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楚清婉的转变

小说: 天命凰女:权王的倾城王妃 作者: 慕歌 更新时间:2017-01-13 13:15:55 字数:3134 阅读进度:93/338

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模糊不清,只是掌心是温热的,那软糯的声音再次响起,带着一丝恐惧:“师父”

“仙儿,别怕别怕,我在,我在。”眼泪顺势而落,见她惊慌,连忙将她按在怀里。

那一刻,鲜血淋漓的心再次活了过来,无情紧紧的抱着怀中之人,不肯放手。

颤抖的双唇带着滚烫的泪水,摸索着寻找怀中的樱唇,她身体一僵,蓦的睁大双眸,丹凤眼之中,尽是惊恐!

可是,那强有力的手臂,却让她无法逃脱,下一秒便感觉到身体一凉,一个高大的身影欺身而上

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中,男人的低吼,女人的哭泣,交织在一起,满室旖旎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第二峰之时,无情赫然睁开了双眸,清冷的眸子中带着惊慌,不顾裸露的身体,在屋内寻找。

没有,没有!都没有!

他昨天依稀记得,仙儿回来了,他们灵肉合一,成为了夫妻,他在她的耳边低喃,求她别走,仙儿明明答应了的,可是,人呢?

抓着屏风的手猛的一顿,床榻上的那抹鲜血太过刺眼,散发着淡淡的腥气,脑海中那破碎的片段渐渐的交织在一起,那个人,是谁?

头疼欲裂,犹如被人拿着锤子重击般的疼痛,他很想那是一个梦,一个美好的梦,可是那鲜红的血液未免太过刺眼,让他不能忽视

那女子哭泣的声音还在耳边萦绕着,声音之中带着声声的绝望和悲戚,他不由懊恼,为何要因为院长的一席话就在心中荡起了涟漪,现在,要如何去寻找那人?

二峰虽然人不多,但是侍女却也是一部分的,到底,是谁

因要进幽冥禁地,凰楚早早的就起来了,昨夜和神识空间交谈了很久,也知道里面的东西,肯定不是什么善良之辈,所以,现在唯一要做的,便是锻炼小团子和狮虎兽!

小团子虽然是神兽,但是难免现在还在成长期,禁地之中的东西,听起来很是恐怖,如若被伤害,就是重创!

而锻炼狮虎兽的原因很单纯,就是丫的确是太肥了,万一那猛兽正是饥饿的时候,如何是好?

狮虎兽表示,你这是欺压人权,裸的看不起!

可是,却敢怒不敢言啊,只有将所有的愤怒,全部积攒到了那个未知的所谓高级猛兽身上,丫竟然敢在它面前自称是猛兽!咬死他!

可当狮虎兽看到那玩意的时候,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它能当做什么话都没有说过吗,能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吗?他们两个,简直不是一个档次啊,人家吼一声,他就吓趴了

为毛都是这些恐怖的东西,难道就没有一个正常的吗,这怎么玩,简直不够别人塞牙缝的!

凰楚看向那空荡荡的房间,里面没有一丝人的气息,微微叹息一声,帝黎,到底去了什么地方,为何已经两天的时间了,还是没有回来?难道是出了什么事情不成?

但是转念就将这个想法给屏蔽了,她真的是晕头了,他那么强大的人,怎么会有人能够伤了他?恐怕伤了他的人,现在早就尸骨无存了吧!

“凰楚,我能和你一起去幽冥地狱吗?”

正想着,便听到楚清婉声音之中带着一丝哽咽,诧异回头,不由挑眉,这艳阳高照的,她却穿着厚厚的长衣长袖,将整个身体包裹的非常严实,就连脖子,都被一条蓝色的纱巾紧紧围着。

而她的眼睛,红肿不已。

“你这是怎么了?有人欺负你?”

“没有没有,我只是想到你将自己前往幽冥禁地,可是我却帮不上什么忙,所以有些担忧”

她话语刚落,楚清婉便慌乱的回答道,眼神飘向别处,尽是慌张!

这里面!一定有事情!

凰楚当下心中便有了答案,可她不说,她自然不好问,声音微沉,看着她的眸光尽是打探:“清婉,如若有人欺负你,就告诉我。”

楚清婉苦笑摇头,眸中一闪而过的绝望,但却瞬间被掩藏,深呼了一口气,哽咽道:“没有啦,真的只是我担心你而已,你别想太多了。”

“恩。”凰楚没有再问下去,但是直觉告诉她,今日的楚清婉,太过哀伤,浑身充斥着绝望!

“清婉,不是我不愿意带着你去,而是就如我昨日说的一样,我尚都不能自保,如何会安全将你带出呢?”

