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0章 古龙之神

小说: 萌妃闹翻天:王爷打包带走 作者: 诺小迟 更新时间:2019-05-15 20:49:49 字数:4416 阅读进度:2506/2506

“呵呵!看那群平时横行霸道的狗崽子看到你跟老鼠见了猫似的,我大概就知道你有多厉害了!”少年老练的打着哈哈,“听说你也是贵族,所以我来打个招呼,虽然在这个地方能活多久都不知道,但是,人总是要向前看么,尽力活下去,相互有个照应,呵呵,如果有什么麻烦就来找我,我在这里还是有点门路的。”

敌军在打通了进入断金山脉的道路之后,很快就会进入魔剑城现在所在的中部区域,后面的交给若长乐了,前面的话。暂且作出固守的姿态吧!

说完,也不等慌慌忙忙追上来的龙眼女仆,一个人往人群中挤过去。

没有人知道少女的力量代表了什么,也没人关心她的力量是什么,对于他们来说,只要知道这力量马上就可以带领他们跨越生死那条分界线,就足够他们惊慌的了。

“是,是,我知道了。”

“等等,对方人数好像减少了,貌似只有七个人了。”

“呵呵,不错,有意思的年轻人,迪娅,好好招待若长乐,帝国学院的事情,都交给你了。”这是命令,并非征求,说完,公爵就直接转身离开了,这就是上位者,面对低于自己人,只要保持矜持就已经是最大的尊重了。

就在这时候,忽然,十几个手持各式各样兵器的人冲要进来。第一个进来的人二话不说,冲着若长乐的脑袋就是一刀。

如果龙人本来就会吸血,那么贝蒂没理由去抓吸血鬼做实验,也没理由察觉不到罗云的异样,罗云也就没有可能隐瞒下去;如果不会,那个叫做拉拉的女仆可不可能帮她吸血先不说,为什么若长乐也可以吸血?这个违和就太大了。看似合理的谎言实际漏洞百出。若长乐只是单纯觉得有问题,却不说不出问题在哪,如果不是千代的话,他还真的想不了这么清晰。“对不起,我不能说。”

强烈的光芒覆盖了整个地平线,接着空便失去了视觉而陷入黑暗。

“于是,在塔罗西斯,我构建了这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你们不是平民,你们就是塔罗西斯,而我也不是贵族,我就是若长乐。你们挥舞着刀剑砍杀所有人触犯了我意志的人,而我则把权力和财富都给予你们。这是为了你们,也是为了我,不过确切的说,是为了塔罗西斯。”

风起天际远,烟竖百营中。

原本静静听着二女们说话的伯爵忽然说出了一句让所有人都愣住的话:“如果是那小子知道的话,他一定会回来的。”

马车穿越了半个城区,直到凌晨才到达罗尔罗斯的家的城堡,说是城堡,这种建筑并不具有多么强的防御功能,墙壁上挂满的各色蔷薇,带着各种曲线,充满了贵族风格的琉璃窗,灰铜色的墙壁,无一不述说着这座城堡主人的地位,即使已经是凌晨时分,还是有人在门外掌灯。

身后传来轻蔑的语气,若长乐转过脸来,一位银发赤瞳的女子正站在他身后。可这并不是若长乐所认识的那两个人有着相同特征的女孩。至少,那眼神中传来的敌意和霸气绝不是一般女子能够拥有的。

第三天,第三轮,也就是真正的选拔赛开始。

“呵呵,”少女浑不在意的微微一笑,“那你说为啥咱,还有那个女的都会毫不犹豫的帮助你?你要真的是一个完完全全的恶魔,她已经嫁人了,为何还心里口里念着你?”

“啊?”罗云听到这句话就愣住了,居然要自己去照顾这个冷酷的大坏蛋?

