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9章:命不太好的样子

小说: 妈咪太小,总裁太霸道 作者: 爱吃肉的狐狸 更新时间:2019-07-12 02:17:22 字数:2268 阅读进度:398/408

第399章:命不太好的样子

“哪有,你都在逗我,当时如果不是你帮我修改,我哪有这个成绩。所以,我听公司安排。”

“你要开新的?”

“嗯,我有个构思,本来想着第一本连载完了再说!不过既然现在要开,提前也没什么的。反正更新不是每天要求的。”

“那好,就这么说定了。等下我跟张姐说。反正你现在在帝都,有什么可以随时见面沟通。”

“好。到时候我画了开头就发给你看。”

“行啊!”乔以沫同意。

下班乔以沫一个人回到家,就看到墨羽怀正坐在外面的休闲椅上看书。

穿着黑色西裤,白色的衬衫,成熟稳重的气质,怎么看都是一副迷人眼的高级画作。

乔以沫悄悄地放下包包,拿出里面的笔和纸,就对着远处的人画着。

墨羽怀看得专心,并不知道有人在画他。

“爸爸?”

墨羽怀愣了下,回头,看着乔以沫偷偷靠近的俏皮模样,笑着刮了下她鼻子,“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因为家里有受伤的爸爸,所以提早回来看你在家有没有乖乖的。”乔以沫笑。“我给你看样东西。”

“什么?”

乔以沫将一张纸递到墨羽怀的面前,“看,这是谁?”

墨羽怀的视线落在纸张上,不由眸光波动。他岂会不知道这是谁,只是没想到会被画了下来,还这么传神。

内心顿时像被沁入甘甜的滋味,眼神温柔下来,怎么都移不开。

乔以沫见墨羽怀看着画像不动,问,“画的怎么样?”

“很好。我喜欢。”墨羽怀回神,将纸直接夹在了书里。

“不用这么收着,你要喜欢,我可以天天给你画。”乔以沫见他小心翼翼的样子,有些想笑。

“这是你第一次给我画,意义不一样。”

乔以沫想,男人的行为真的是很奇怪。

那时候给墨君凌画,也是收起来的,后来给墨慎九画,也拿走了,现在墨羽怀也是如此。

帮他们画,有这么感动么?

“以沫。”

“嗯?”

“你在公司也是可以画画的,怎么不画?”

“我还是再锻炼锻炼吧!你那是没看见我们公司的大神,比我牛逼多了。我才刚进公司,要画也晚点再说。我可以自己在私下里画着玩玩嘛!”

墨羽怀笑,“对,可以多练练,不过我觉得你可以先画着自己传到软件上,不管好坏,别人的意见对自己总是有利的。”

乔以沫就像是被点醒了一样,“我怎么没想到?哎呀,我太笨了!我可以传微博上去嘛!”

“你不笨,我的女儿自然不会差。”

“你这是在夸你,还是在夸我?”乔以沫笑呵呵地问。

“都夸。”

乔以沫真的觉得这是个好办法。

传到微博上去,也没有人知道她是谁,别人看了还可以给她留言评论。但是她该画什么呢?想想都有点小兴奋。

然后兴奋过头,早晨差点迟到了。

还是被墨羽怀叫醒的。

墨羽怀把她叫醒后,收拾床边散落的纸张,乔以沫都不好意思。

“早知道你晚上不睡觉在弄这个,我就不跟你说了。”墨羽怀心疼地看着她。

“别啊,我不是弄这个,我是兴奋地睡不着才弄这个。”乔以沫委屈。

“还不是一样?”

乔以沫鼓着脸说,“你是我亲爸,你就得这么惯着我。”

墨羽怀被她的模样逗笑,很是无奈。

对她,他就是没法生气。

上前摸了摸她的脑袋,“洗漱完下楼吃早餐,我在下面等你。”

“好的爸爸。”乔以沫应。

待墨羽怀出去后,乔以沫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愣是给抓出鸡窝的模样来。

真是兴奋过头了!

乔以沫本来想着墨羽怀手受伤就不去墨宫了。

事实上她本来就不想去墨宫的,哪怕是墨慎九可能不在墨宫,天天日理万机。

但作为墨慎九的地盘,她还是不太想踏入的,不踏入吧,一,她惶恐;二,她想念她的小团子。

但这个星期乔以沫就打算不过去,等星期一的时候直接去学校找他。

在公司门口,车子停下来。

保安扶着小家伙下车。

这小家伙不是别人,正是墨麟夜。

“少爷,您要找谁,我们帮你去问。”

“不用,我自己去。还有,你们离我距离远一些,在乔乔工作的地方还是低调点,不要给她惹事的好。”墨麟夜对保镖摆摆手。

保镖怎么会离他远一些呢?万一有什么事,就算他们有十颗脑袋都不够赔的啊!只能象征性地往后退了两步。

财爷靠在保安厅抽烟,领导不在,赶紧吸两口。

然后就看到一个小鬼头西装板正地走了进来,帅气的小酷脸难掩尊贵的气息。

身后不远处还跟着两个黑衣黑裤的保镖。

看着小鬼走到他的面前,仰着脸蛋,“这位叔叔,我想找乔以沫,能进去么?”

财爷食指拇指将烟给灭掉,扔了,看着他,“你找乔以沫?你是她什么人啊?”其实不问,财爷也看得出来这是谁的种,完全是缩小版的墨慎九。

墨麟夜却不觉得会有人知道他是谁。

而且他来找乔乔总要有个名分。

比如乔乔去学校找他,那也是说他的妈咪的,同学老师都知道乔乔是他的妈咪了。

所以,他不就是乔乔的儿子么?

“我是她的儿子,乔以沫是我妈咪。”

“……”财爷瞪着看他,差点被他震得要把眼罩给扯下来看个清楚了。“你说你是谁?”

墨麟夜微微皱着他的眉头,摇头小声嘀咕,“没想到眼睛瞎了一个,连耳朵都不好使。这个命太不好了。”

“……”哪来的小鬼!跟墨慎九一样的讨厌!财爷咬了咬后槽牙,“乔以沫都没有结婚,哪里来的孩子?”看不出来这小鬼头挺会忽悠人的,不知道还不被他给忽悠去啊!

“未婚先孕啊。”墨麟夜想,这人看来智商也不行,这点都想不到么?

“……”财爷再次对着小孩刮目相看,连未婚先孕都知道!真是什么样的人生什么样的儿子!“不准进去,就在这里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