“你可是楚家的嫡女,万千宠爱于一身,他们都不会希望你出什么事情,你现在呢,就只需要好好的跟着你师父好好研究医术即可。”

凰楚没有看到,在说到师父的时候,楚清婉身子踉跄晃动一下,紧紧的咬着下唇,眼泪在眼眶之中打转,唇齿之间,没有一丝红润!

努力的将眸中的泪水逼了回去,不让凰楚看到一丝异样,她抬起头,挤出一丝苍白的笑容,点头道:“恩,我知道的,他们对我的希冀不高,只是希望我能够安安稳稳度过一生,将来找寻一家好人家。”

“好人家?轩辕宸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凰楚的眼神带着揶揄,话语之中也尽是打趣道。

说到那个名字,楚清婉好不容易逼回去的眼泪,又差点呼之欲出,鼻尖尽是酸楚,悲戚的声音道:“他乃一国太子,将来会是帝皇,我又如何才能高攀,以往是我自不量力,如今,我只想要治病救人。”

凰楚脸上的笑意慢慢凝固,深深的看了一眼楚清婉,以往的她,每次说到这个话题,眸中带着的,只有希冀,绝对不会是这种绝望,到底是什么事情。让她到了这种地步?

“凰楚,你好好的照顾自己,我就回去了,我等着你的好消息。”

说罢,不等凰楚回答,转身便往外走去,一滴清泪顺势而落,在青石板上泛起涟漪,看着那滴清泪,凰楚久久未能回神。

“咦,她这是怎么了,以往见到我恨不得都要扑过来了,今日怎么没有任何反应啊,好像还是很伤心的样子。”

小团子不知何时已经立在了她的肩膀上,疑惑的语气让凰楚的心更沉了。

就连小团子都能够发现这么明显的变化,到底,她经历了什么?

“好了,她不说,我们也没有办法,你还是好好的去继续陪着狮虎兽玩吧,不准偷懒,我下去看看。”

小团子眸中尽是担忧,只当她是去安慰楚清婉,便也没有要跟着。

小团子其实还是很喜欢楚清婉的,每次有好东西,她总会第一个想到它,并且和她玩耍,还真的挺好玩!

凰楚匆忙下山,可却一路上没有看到楚清婉的身影,心被猛的提了上来,按照她的速度,不应该走这么快,除非是想要逃!

她没有多想,脚下生风般的朝下面跑去,心中一股不好的预感正在慢慢滋生

一峰脚下,楚清婉看着突然出现的几人,泪水挂在脸上,一脸的错愕。

“呦,这是刚从一峰下来啊,怎么,是不是凰楚已经死掉了,你为何这般伤心啊?”

楚婉如的语气不阴不阳,眸底带着发狂的嫉妒!

眸色一凛,楚清婉身形一闪,猛然靠近几分,眸底的一片冰冷,毒蛇一般的眼神让楚婉如不由倒退了两步,心扑腾扑腾跳个不停,这是怎么了,她怎么会被吓到?

那明明是她最为不屑的人!以往在家中,都是随意欺负的对象,今日,竟然被她给吓到!

“楚婉如,我警告你,如若不想死的话,还是管好你的嘴!”

“切,嘴长在我身上,你还能不让我不成,你那伤心的样子,明显的就好像死人了,难道还能怪我?”

楚婉如白了她一眼,压住心中的恐慌,开始缓缓道。

“婉如,好了,清婉,我姐姐现在怎么样,我还在担心她,你说,万一在幽冥禁地遇到什么东西,那就是没命的!”

凰轻羽呵斥了楚婉如的无理取闹,语气之中带着浓浓的担忧,对着她说道。

如若不知道她做的那些事情,楚清婉还真的会被她的外表给迷惑,真的会以为是心疼凰楚,可是,在知道了那么多的事情后,呵呵

“凰轻羽,你现在是不是巴不得凰楚死掉呢,是不是觉得这样,就没有人和你争嫡女的位置了,你就可以流连在各种男人之中了?”

楚清婉带刺的话让凰轻羽脸色微白,旋即楚楚可怜的看着那一直静默不语之人

紧咬着下唇,仿佛受到了天大的委屈般:“你怎可这般说我,我和姐姐情同手足,我们一起长大,我自然是想要看到她平安无事,你怎可这般诬陷与我!”

“呵。”轻蔑笑出了声音,那眸色之中尽是冰冷道:“凰轻羽,你的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真以为单凭你三言两语,就能够抹掉你做的那些恶心的事情吗?”

“楚清婉!你大胆!”

轩辕墨终于听不下去了,声音陡然提高了几个音调,冰冷无比!

正当楚清婉想要反驳之时,却看到一抹玄青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