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4章 告状

小说: 我的绝色美女老婆(红途1) 作者: 红途1 更新时间:2019-06-12 13:40:45 字数:4282 阅读进度:1424/1436

叶兴盛原以为罗芊虹可能会生气,指不定还会踢他一脚,于是他做好了防备。

却见罗芊虹无动于衷,她从包里摸出指甲油,一边涂着指甲,一边斜眼看着叶兴盛:“你真的想给我侍寝?”

“当然真的!我刚才不是说了吗,你就像女王,给女王侍寝,这是应该的!”

“可是,你不是成家了吗?难道你不怕你老婆揍你?”

罗芊虹一提章子梅,叶兴盛就愣住了,给罗芊虹侍寝只是开玩笑,他那么爱章子梅,怎么可能做出对不起章子梅的事?

心里是这么想,叶兴盛嘴上哪里肯服软?便说:“不怕呀,我妻子很开明的!你是女王,我给女王侍寝是一种荣耀,我老婆肯定也会支持我的!”

罗芊虹伸手捏了捏叶兴盛的下巴:“叶兴盛,你这张嘴啊,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你这么会说甜言蜜语,到底捕获了多少少女的芳心呀?!”

叶兴盛抬头看罗芊虹,两人的目光相遇,罗芊虹的目光像刚才那样忽闪忽闪的,让叶兴盛猜不透她的心思。

“罗主任,你死活不同意我给你侍寝,要不你给我侍寝得了,我绝对不会反对的!”

“你滚!”罗芊虹丢给叶兴盛一个白眼:“你少给我说甜言蜜语!”抬手看了看时间,将叶兴盛的手拿开,不让他给她做足底按摩!

叶兴盛有些惊讶和不解,他才给罗芊虹没做多久足底按摩,罗芊虹怎么就停止了?“罗主任这是怎么了?难道我的足底按摩做的不够好?”

“那倒不是!你的足底按摩做得特别好!只不过,这会儿,我觉得你应该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更重要的事情?”叶兴盛皱了皱眉头,却想不出,他这会儿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做。“什么重要的事情?”

“你真不知道,还是故意装傻?”

“我真不知道!罗主任,你别让我猜谜行不?我这一天天都忙的,脑子都不好使了。”

罗芊虹仔细看叶兴盛的眼睛,见他眼里流露出的目光很真诚,不像是撒谎,于是说:“你知道的,我姐姐刚才去见一名重要的客人。我听说,那名重要的客人很会喝酒,许小娇姐见完客人之后肯定要跟客人吃饭的,我担心那人会揪住许小娇姐不放,许小娇姐酒量不行,这会儿快要到饭点了,如果你真的是我姐姐的好朋友的话,你应该先去‘救驾’,你说,我说的对吗?”

叶兴盛心里暗暗佩服罗芊虹,女人就是女人,心这么细,许许小娇刚才出去见重要的客人的时候,他压根儿就没想到这一点。

许小娇的饭局定在中亭饭店,这是天元市最高档的饭店之一,经营的是东北菜,因为这次前来天元市调研的官员是东北人。

叶兴盛出发之前给许小娇打了个电话,想过去“救驾”,许小娇并没有意见,她提醒叶兴盛,没有一个好的借口就这么过去,有点冒昧。

这个问题难不倒叶兴盛,在天元市工作已经有一段时间,叶兴盛已渐渐在天元市拉起了自己的关系网,在政商两界都有不少好朋友。

有一个商人朋友也是开饭店的,他开的饭店有一个招牌菜叫做焖山鸡,所用的山鸡是在他开台一个农场里野生放养长大,味道比普通家养的鸡好很多。

平日里,叶兴盛有接待任务都把朋友往那家饭店带。

甚至,市政府很多接待任务,叶兴盛都跟市政府办公厅厅务处处长孙煜志打招呼,让孙煜志客人往那家饭店带

和罗芊虹分别后,叶兴盛给那朋友打了个电话,让那朋友准备了一道焖山鸡,并且立马给他送过来。

叶兴盛拎着这道菜见到许小娇他们之后,他的借口便是让那名京官品尝一下天元市的野生山鸡。

叶兴盛的理由冠冕堂皇,而且他还是副市长,那名京官起初并不起疑心,直到饭局开始之后,叶兴盛频频为许小娇挡酒,那京官才明白过来,叶兴盛这是特意前来“救驾”。

那名京官虽然心有不满,却不能够把叶兴盛怎么样,毕竟这里是天元市,是叶兴盛他们的地盘,人家是主人,他是客人,客人怎么好意思翻脸,跟主人闹别扭?

