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3章 柜子重要还是我重要?

小说: 权门小老婆 作者: 雅月 更新时间:2019-06-12 13:36:46 字数:2388 阅读进度:373/412

晚上十点钟,这是医大寝室熄灯的时间。

外面溜达的人渐渐少了,宿舍里也都熄灯了,伍昕蕊,关清晗和季荛去三楼同学的寝室打牌,要一个小时以后才回来。

林楚楚小心翼翼的将门反锁,才把衣柜的门打开。

池荆寒那一张俊美不凡的脸,在柜子深处的黑暗中,棱角凌厉,双眸敛着危险的气息,像是一头被禁锢的凶兽,等待爆发。

“你还不出来?准备在这过夜啊?”林楚楚不去看他的脸,故意没好气的说。

池荆寒艰难的动了动胳膊,沉声道:“我动不了了,过来扶我。”

林楚楚睨着他:“真的假的?才这么一会儿,你就站不起来了啊?”

池荆寒太腹黑,林楚楚总觉得他现在看她的眼神有阴谋。

“我数到三,你不过来,明天一早,你就得申请换柜子了。”池荆寒脸色肃冷,让整个宿舍的温度都跟着降低了不少。

林楚楚就穿着件稍厚一点的家居服,阴森森的冷意顺着她的裤脚钻到了她的骨头缝里,让她忍不住抖了抖。

“你先别乱动,我扶你就是了。”林楚楚走上前,做了个前弓步,一手扶着他,一手按着衣柜的门。

她这样做一是怕柜门会被他生掰下来,二是看着不妙,方便逃跑。

池荆寒并没有采取什么攻势,他是真的卡在衣柜里出不来了。

而且被整整关了一个小时,对于身材高大的他来说,简直是种折磨,他那两条长腿都要没知觉了。

“你这是什么鬼姿势?过来一点!”池荆寒不耐烦的吐槽道。

她又往前挪了挪,池荆寒的大手落在了她肩上,用力撑着。

他双脚出来了,落了地,可上身还是出不来。

两条腿一碰到地面,那种麻酥酥的酸涩感瞬间贯穿全身,池荆寒感觉自己恐怕真的要残废了。

林楚楚看他确实是卡住了,也有点惭愧,当时季荛和伍昕蕊就在门外,她也是太着急了,硬把池荆寒塞了进去。

“你等等,别把我柜子门撑坏了,你侧着点身子,我拉你出来。”林楚楚也顾不上什么防御姿势了,她走到池荆寒面前,架着他的半边肩膀。

此时这个姿势,池荆寒比她矮了半头,那黑漆漆毛茸茸的头发扎着她的下巴,有点痒痒的。

林楚楚腾出一只手来,按着他的头发。

头发被按扁的池荆寒郁闷的抬起头:“够了吧你,到底是柜子重要还是我重要?不要趁机报复,懂么?”

林楚楚低头看了一眼他,尽管他的眼神还是很凶,但样子实在是呆萌。

她偷偷的扯了扯嘴角,忍住笑,好不容易帮他出来了。

池荆寒站在宿舍中央,痛苦的活动着他宽大的骨架,黑色外套上不知道从哪蹭了点灰。

林楚楚好心的帮他拍了一下,他忽然回过头,一手抓着她的手腕,一手挽住了她的腰,冷冽又暗黑的气息将她笼罩起来,一双滚烫的唇擒住了她因惊愕微张,还没有喊出声的嘴。

“唔……”

林楚楚惊讶的大睁着眼睛,飞快的往后退了一步,全身都在用力挣扎,却没办法从他怀里挣脱。

他这一招用上擒拿术,柔术等技巧,将她的力量化解的彻底。

林楚楚感觉到他还用上了武力技能,恼火的皱紧了眉心,她就想问问:对付我一个小女子用上这么多技能,池先生,你好意思的么?

回答她得是池荆寒迷离半眯着的黑眸,像是一头大型猫科动物,眼底闪烁着餍足的笑意。

他将她的手腕折到身后,两人的身体更加贴近。

她没有穿衣内,只隔着他的衬衫与她的家居服的厚度,两具身体似乎都能感受彼此的温度和越发强烈的心跳。

这样敏感的接触让这头凶兽变得兴奋,狂躁,他的吻也变得越发具有攻击性,霸道的掠夺着林楚楚残存的理智。

白天时中的药,被冷水压下去的悸动正在一点点的重新生根发芽,林楚楚的呼吸变得急促,在他给予的少量空间中找寻着救命的氧气。

就在她心猿意马,意乱情迷时,池荆寒停下了攻势,放开了她。

看着她发红的脸颊,朦胧的杏眸,微肿的唇,他的嘴角扬起一抹邪佞的弧度。

“今天的事,怪我,我可能还落下了什么细节没有查清楚,再给我点时间,离婚的事,不许你再提,你的心没你想的那么硬。”

池荆寒的大手捏了捏她的脸颊,又缓缓向下,指了一下她的心脏。

一双好看的剑眉微微一挑,他低头看向指尖,这才真实的感觉到林楚楚没穿……

“轰”的一下,林楚楚的脸变得更红,池荆寒的心也变得更乱。

男人在这种时刻,往往比女人更容易失控,天知道他是费了多大心力才推开了林楚楚。

因为这里不行,他也不能趁着林楚楚跟他吵架,闹情绪的时候把她给吃了。

可这个……误会,真的是太不是时候,他的眸又是一暗,喉结不安的滚动着。

这时候林楚楚总算是理智了一把,狠狠的将他推开:“放手!你混蛋!”

池荆寒把还有点发麻的大手藏到了身后,这一声“混蛋”他认了,确实有点混。

林楚楚背过身去,一想到他今天和苏沫沁在一起,又抱过别的女人,然后晚上又对她……

她就整个人都不好了。

更让她郁闷的是,她为什么就控制不了自己?

他的那张脸,那点温柔,就那么让她舍不下么?

“咔。”外面传来推门的声音,但林楚把门反锁了,所以那人推不开。

“谁?”林楚楚紧张地问。

门外的伍昕蕊回答:“是我啊小楚楚,季荛有点不舒服,我们就一起回来了。”

“知道了,我就来开门,等一下啊。”

林楚楚看向池荆寒,刻意的摆出一副冷漠又疏离的样子,顺便想说一句:离不离婚你说了不算,你现在可以滚了。

可一迎上池荆寒那双深邃的眸子,她却怎么都说不出口。

憋了半天,只说了句:“你快走吧。”

池荆寒没有着急跳窗走,而是大步走向了宿舍门那边。

林楚楚吓了一跳,以为他要从门走,赶紧去拉住他。

可还是晚了一步,他那两条长腿太有优势,大步走的时候,一步都快赶上林楚楚两步了,他率先到达了门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