了。

“握草,居然还有这种事情?巨虎王看中的人?”

“这简直就是一场,造化,一旦加入巨虎王一脉,日后地位尊崇,或许有朝一日,能够藉此迈入至尊境啊,更重要的是,东皇界,日后便无人敢招惹了!”不断有人惊呼出来,一脸震惊的看着林晨,难以想象巨虎王居然看中了这位。

妖舞他们也是看着林晨,脸上有一些激动,似乎这件事情,已经成真了。

“我,拒绝了。”林晨淡淡说道,目光看向了四方:“巨虎王对我有知遇之恩,奈何我本人性子懒散,算是负了大王的美意!”

林晨这话一出,几乎让所有人都石化。

特么你流弊啊,连巨虎王的招揽你都不愿意?你想上天啊你。

听到这件事情的人,几乎都有点晕了,没想到林晨居然做出了这种选择来,纷纷骂林晨不知道好歹。

说他给脸不要脸,说他自持天赋,骄纵不已,到时候下场一定会十分凄惨。

听得林晨嘴角抽搐,特么老子不答应,管你们屁事啊,你们戏咋就这么多呢?

你们当真以为自己是谁啊,你们愿意的事情,别人就愿意了啊?滑稽,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你是不是病了?”将军令过来伸手摸林晨额头。

被他一巴掌甩在受伤,瞪眼道:“你才病了,你全家就病了,为什么一定要加入其他人的势力,我们自己散修就不行吗?遗迹之大,为什么一定要靠别人的庇护,我林晨,何时需要过别人庇护?”

他冷笑一声,双目尤其的不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