这点跟叶兴盛当初在南林市考察不一样!

当初在南林市市,他和许小娇是客人,而南林市市政府的领导是主人,当时南林市市长不让他为许小娇挡酒,他压根儿就没办法。

现在在这里显然不一样,在天元市,他们是主人,在南林市没有成功为许小娇挡酒,叶兴盛已经满心懊悔,这次,无论如何都不能够让许小娇被人灌醉。

于是,在饭局开始后,叶兴盛找各种理由替许小娇挡酒。

那名京官见无法将许小娇给灌醉,于是将怒火撒到叶兴盛身上,跟叶兴盛一杯接一杯地喝酒。

叶兴盛的酒量是很不错,但是这名京官的酒量也不含糊,一番较量下来,那名京官略占上风,将叶兴盛给喝趴下去。

事实上,如果叶兴盛硬扛下去,也不一定会输给那名京官。他说是输给了那名京官,多少有些放水的意思。

也就是说,他并不是真的完全醉了,而是半醉后故意装深醉,他的目的就是给那名京官一个面子。

不然的话,人家远道而来,来到天元市调研,而且级别又蛮高的,他要是将对方给喝趴下去,对方面子上挂不住。一旦把对方给惹毛了,场面不好收拾,这对天元市很不利!

于是,在还有一些意识的时候,叶兴盛故意趴在桌子上,装作深醉不醒的样子。

叶兴盛深醉不醒,那名京官也口齿不清,许小娇只好宣布饭局结束,她在饭店附近的一家酒店开了个房间,派人将叶兴盛弄到那家酒店客房。

许小娇下午没有什么重要的工作安排,她亲自拿冷毛巾给叶兴盛做冷敷,还不停地倒水给叶兴盛喝,帮叶兴盛醒酒。

下午3点多的时候,叶兴盛醉酒的症状减轻了许多,睁开眼,见许小娇正坐在床边,满眼关切地看着他。

叶兴盛心头一热,向许小娇道歉,他没有把酒喝好,被人给喝趴,丢了许小娇的脸。

许小娇微微一笑说:“你要是把酒喝好,我才不高兴呢。人家可是从京城下来的京官,你把人家喝趴了,人家没面子,一旦在调研报告当中说几句咱们天元市不好的话,对咱们很不利!”

叶兴盛心里暗笑,没想到许小娇和他想到一块儿去了,今天中午的饭局,他可是有意装作深醉,输给对方的,目的就是给对方面子。

叶兴盛从床上爬起来看了看手表,见时间已经过了下午上班的时间,便朝许小娇投去感激的目光:“许市长,我已经没事儿了,你赶紧去上班吧,你可是市长,平时很忙的,可别耽误了工作!”

下午虽然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工作安排,但是琐事不少。见叶兴盛已经酒醒,许小娇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她点了点头:“行,那我就去上班了,你自己再待一会儿,如果没什么事儿的话就回去吧,开房的钱我已经给你结账了。”

说完,许小娇转身就走,才迈开脚步,她突然想起了什么,又回过身说:“对了,今天和咱们吃饭的那名重要客人给我送了一点礼物,我用不着,全给你吧。”

“什么礼物?”身为副市长,叶兴盛平时也有很多人向他送礼,过于贵重的礼物,叶兴盛一般是不会收的,他收的都是一些不值多少钱的小礼物。

倒不是贪图这些小礼物,而是出于给对方面子。官场是个大染缸,如果太过于古板,不懂得变通,那也是不行的。

打个比方,有时候下属会送一些小礼物,如果不收,下属可能以为他对对方有什么意见。长期以往,误会越来越深,一旦下属对他有了偏见,工作上不配合他,他的工作将很难开展。

向来都是下级向上司送礼物,许小娇官比他大,是他的上司,她给他送礼物,他有点意外和受宠若惊。

“瞧你惊讶的!”许小娇冲叶兴盛笑了笑:“不是什么贵重的礼物,你别往心里去,要是贵重的礼物,我也不敢收,也不敢送给你的。”

