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1章女侠,你站住!120

小说: 快穿:男神总想撩我! 作者: 若水亭 更新时间:2019-07-12 02:21:53 字数:4382 阅读进度:1294/1294

“啊?什么东西!什么玩意!来人!快来人!”

“娘娘!”

“那是什么!快给本宫撵出去!”

“娘娘小心啊!”

天知道这储秀宫内早已被这样一只来历不明的黑猫给弄得人仰马翻了不说,而这宫殿外面更是被一群人喊打喊杀的追了此处,一个个的都瞅着这里面也混乱的一团的人们暗中对彼此丢个眼神过去,没一会儿就听见外面传来高呼道——

“奴才等奉旨抓捕陷害长公主的畜生,尔等都让开!”

如今在这皇宫之中抓一只黑猫竟然都要动用了侍卫们了么,还真是让人们大开眼界啊,不过这也不得不承认的是,这些在背后算计的人们都是怎么筹划的呢?

这厢,淑妃早已在内殿之中被吓得花容失色了不说,唯有拉着自己的贴身侍女躲在床上瑟瑟发抖,而外面的宫殿更是混乱一团,双方人马互相争论不休,更是大打出手,可谓是上演了一出好戏来。

“放肆!尔等都在干什么!”

当宣瑜带着几个剩下的奴才一路赶忙而来后,则是对眼前的画面大斥一声,心下更是意识道:“只怕是自己跟淑妃都已经被别人给利用上了彻底呢,只是不知道这背后谋划的人到底是谁,或者说这真正的目的到底是自己,还是淑妃呢?”

宣瑜带着这样的困惑,却是很快就得到了答案——

“长公主恕罪!长公主恕罪!”

这厢,原本是这储秀宫内的几个小太监,此刻却是一一冲着宣瑜叩首认罪,甚至没等宣瑜多问两句,便将事情的经过一一交待了起来,然而这交待的内容却是让人心惊不已。

“长公主饶命啊!这些事情都是淑妃娘娘吩咐奴才们去做的,倘若奴才们不这样做的话,只怕是奴才们自己也活不成了,求长公主饶命啊!”

宣瑜淡然的听着这些奴才们的呼喊叫唤,倒也渐渐的捋清楚这些事情的原委,接着冷声反问道:“尔等是说,这一只来历不明的黑猫,是淑妃让你们去找来的,而后又给它喂了许多五石散,因此才会让这黑猫一路在找食五石散的时候乱闯本宫的寝殿内?

而本宫的寝殿内为何会有五石散,则是因为之前淑妃送给本宫的那一盒贡茶的内部夹层中私藏着这些东西,可对?”

此刻的宣瑜就这般淡然的坐在御撵之中始终不曾下榻,然而这些底下的奴才们的回话则是让她半点都不会相信的,这般越是看似天衣无缝的计划,却越是让人无法接受和相互信任的,毕竟只有事先算计好的一切,才会事情安排的如此滴水不漏。

“回长公主的话,这些事情的确是淑妃娘娘逼迫奴才们做下的,奴才们也真的知道错了,还请长公主责罚!”

这几个奴才倒水还算是机灵,刚才还是饶命呢,如今到时要服罪了似得,倘若真的出了一两条人命来,可怎么让这样的闹剧就此收场了呢?

听罢,宣瑜摆摆手,倒是不打算跟这几个被人驱使的奴才计较,只是扶着荃芳姑姑上前搀扶的动作下榻后,才打量着这里面鸡飞狗跳的储秀宫,问道。

“淑妃呢?怎么没见她出来接驾?”

尽管事情已经发展到了眼下这样的境地,但是这淑妃依旧是淑妃而已,即便是宣瑜也没有直接给她降罪的权利,顶多是要看这件事情是否会闹腾在舒载筠那里了。

宣瑜的心里对此事倒是颇有几分数目,此刻也只是想要跟淑妃面谈一下,却不想——

“娘娘!娘娘!”

里面赫然传来了两声尖叫声,吓得外面的一群众人都是不知所措,甚至连宣瑜都不由自主的倒退了两步,反而是荃芳姑姑护在宣瑜的面前,而又冲着身边的小太监们丢个眼神道。

“还不护好公主,进去看看都发生了什么!”

