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四章 镉中毒与尿毒症

小说: 山村小神医(无语的豆) 作者: 无语的豆 更新时间:2018-08-17 14:46:38 字数:2255 阅读进度:599/938

米贵仁和刘芸对视了一眼,都感到很无奈。眼

前这人,是出云制药厂招聘到的第一批工人之一。

这家伙前天休息,感觉身体不太舒服,跑到医院去检查了一下,结果发现,他竟然患上了尿毒症。

这种病对于普通农民来说,基本上可以算是绝症了。于

是那人就疯了一般,拼命地追问医生,他为什么会得上这种病。

医生被缠得没办法,最后只能说,这种病跟环境有很大的关系,让他找找身边的工作环境生活环境有没有什么问题。

于是那家伙就如同得了鸡毛令箭一般,跑到厂里来闹,非说他的病是因为厂里的工作环境才导致的。

这显然是无稽之谈。

出云制药厂一共才开始生产几天?要是这么快就能让人得上尿毒症,那就不是制药厂,而是制毒厂了!

于是米贵仁和刘芸商量了一下,觉得厂里可以出于人道主义精神,给个一两万作为慰问,但是绝不可能包下全部的医疗以及后续费用。

但是那个家伙似乎很有闹腾的经验,他并没有自己一个人对抗整个厂子。他

直接在工人们中间宣传起了他的那套理论,他声称,在出云制药厂工作,得尿毒症的可能性很大,他自己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工

人们本来就没什么主见,被他这么一忽悠,都有些半信半不信了,想要厂里个大家一个说法。

于是,那家伙借着工人们的势,狮子大开口,跟工厂提出了许多不合理的要求。现

在,就是他在和工厂对峙的情形,其余的工人们也都非常关心这件事,都跑了过来,赶都赶不走。

米贵仁已经做出了妥协让步,愿意承担全部医疗费用。

但是那家伙还不满足,还想要获取更多的利益。“

吴立辉,你不要太过分,你才到厂里上了几天班?你的病怎么可能是因为厂里的环境而导致的呢?”刘芸生气地喝道。

“刘总,话可不能这么说啊!”吴立辉的一双小眼睛在刘芸美好的身材上来回乱窜。“

厂里的环境到底有没有问题,那可不是我说了算的,也不是你们说了算的,而是要你们带着大家一起去大医院检查一番才能够确定的!”

刘芸和米贵仁都十分无奈。如

果是赔钱的话,对于现在这么有钱的出云制药厂来说,根本就不是问题。但

是吴立辉的要求明显会耽误制药厂大量的时间。

所有员工都去做一个全方位体检的话,至少要花掉一周左右的时间。出

云口服液现在市场需求那么大,他们就算是加班加点干都供不应求,又怎么可能让工人们都去体检呢?吴

立辉也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才会以此为要挟,想要逼厂方就范。“

条件一切都好说,现在关键是不要耽误生产。”米贵仁打着圆场,“老吴,这样,你先跟我们到办公室去,到了那里慢慢谈,怎么样?”“

那不行,要谈就要在这里谈,让所有工友们都能听得清清楚楚!”吴立辉得意地喊道。他

的底牌就是周围这些被他给煽动起来的工人们,他又怎么可能放弃自己的底牌,跟到别人的主场去谈判呢?

“是啊,就在这谈吧,我们也很想要知道结果!”

“毕竟这是和我们都有关系的事情,我们也要参与进来!”

“我看厂里就是不想给我们做体检,才会推三阻四的!”周

围的工人们似乎有些失去耐心了,不少人的声音都大了起来。陆

凡已经基本上完全弄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从柱子上跳了下来,朝着人群走了过去。

“麻烦让让,我先进去。”他

挤进了人群,然后很快通过了人堆,来到了人群的最里面。“

是陆总,陆总回来了!”

对于他的突然出现,刘芸米贵仁等人自然是异常惊喜,但是工人们却都有些惊惧。出

云制药厂的工人们全都不是出云村人,但是他们多多少少也都听说过有关陆凡的传说。

不少人都知道,这个年轻人刚从监狱里回来,不到半年的时间,就已经把出云村的天都给换了,手段不可谓不厉害。

而且这个厂子,也是陆凡一手创办的,他才是最有发言权的人。

吴立辉看到陆凡来了,脸上闪过了一丝慌乱。不

过他很快就调整好心态,表情又恢复如初,依然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吴师傅是吧,我是个大夫,能不能让我瞧瞧你的病呢?”陆凡站在吴文辉的面前问道。

“不,我不让你看!”吴立辉使劲地摇着头。

“你是工厂的老板,当然会向着厂里了,就算你看出我的病来,也绝对不会说出来的!”

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拒绝了陆凡的要求再说。可

惜,从陆凡站到他面前的那一刻起,不管他是否同意,都已经不重要了。

只要距离不算太远,绝大多数病症陆凡都可以通过望气的手段来确诊。

在医术上,他确实已经达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

陆凡看出来,吴立辉确实是得了尿毒症,这一点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

是病症的来源,却是有问题的。“

吴师傅,你的尿毒症是因为镉中毒,而且已经中毒十多年了,跟我们厂可没有半点关系!”陆凡道。出

云制药厂只会生产一种产品,那就是出云口服液,还只生产了没几天,根本就跟镉没有半点关系。

所以,吴立辉的尿毒症绝对不可能是从出云制药厂得的。

不过有一点他说对了,镉中毒确实是跟环境有关系,厂里没问题,那么他的家里多半就是出了问题。

“你说我是镉中毒我就是镉中毒了?你这分明就是推脱责任!”吴立辉不满地大声叫嚷道。

就算他没有什么化学医疗知识,他也能猜出来,陆凡之所以会提镉中毒,肯定是因为镉中毒跟厂里没关系。

所以他必须坚决否认。“

吴立辉,我敢打包票,你的病绝对是从你家里得的,你敢不敢带着我到你家里去看看?”陆凡笑着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