许小娇所收的礼物是冬虫夏草,那名京官再到天元市之前,在别的地方调研过。那个地方的官员给他送了两盒冬虫夏草,他带着不方便,于是就借花献佛,献给许小娇。

这冬虫夏草可是真货,绝对不含糊。

不过,质量再怎么高,价格也不会高到哪里去。从价值上来说,这礼物充其量只能算是很一般的礼物。

收下礼物,叶兴盛以感激的目光看着许小娇:“娇,你送我礼物,我很感动,可是有件事儿,你能不能答应我?”

“有事儿你说!”许小娇拉过一把椅子,坐在床前,左腿盘在右腿上。

叶兴盛所说的事情就是,让许小娇答应他,不给副市长符兆亭面子,将符兆亭所打招呼的事儿全都给否决。

“娇,我不是故意跟他作对,而是怎么说呢?你知道的,不久前,我和妻子章子梅被人谋杀未遂,这件事对我来说至关重要。我想查出这件事的幕后指使,我怀疑幕后指使符兆亭,所以想对符兆亭采取引蛇出洞的方法。我就是故意要堵住他的路子,故意激怒他,只有这样他的真面目才会露出来的,他要是敢再对我下手,警察调查起来就容易多了!”

许小娇想到今天中午叶兴盛舍身“救驾”,心里非常感动,而且,打心里,她也觉得叶兴盛被人谋杀未遂,很可能是副市长符兆亭干的。

如果符兆亭真是幕后指使,那么,他就是一个坏人,她干嘛要帮坏人说话?

“好吧,我答应你!不过,我可提醒你,我不是天元市一把手,我只是二把手,在我上面还有一把手。符兆亭从我这里讨不到便宜,有可能去找市委书记关仕豪。关仕豪要是置之不理,那还没什么;关仕豪要是较劲儿起来,我和他的关系可能会很紧张的!”

“真是这样,那我岂不是给你带去麻烦?”叶兴盛以感激和微微担心的目光看着许小娇。

许小娇轻轻地叹息了一声,她起身走到窗户前,打开窗帘看了好一会儿外面城市的景色,才回到床前。

许小娇以暖暖的目光看着叶兴盛:“那又怎样?我站在你这边,并不是因为你是我的好朋友,而是,你所做的事情是正确的,代表的是正义。我只是选择站在正义这边!一句话,我所做的事情是正确的,因此我身正不怕影子斜!”

许小娇这句话倒是说得正义凛然,叶兴盛却感到很陌生。就许小娇这句话,好像许小娇没把他当成好朋友似的。

叶兴盛没说什么,他轻轻叹起了一声,将脸别过一边。

听到叶兴盛的叹息声,许小娇这才意识到她的话伤到叶兴盛的心了。不管怎么说,这个男人对她是一片真心和好心,她怎么能对他说这种见外的话呢?

心一软,许小娇把手伸过去,轻轻按着叶兴盛的脸颊,将他的头给转过来,笑眯眯地看着他:“这就伤心了?我说你能不能别这么脆弱和敏感?我刚才那句话是表明我个人的立场。打心里,你当然是我的好朋友,只要你所做的事情是正确的,我都会坚定地支持你,站在你这边!”

脸颊被许小娇白嫩的小手这么一按,叶兴盛感到很温暖,同时他还能够嗅到一阵淡淡的芳香!

叶兴盛按着许小娇的手微微一笑:“我说娇,你怎么这么了解我呢?我心里想什么你都知道?”

“这么说,你刚才真的伤心和难过?”许小娇丢过来一个瞧不起的眼神:“一个大男人的,你能不能别这么多愁善感?”

“娇,你说错了!男人是应该坚强不错,但是,男人也有脆弱的一面,尤其在感情方面。再怎么坚强的男人,遇到感情挫折的时候,都很脆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