“是!”

一旁的两个小太监收到了吩咐,这才装着胆子往进走去,可是没等两人走进几步,却见里面闯出来了一道身影,赫然是淑妃身边的贴身侍女,然而比这侍女更加疯癫惊人的,竟然是她身上的几道血痕?

“啊!”

“放肆!还不来人将这奴婢给拦下,小心惊扰了公主!”

那侍女的确是看起来有些不正常的样子,一头就往外冲去,然而宣瑜则是被荃芳姑姑就此挡住后,目光不错的看着那侍女身上的血痕,心下暗道:“不好!怎么看起来像是被猫爪子抓的痕迹?”

宣瑜心中的狐疑刚刚就此落地,那被抓住跪地的侍女也跟着呼喊起来。

“救命啊!救命啊!那只猫发疯了!”

“什么?”

周围的人都被这样的话给吓住了,而宣瑜则是更加担心起这内殿里面发生的一切,既然事情都闹腾到了如此的地步,那淑妃怎么还没有现身出来,该不会是真的出事了吧?

带着这样的想法,宣瑜在也不顾不上其它的主动往内殿闯去,则是吓得荃芳姑姑立刻跟上护在一旁,更是担心道。

“公主小心啊!”

这厢,宣瑜堪堪步入内殿,却见这里面的情景比外面更加杂乱一团,就连床上,地上都有着撕扯的痕迹,其中也夹杂着不少的血痕。

众人手中都拿着武器,如此对待着一只黑猫,也不知道到底是这猫更可怕,还是人更可怕了?

“啊!”

这一次,倒是宣瑜自己被吓住了,只见这床上赫然有一道身影,不是淑妃又是谁?

只是她的半边脸都被血肉给糊住了,看起来十分的恐怖,但即便是如此,也可以看的出那是猫爪子干的好事。

“呕——”

因为这场面太过的惊人,宣瑜都忍不住一阵反胃的要吐了,整个人都倒在了荃芳姑姑的怀里,要不是荃芳姑姑用力搀扶,只怕是宣瑜都要就此倒地了。

“天啊?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公主……咱们可是得要跟圣上汇报了的!”

这一次,荃芳姑姑的提议,宣瑜在无反对,只是整个人都就此离开了这储秀宫,如今无论这结果如此,这个暗中谋划的人,却是已经达到了目的。

看来,这个人是想要就此除掉淑妃本人,那么自己呢?自己则是成了这人手中的棋子么?

宣瑜就知道这个皇宫不好混下去,自己才刚刚过了几天的舒心日子,还没跟舒载筠搞好关系呢,这出来挑事的人倒是更加的残忍了,如今淑妃被彻底毁容,且不说能否活下去,就是真的还留下一口气,那又有什么意义呢?

翌日。

宣瑜的脸色依旧不怎么好看,舒载筠亲自带着太医上门来给她诊脉,更是将之前的事情一一解释道。

“你且放心,朕已经下旨将整个储秀宫都封住了,这里面的人也好,猫也好,都不会再出来伤害你了,嗯?”

舒载筠也是一肚子的窝火,自己好不容易跟宣瑜有了几分亲近的进展,可是谁却不曾想到这背后的某些人竟然就如此按耐不住的动用了这样大的阵仗好手段来害人?

失去了一个淑妃倒是没什么了,可是看着宣瑜又恢复到了之前的冷淡神色,舒载筠只恨不得将那个幕后主使给揪出来千刀万剐了才好!

这厢——

在宣瑜吃了太医的药安静的睡下了后,舒载筠才冲着荃芳姑姑丢个眼神,一路往外殿走去,只听荃芳姑姑将事情一一汇报道。

“回圣上,其实这件事情的确是有些古怪的,之前那只黑猫明明是突然闯进来的,谁也没看清楚它的方向,可是按照那储秀宫小太监的招供,奴婢们的确是在后来的翻找出,看见了贡茶盒子夹杂着的五石散,这——”

这样的算计,在荃芳姑姑这个深处后宫的奴婢眼中也觉得吃惊不小,更何况是舒载筠本人了呢,其实他的心里何曾不知道这样的幕后者是谁呢?

只是眼下还没有到了去动刀子的时候!

