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 主角

小说: 无法之法 作者: 风扇老爷 更新时间:2019-06-27 12:50:19 字数:2198 阅读进度:170/486

“展彪的病情还是没有半分的好转吗?”

待得鹤白眉安抚好了他的孙子并且慢慢的发出入眠的鼻息声后,万季安问道。

鹤白眉摇了摇头,本就苍老的容颜上更是平添了几分岁月的痕迹,人到晚年,回忆便会不断的涌上心头,那是对生的眷念,然而眼前这座赫然耸立的避世庄园却只剩下两个人,一个行将入土的老人,和一个不知道自己死了该如何生存下去的稚子,这样的一番场面更是催人断魂。

管良在一旁看着,同时也注意着一旁的陆恒,面对这样的一幕他不知该说什么好,作为一名不速之客,他和万季安之间并没有任何渊源,同时对这四方城中的飞鸟小筑也谈不上有多深的了解,若是换在过去,说不得为了命天教的声名和信仰,他会出手相助一番,能不能行一切听天由命,但如今他也死了,连他的师父都顾不上了,哪里还能遑论他人呢?

随着鹤白眉的话音落下,他抱着自己的孙儿进入到了偏厅,不一会就出来了,当他重新看向万季安等人的时候换上了待客的表情,重新落座后,目光第一个停留在了管良的身上。

“这位客人面生的很,也是季安你的朋友么?”

听到主人家的问话,管良心中一凛,原本按照礼节他应该出言回答并且如实相告,但此时此刻他的心中却只有纳闷,因为从对方的言语中听来,似乎是在表述一个意思,那就是连同这飞鸟小筑与他鹤白眉,也是众多计划当中的一份子。

想到这里,管良就有些犹豫了,从他死后到再见到师童,可以说一切阴谋阳谋都是呈现在他眼中的,加上那无时无刻不存在的冲突感,始终让管良拿不定决心。

他的内心有一个声音,那是他生而为人的证明,但同时又有另一个声音的存在,那是一种名为死的希望的东西。

过去的管良一直为命天教而活,或许这就是他管良活着的意义,但如今这份意义已经不在了,那么是否他就应该为自己而活了呢?

可是这份为死而活着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他这个朋友我可不敢高攀。”

万季安的语气中透露出一股浓浓的敌意来,连一丝的伪装和避讳都没有,陆恒听到这话淡淡的一笑并没有做声,但唐龙却似乎像是应和的补充道。

“他是命天教的人。”

命天教这个名字的出现,顿时就让鹤白眉和管良自己的心中都是一怔,熟悉而又深刻的记忆又一幕幕的涌上心头,片刻后,管良说道。

“不错,我是命天教的人。”

这句话又像是在证实自己的身份,又好似在划分立场,既然隐约中可以感觉的出,这一群人就是一伙的,他们在执行一个计划,而计划的主使是那个叫不出名字的人,而他管良是对方计划中一个关键的棋子,似乎也是到了这一刻,既然事情都已经尘埃落定了,那就没必要再遮遮掩掩了。

然而,管良的话音刚落,鹤白眉的眼神中却透露出了一丝奇异的精光来,就像是寻获到了什么志高的宝藏一样,这个眼神让管良心中又是一凛,随即像是发觉了什么似的,心中恍然大悟。

“他难道就是季安你口中那位可以解救我孙儿病患之人?”

随着鹤白眉对万季安说出的这句话,管良同时也明白了过来,真是好一出精彩的戏码,果然,一切的行程路线背后都是有联系的,那么所有的一切针对自己而来的联系背后真正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管良继续坐在那里,没有否认任何东西,但鹤白眉却显得很焦虑、急促,很显然他从管良的身上看出了他孙儿的一线生机。

鹤白眉站起身来走到了管良的跟前,当一位老者这样站在你的跟前,而被对视的又是一位正人君子的时候,作为管良这一刻理当起身相迎,可惜他并没有。

鹤白眉并没有感到有任何尴尬,他的目光在管良的脸上略一扫视,然后就做出了一个动作,他颤巍巍的跪了下来,作势就要给管良磕头。

这一刻管良再也坐不住了,纵使对方是敌人,是死对头,但管良也绝不能受他一拜,当管良伸手将他扶起,心中却也渐渐的生出一丝恍然来,既然所有的一切都终将注定在自己的身上,那他倒要看一看,对方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了。

“带我去看看吧。”

管良的话在鹤白眉的耳畔听来宛如天籁之音,当下他也顾不得和万季安等人告罪,带着管良就来到了偏厅。

偏厅中,那名二十多岁的孩童已经沉沉入睡,从睡姿来看和常人无异,管良略微用规则力来试图感知,也没有发现任何异样,这表明那少年人的病不是在身体里,而是出在精神意识当中。

“能治吗?”

鹤白眉小心翼翼的问道,管良思索了一下,回答道。

“尽力而为吧。”

当管良这样说的时候,其实他的心中想的却是另一个东西,应该说,这个病如果全天下谁都治不好的话,那么他管良一定能治好的,这就是他出现在这里的意义,或者说是他存在于这个世界当中身为一名主角的意义。

为何自己会有这样一种“主角”的想法呢?

管良不知道,但冥冥之中仿佛自有天注定一般,为何是他,为何不是别人,是了,因为他是管良,命天教的管良,而他有一个叫师童的师父,这或许就是最大的原因了。

管良开始动用规则,试图找寻出那孩童脑海中究竟隐藏了什么秘密,然而当他的手刚刚触碰到那孩童的额头时,突然间,之前他伸手碰到那皮球时所感受到的那种规则力冲突的感觉又一次强烈的出现了。

这样强烈的规则冲突甚至是反噬,难道其他人都察觉不到吗?

是了,并不是她们察觉不到,而是命运之门需要由他这个“主角”来开启,这就是他存在于此的理由。

随着管良慢慢的开始试图感受那错综复杂的规则,开始试图依靠他的寻路规则打通一条真正通往意识深处的道路时,真正的麻烦这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