“若长乐哥,唔,你身上好臭。”小丫头还是那样,还没教训她太调皮捣蛋,就开始嫌若长乐身上臭,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骑马赶路哪有时间换洗衣服。

这是所有活着生物的本能,因为那是可以直接威胁到任何生命的魔物。

“还不错……唉?你怎么没死?”其实这时候,林摇风才看清楚刚才跟自己过了一招的是谁,本来还想夸对方两句,看到人他就愣住了,不过,他很快的反应过来,眯着的丹凤眼杀机吐露,“不行,你要给老子死了,不然就是老子就是谎报战功了!”他挥起拳头,再次往休斯脸上砸去。

“没什么,若长乐大人,只是隔壁的建筑年久失修倒塌了,”扮演仕臣角色的葛列格满身灰尘的出现在教堂门口,恭恭敬敬的样子看起来非常滑稽,“请不必担心,与公爵大人使者的见面更加重要。”

一种是尚且抱着观望态度,摇摆不定的人。还有一种就是想要从若长乐手里争得一点利益,同样抱着想要给他下马威的人。对于这种两种人,有必要仔细讨论一下需要怎么做吗?若长乐觉得是不需要的。

只是,其中有几个人完全不知道为什么要笑就是了。

“伊莉莎白……”

矮人被撞在了下巴右侧,这个地方分布了细密的淋巴结神经,被什么打上一下都会眩晕上一会儿甚至当场昏过去,这时候矮人强壮的身体就显示出其优秀了,他只是甩了甩头,就将眩晕感驱散了,“你很厉害,我第一遇到力量这么大的人类,为了表达我的敬意,我会动用我最厉害的招式!你敢接下吗!”

看上去这一击是守夜人先胜一手。

望着少年远去的背影,露西亚摸着自己扑通扑通跳着着心脏,这是她人生最大的一次豪赌,如果赢了,前途不可限量,如果输了,很可能就会沦为平民甚至更加凄惨,她的美貌不允许她失去力量。但另一方面,少女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是在利用这个少年,因为捂着胸的右手上传来的振动是那样的强烈,善于剖析别人心理和感情的露西亚,面对自己的心理,第一次拿不准了。

龙眼女仆还没明白她即将遭遇的悲惨命运,傻傻呆呆的点头承认了。

“你,是莉莉娅?”

可族谱上应该没有这一号人才对,自上上代的女武神在一次意外中陨落之后,除了旁系的库兰,根本就没有任何年长的女武神,现在怎么又冒出一个人来?奇怪的不仅仅是这一点,如果还有尚且幸存的女武神的话,为什么父亲还会成为家主?

而很早就已经起床的若长乐习惯性的在自己攒住的洋楼下挥舞着龙牙,既不是剑术也不是刀术,其实他只是在随便练而已。

金『色』的少年微微鞠躬行礼,他缓缓的说道:

“是的,我就是。”若长乐微微躬身。

但就在这时候,一道极其纤细的黑红色光芒一闪而过,副将忽然觉得他整个人的身体轻了一下子,接着身体就不由自主的往下摔去。只不过当他下意识的要用手去防止自己的身体直接撞击地面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下半个身子还留在马上面。

“要出门吗?”伯爵意外出现在门外。

“为什么?”

“哈哈,当初我投降的时候也没想到能有救大人的机会,毕竟大家都是奥加人嘛……”

“啊,我忘掉了你还没有想起自己是谁了。也没什么,八王和血魔军团都是为了复活帝而制·造·出·来的,所以才不会受到界门的那个‘魔界之人不许通过的’禁制的反击。当初法文院的那群老变态做了很多的实验,帝血不是一般生物可以承受的,有的嗜杀成狂,有的喜好生痰人肉,有的变成非人非龙,有的根本就是四不像。这些各种各样的赝品、伪品、失败品之后都被丢进了溶血军团。最后成功的作品就是八王,所以我们是高于普通生物的,并不是什么人类。”

和还在做着自己野心梦的伯爵不同,雷扎德对于这次的伏击非常担心。对方是敌万人的女武神,自己这边一群虾兵蟹将怎么也不够人家砍的,所以,他小心的命令自己的直属部队先待机。

若长乐略有所悟的看着自己的剑刃,原来这种状态和次元斩一样,只能使用一击,一击不成的话就会立刻解除么?

