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7章 初战告捷

小说: 我老婆是花木兰 作者: 最后的烟屁股 更新时间:2019-07-12 02:11:35 字数:3608 阅读进度:678/700

两军相距并不远,不到二十里,步六孤丽也一直派侦骑探子盯着乾军的一举一动,他很快收到消息,立即下令早已准备妥当的大军集结并摆开阵势迎击乾军。

步六孤丽主动发起进攻,他在排兵布阵之时先派出五千骑兵正面迎击乾军前部。

乾军前部是三千骑兵加五千步兵,骑兵在两翼,五千步兵在中间。

率五千骑兵来战的是步六孤丽的兄弟步六孤尼,他见乾军前部是有骑兵和步兵组成,当即分出三千骑兵进攻乾军前部左右两翼,以剩下两千骑兵直接冲击中间的五千乾军步兵。

乾军前部统领源贺当即下令分兵,以左右两翼三千骑兵迎击,挡住来自两翼的进攻,又见敌军两千骑兵正想中间五千步兵冲来,下令步兵停止前进,一千枪盾兵列于阵前紧密相连,其后是一千陌刀军,再后是三千步兵以弓弩阵迎战。

“弓弩准备——放箭——”吼声虽大,却被隆隆的马蹄声淹没,但这并无关系,乾军的传令并非是靠人吼,而是以旗号传令。

“嗖嗖嗖······”铺天盖地的步弓手把箭矢射了出去。

“律律律······”乌云盖顶般的箭矢射在正在冲来的敌军身上,战马中箭后栽倒在地上嘶叫,摔在地上的骑士脑袋都是懵的,半响都发不出声音,知道剧烈的疼痛传遍全身才本能的惨嚎起来。

箭矢连续不停的射出去,不停有敌军骑兵中箭倒下,只见正冲来的敌军骑兵成片成片摔倒,在地上掀起大量的灰尘。

骑兵冲击的速度很快,尽快付出了惨重的伤亡,但步六孤尼的骑兵还是冲到了长矛阵上,一根根斜插在地上的长矛折断了,也有一个个冲过来的骑兵被像糖葫芦一样串在长矛上。

事实证明:队形密集严整,并且军纪森严的步兵用长矛阵绝对可以挡住同等数量的轻骑兵正面冲击。

正面冲击之下,步六孤尼的骑兵被长矛阵挡住了,损失惨重之下,剩下的骑兵完全失去了速度被挡在了阵前。

“陌刀军,前进——”随着一声暴吼,一千陌刀军踩着整齐的步伐,双手端着陌刀踩着尸体和血水,越过长矛阵抵达了步六孤尼的骑兵面前。

“刺——”随着一声大吼,前排的陌刀军壮汉被陌刀猛的刺向对面的骑兵。

“噗嗤、噗嗤、噗嗤······”一个个步六孤尼手下的骑兵被刺落下马。

“劈——”又是一声大吼。

第二排的陌刀军壮汉连跨两步,把陌刀举过头顶劈下,对面骑兵连人带马被劈作两半。

明晃晃、又宽又厚又锋利的大陌刀带来的恐怖视野震撼力让步六孤尼手下的骑兵们人人都胆寒不已。

陌刀军如墙推进,所过之处只留下一具具敌人骑兵的尸体,在接连斩杀了六七百骑兵之后,陌刀军的威势和凶悍提升起来了,剩下的敌军骑兵们不但遭到陌刀军的屠杀,而且还有大量箭矢不停射来。

步六孤尼也顶不住了,冲击中路的两千骑兵此时已经剩下不到四百人,他哪里还有勇气继续打下去,一拨马头,大喝:“撤——”

剩下的骑兵们巴不得快些离开,一个个纷纷打马掉头往回跑,但在逃跑的过程中又遭到大量弓箭的射杀,能逃出弓箭射程范围的不足两百。

正在两翼与乾军骑兵纠缠的步六孤尼手下骑兵们见中路大旗正在往回撤退,两个领兵将军也不敢继续与乾军骑兵纠缠了,立即掉头就跑。

“给我杀!”源贺一举马槊向前一指,带头向溃兵追杀过去。

“杀啊——”无数喊杀声响起,一副追杀溃兵的场面出现了,前面步六孤尼带着手下只顾逃命,而后方源贺带着兵将们拼命追杀。

追不上的用弓箭射,追上的用刀砍、用矛刺,一个个溃兵被刺落下马,有的被射落下马。

“启禀王爷,五将军被乾军前部给击败了,五千兵马剩下不到两千!”一个战场外围观察兵飞速打马向步六孤丽报告。

“什么?”步六孤丽大吃一惊,立即问:“对方前部有多少人马?在交战之时是否有其他兵马助攻?”

“五将军只与乾军前部交锋,乾军前部有三千骑兵和五千步卒!”

步六孤丽皱起了眉头:“你详细说说整个交战过程!”