“罢了,你且照顾好公主,莫要再有什么闪失了!再者,最近来访的人一律回绝,即便是送来的东西也直接的交给丹参,好让他一一检查检查,朕倒是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在这背后作妖!”

“是,奴婢明白。”

荃芳姑姑点点头,目送着舒载筠离开,然而这内殿上安静睡去的宣瑜则是无声的睁开眼,而又接着缓缓闭眼了。

比起任何人经历的一切,宣瑜更加清楚这幕后者的手段和目的,只怕是在害死了淑妃的同时,也给了自己一个警告,看来这个人才是真正的高手了。

但这一些列事情的发生,却又绝对不是一个人,或者一条路上的人可以做出来的,无论是储秀宫内的人,还是自己心瑜殿内的人,这些都有谁的眼线在其中夹杂着,这才是宣瑜真正感到后怕的地方呢,而这个人一定逃不过剩下的四个后妃掌心之中。

此时此刻,宣瑜甚至连心嫔长信也不会再去相信了,毕竟长信是跟自己来往最多且最密切的人,要是说有人会在自己宫中做手脚的话,长信才是第一个被怀疑的人。

然而越是如此,宣瑜倒是会更加将目光放在其他三人的身上,可贵人可是翰林院编修的女儿,聪明睿智,而静贵人看似安静小巧,则是大理寺卿家的女眷,更加明白这些算计人心的手段,至于那个惠贵人嘛,那更是让人捉摸不透了。

即便是以后宫最高身份的出现,却又只是一个小小的贵人,却依旧可以不骄不躁的对待着,且在上一次公开的场合下,还给淑妃说话,这分明是——

更加的让人乱花渐欲迷人眼了!

但也正是因为这样,后宫里面的种种斗争才会更加的有趣起来,面对别人的挑拨和算计,宣瑜要是不去反击才是做梦呢!

——

乾筠宫内。

临近入夜的天色内,丹参公公也已经将淑妃事情的前因后果一一汇报给了舒载筠听,就连几个已经畏罪自杀的小太监和那个淑妃身边的贴身侍女也就此而有了调查。

然而真正接触真相的人不是死了就是疯了,就连淑妃自己也只剩下了一口气吊着,被丢在了封闭起来的储秀宫内,就此怕是要成为了一具骸骨吧。

可越是这样的情况下,舒载筠却越发的冷静自持,他很清楚这幕后的人想要做什么,既然如此,那自己就按兵不动,只用让对方就此放松了警惕后,才好将其一举拿下。

“圣上,这些都是后宫几位娘娘分别送去给心瑜殿长公主的慰问品,奴才一一的检查过了,都没有什么问题,尤其是这惠贵人送上来的一只千年人参,这可是再好不过的东西了,甚至连宫中都不曾有呢。”

丹参公公这话说得还真是不会错,这样一支好的上等人参,连宫中的国库里面也不曾多见,可是这个小小的惠贵人竟然如此大打出手?

这分明和是跟上一次,中书令大人接着修斯年的手,来给舒载筠送点心的道理一样了,可见这个中书令大人是想要传达些什么意思?

难道是想说自己家族的人在宫中掌握的权势和人脉已经到了连帝王都无法动摇的地步了么?

如今即便是舒载筠跟宣瑜都有心将淑妃和黑猫的事情怀疑在惠贵人的身上,或者是说怀疑惠贵人背后的中书令大人所为。

可是再没有确定的证据之前,即便是舒载筠这样的帝王也无法给于一个说法出来,索性这件事情倒是真的成了那个什么黑猫所为了?

就此,兵部尚书大人还三番五次的来找舒载筠求情,表示自己女儿绝对是冤枉的,只是如今连人都不在了,就是连身边的奴才们也都纷纷倒戈指认淑妃才是主谋,倒是反而让这个兵书尚书也被接二连三的弹劾了不少奏折上去。

舒载筠看着这一番的操作,更加的沉声不语起来,一边暗中压下朝中的这些门派和势力,倒是一边暗中就此是非跟宣瑜商量了起来。

“哦?你确定么?”

宣瑜已经渐渐的恢复了精神,且对于这个暗中陷害自己的人也绝对不会手软放过,甚至都不会在乎这对方是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