“跟我走!”少女见拉不走若长乐,回过头来,冰蓝色的眸子发出无比认真的神色。

在帕尔萨人的营地,此时天空已经微微发暗了,营地里的帕尔萨士兵们都在忙活着做晚饭,他们其实也不明白为什么就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待上这么长的时间。但是既然是上面的命令,那就呆着好了,反正能歇一天是一天,谁也不会抢着去行军,毕竟追着前面人跑的同时还要一个劲的吃灰这种事情没有人会喜欢。

唯一清楚一切的只有伯特主教和若长乐。可这两个当事人一个阴沉着脸不言不语好似阎王,一个笑嘻嘻打着哈哈,其他人却都知道是个笑面虎。谁也不敢去问个清楚明白。

他刚回过头,就看到一条布匹砸了过来,还好若长乐反应快,一把将布匹抓在了手里,然后车上就传来的千代嗜怒的呵斥:“什么都没有!不许回头,认真赶车!”

“管他什么,你先放咱下来!都禁魔了,你的术式怎么还不消失!”

“我对帕尔萨风俗不感兴趣,但对于魔剑城来说,我是所有子民最坚实的靠山。既然我的女仆在外惹事了,怎么可能用你们的方式去处理呢?”

龙眼女仆也不敢多做停留,赶紧离开这个杀气四溢的地方。身后的两人还在商议着什么,罗云安全通过之后,心里大大的出了一口气,不过想到马上将要去做的事情,她又忍不住有些提心吊胆。

“怜(len),我的名字。”意外的,这位也摆出了自己的立场,“这是我和他的事。”

可就是这样,名为莉莉娅的少女却不满的皱着娇小的鼻头,“都说了,若长乐哥,不要摆出那副傻傻的样子,好糗的!”

怪物?天哪,这已经不是怪物的等级了吧!五分钟之内六万奥加军加上一千帝龙军就这么被全部干掉了,甘现在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词来表达自己的现在的心情了。他现在唯一想知道的是那个叫做若长乐的男人身边还有多少人是这种毁天灭地的怪物。

“因为我在跟着修之前就已经一无所有了啊!”

“嗯?”低着头忙活的武士少女手上麻利的搭建着火堆,把它搭成一个圆锥状的结构

就在这么一群乌合之众快要失去耐心的时候,目标终于来了。哒哒的马蹄声在黑夜中传得很远很远。

实际上若长乐现在的处境非常糟糕。

希亚用力把压在自己身上的这个家伙给推开,抓好手上的魔杖。怎么说自己都是贝尔萨斯魔道学院的学生,不可能输给来砸场子的三教九流的。但是当那个皮靴出现在这个房间的时候,她整个心都凉掉了,她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这个熟悉的面孔,魔杖不自觉的就从手心滑落下去。而魔杖落地了,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至于若长乐,他现在已经是‘面目皆赤’了,在露西亚和虎千代看不到的角度,若长乐的眼神在迷茫、清醒和疯狂之间不断的转换,握着少女肩头的手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将指甲陷阱了她娇嫩的皮肤中。

“原来殿下的坐骑是古龙种,真不愧是我千龙崖的最年轻的龙骑将。”听到古龙这两个字,中年将军赶忙调低了音调。

“威士忌。”

“西索伍长!”再次冲进来的是一位看起来大约二十来岁的青年,他黑底青纹的肩章表明了他也是一名伍长。只是当天看到屋里的景象时整个人都忍不住吐了出来。

为了以示诚意,不林丹家将有名的神泪露西亚嫁给他做妻子,如此的幸运让埃尼斯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

“若长乐,你跟我过来。”说完她转身往自己的营帐走去。

被丢出去的克劳迪娅以不知道自己在空中翻了多少个跟头,才以一个非常狼狈的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着地。

“因为千代已经叫我夫君了,我怎么能不负责。”这就是一把剑逻辑。

算了,她们谁来讨好我,我就帮谁吧!莉莉娅下了这么个决定后暂时就把这个念头搁在了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