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2章 绵入笙心6

小说: 你从时光中走来 作者: 半支烟头 更新时间:2019-07-12 02:12:43 字数:2285 阅读进度:402/411

“没关系。”叶佳禾没说什么,“你先忙你的,工作比较重要。”

“我送你到地铁口。”齐邵阳有些坚持。

叶佳禾倒是笑着摇头:“不用了,就在前面,五分钟的路,我走过去就好了。何况,你送我过去,那地方调头不方便的,你要绕很远,我没那么矫情的。”

齐邵阳了解叶佳禾的脾气,最终,他没说什么,在路边停好车,把叶佳禾放了下来。

叶佳禾看着齐邵阳的车子离开,才朝着地铁口走去。

走了没两步,忽然,豆大的雨就这么倒了下来。

叶佳禾拧眉。

北浔很少下雨,特备在快入秋的时候,但要真的下雨的时候,就毫无预兆的,就好比现在。

而叶佳禾两手空空,和纪一笹吵完架,走的匆忙,连伞都没带。

她看着地铁口,想奔跑过去,结果,雨势瞬间变大,最终逼着叶佳禾,就只能朝着便利店的屋檐下躲雨。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黑色的宾利停在了叶佳禾的面前。

刺眼的灯,看的叶佳禾微微拧眉,但就算晃眼,叶佳禾也在第一时间就认出了开车的人,那是纪一笹。

她没说话。

纪一笹降低车窗,就这么透着细密的雨,看着站在街边的叶佳禾。

谁都没主动。

叶佳禾知道,纪一笹再等自己主动上车。

今天她做的事,说的话,已经超出了纪一笹可以容忍的范围。可偏偏,就算如此,纪一笹还是给了自己台阶。

她只要上了车,顺着纪一笹给的台阶,老老实实的认错,叫一声二叔,这件事就会过去了。

但叶佳禾却不想这么做。

她站在屋檐下,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无动于衷的站着。

纪一笹也不催促,很淡漠的把自己的视线收了回来,黑色的宾利重新驱车离开。

而后,叶佳禾才抬眼。

这次,大概是真的把纪一笹给惹火了。

……

——

晚上11点。

叶佳禾打开自己公寓的门,换了脱鞋,正打算把伞放到外面的阳台时,叶佳禾惊愕了。

她看见纪一笹从小乙的房间里走了出来。

房间的门被轻声的关上。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叶佳禾差点尖叫出声。

纪一笹倒是淡定的看着叶佳禾:“你是打算把小乙吵醒吗?”

老公寓的隔音很差,叶佳禾当然也知道这点,瞬间,她的音量降低了下来,但是叶佳禾并没打算这样让纪一笹忽悠过去:“你怎么进来的!”

“小乙开门的。”纪一笹说的直接。

没等叶佳禾开口,纪一笹嘲讽的笑了笑:“这个孩子,若不是当时你身体不适合打胎,你恐怕都不会生下来吧。”

叶佳禾简直不敢相信纪一笹说了什么。

“叶佳禾,不用反驳。”纪一笹已经站在叶佳禾的面前,“你要真的在意小乙,你会丢下小乙和男人约会吗?小乙对你而言算什么?一个累赘吗?”

“纪一笹,你太过分了。”叶佳禾第一次连名带姓的叫着纪一笹。

几乎也在话音落下的下一秒,叶佳禾的手就已经狠狠的抽了纪一笹一个耳光。

纪一笹被打的猝不及防的,头微微一侧,脸色也跟着阴沉了下来。

叶佳禾喘着气,也有些惊愕自己的动作,再看着纪一笹的眼神,她真的觉得,纪一笹会把自己给当场弄死。

但叶佳禾却没任何退让的痕迹:“这里是我家,我不欢迎你。”

纪一笹一瞬不瞬的看着叶佳禾:“叶家这么多年,就是这样教你用这种态度对待长辈的?”

“也没长辈像您这样,处心积虑的破坏我的约会,肆意妄为的进入我的私人领地。”叶佳禾尖牙利齿的反驳,再重重的叫了声,“二叔。”

“齐邵阳不适合你。”纪一笹面无表情的说着。

“呵呵——”叶佳禾倒是意外的笑了,“邵阳不适合我,难道二叔适合我吗?”

“你……”纪一笹一时无语。

叶佳禾就好似顽劣的少女,忽然主动贴近了纪一笹,纪一笹不动声色,而叶佳禾的手却忽然主动缠上了纪一笹精瘦的腰身。

“做什么?”纪一笹拧眉。

“二叔。”叶佳禾的声音忽然变得软绵起来,“你这样的行为,会让我觉得,你对我有意思,你想上我。”

一边说,叶佳禾一边踮起脚尖,看起来媚态横生的小脸,眉眼里尽是风情辗转。

但她却很清楚,内心的紧张和惶恐,是怎么都没办法抵挡的。

偏偏,站在叶佳禾面前的纪一笹,纹丝不动,甚至看着自己的眼神,都充满了冷意。

“二叔——”叶佳禾清清淡淡的叫着,搂着他腰身的手没松开,“您才回来接管纪氏,注意自己的风评才是。要和小侄女牵扯不清了,那可不好。”

那声调有些微微的嘲讽:“何况,我已经成年了,今年24岁了。也不是你记忆里,需要监护人的小丫头。”

“然后呢?”纪一笹阴沉的问着。

“然后?”叶佳禾笑。

纪一笹的眼神变得讳莫如深,那眸底的光越来越沉。

记忆中的小丫头已经完全变样了,不再是那个扎着马尾辫,在自己唯唯诺诺的模样,变得自信,变得张扬——

甚至,彻彻底底的无法掌控了。

就在纪一笹沉思的时候,叶佳禾忽然垫脚,猝不及防的吻上了纪一笹的薄唇。

冰冰凉凉的,就如同这个人一样,没什么温度,冷酷无情的可怕。

纪一笹眉头一拧,无动于衷的站着,把自己的情绪藏的很好。

而叶佳禾却已经松开了纪一笹,很适当的拉开了距离。

她没再看着人,低着眉眼,淡漠的说着:“然后,我也会找不同的男人交往,总有适合自己的人,我也会有生理需求,就像之前那样,吻任何一个我想吻的男人。”

这些话,叶佳禾说的完全不负责任。

她顿了顿:“北洵城想和二叔沾染上关系的人何其多,想攀着纪家的人何其多,但这些人理,绝对没有我叶佳禾。”

纪一笹抄在裤袋里的手紧了紧,身上的戾气显而易见,眸光越发的阴鸷。

叶佳禾退到一旁,打开公寓的门:“二叔,请回吧。”

忽然——

叶佳禾惊呼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