观察兵立即把交战过程详细说了一遍,刚说完,步六孤尼已带着残兵败将撤了回来,一边打马狂奔,一边大叫:“大哥,快救我!”

步六孤丽抬头一看,只见五弟带着的残兵败将身后跟着大量的乾军骑兵正在追杀,他立即下令,从大军本阵冲出数千人马前去接应。

正在带兵追杀的源贺看见步六孤丽的本阵冲出来大量兵马接近溃兵,知道再打下去也讨不到便宜了,立即带着兵将们打马撤回,吃了亏的步六孤丽下令停止追击,先稳住阵脚再说!

步六孤尼在步六孤丽面前勒马停下,气喘吁吁跳下来,却不想膝盖一软就扑倒在地上,他身上浑身浴血,背后盔甲上还插着一支箭矢。

步六孤丽立即把五弟搀扶起来大叫:“来人,去叫医官来!”

医官很快赶来给步六孤尼处理了伤口,幸亏箭矢在穿透了盔甲时受到了阻力,箭头刺入不深,只是皮肉轻伤,否则就凭箭矢射中的位置,只要再深一寸,他这条小命就保不住了。

“大哥,我给你丢人了,不但没有取胜,杀杀乾军的威风,还损兵折将,小弟实在惭愧!”步六孤尼又羞又愧的说。

步六孤丽问:“先不说这个,你给我说说对面乾军的战力,你是个什么感受?”

步六孤尼说:“很强,他们号令统一、令行禁止,进退有度、兵卒之间的配合很默契,这绝不是野路子出身能操练出来的,他们兵卒之间互相信任,生死相托,只怕我军多有不如!”

步六孤丽脸色一沉:“你是想说,如果正面交战,我军没有胜算?”

“不不,大哥,小弟不是这个意思,胜负并非由兵卒们的战力决定,尽管我不得不承认我军兵将们的战力不及乾军,但小弟相信这数万人马在大哥的指挥下定能战胜乾军!”

步六孤丽半响才说:“此战我们别无选择,不能退、不能败,只能战,只能胜!否则等待我们兄弟的就是万劫不复!”

步六孤尼立即说:“大哥放心,我们兄弟几个全力支持大哥,就算我们身死,也绝不会让大哥有事!”

老二步六孤馛这时说:“大哥,按照老五所说,如果正面硬抗,我们在兵力不占优势的情况下胜算不大,我建议我军还是应该扬长避短才行!”

步六孤丽一愣,问道:“如何扬长避短?”

步六孤馛说:“大哥,乾军是步骑相结合,而我军全部是骑兵,我们为何要按部就班的与他们正面厮杀?他们有步兵,这些步兵就限制了他们的机动能力,我们可以拉长战线,扩大战场,引开他们的骑兵,若他们不管步兵,我军则集中优势兵力击溃他们的步兵,再收拢兵马对付他们的骑兵!”

步六孤丽听得眼睛一亮,“好计!”

随后,兄弟几人计议一番,步六孤丽下达了命令,把大军分为数个部分,他们一共有九兄弟,每个兄弟领一部骑兵开始分散行动。

却说源贺带着将士们大胜而归,赵俊生正带着另外四部兵马等候在原处。

“启禀大王,臣与步六孤丽的五弟步六孤尼打仗一场,击杀他三千余人,一路追击十余里,步六孤丽得到消息派兵接应步六孤尼及残兵败将,臣看占不到便宜就率军撤回来了,他们并未反追击!”

赵俊生面露喜色,说:“源将军打得不错,带着前部人马归队吧,这次你部为后队!”

“遵命!”

接着赵俊生下令,中军靠前为前部,后军居中为中军,而源贺带着本部人马作为后军,大军继续向西推进。

走了半个多钟头,经过过了刚才的交战战场。不久,赵俊生心里产生了疑惑,怎么走了这么久还没有看见步六孤丽的大军?

因为双方大军相距只有十几里,方才又大战了一场,在交战之前双方的斥候都撤了回去,毕竟在如此大规模的战场上一旦开战,斥候已经帮不上忙,他们也需要休息,所以此时是没有斥候在周围活动的。

赵俊生一时间竟然失去了步六孤丽大军的踪影,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赵俊生心中一动,立即下令:“梁翼,派人去告诉左右中后各军大将,步六孤丽的大军不见了,让他们是速速向周围派出精锐斥候和警戒哨,一旦有了敌军的踪迹,立即前来报告!”

“是,大王!”

只因大军兵力太多,为了方便向前推进而不会被山川河流及树林田野阻挡进军路线,所以赵俊生又把整个大军分为五个部分,各军之间最少也相距三到四里,如此行军时,各部可以绕过山川、树林或田野,又能及时互相支援。

不久,赵俊生亲自统领的前军派出的斥候带回来探查结果,鲁爽负责斥候队,他向赵俊生报告:“大王,斥候队的弟兄们探知步六孤丽的大军留下了向四周分散的踪迹,暂时还没有探查到步六孤丽本人的所在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