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0 一封请柬(下)

小说: 无法之法 作者: 风扇老爷 更新时间:2019-06-27 12:52:17 字数:4486 阅读进度:291/486

一路前往掌门大殿的路上,姜小云心中不停的问自己,问题究竟在哪里,是在自己的身上还是在师尊的身上。

倘若在师尊的身上,也就是说从师尊收到曲家发来的请柬开始时间就回流了,无论自己怎么做都无法改变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

但倘若问题出现在自己的身上,那么这个问题的关键又究竟在哪里呢?

怀着一颗始终不得要领的心,姜小云再度踏入了掌门大殿中,这是他今天第三次进入到这里了,所为的必然也是同一件事,这种感觉很不好,应该是非常糟糕,而当他抬眼看向师尊的时候却发现,四师弟这一次并不在场,这便是同一事件当中所存在的不同细节之处了。

是的,仍旧还是存在于心中的那个疑问,如果当真是完全相同的一件事,那就不应该会诞生出不同的细节之处,既然有细节上的差异,那就应当把两件事完全撇清开来看待。

“小云,你来的正好,曲家送来了一份请柬,你看一下。”

同样是熟悉的语调,但却是截然不同的开场白,或许一丝相近,但仅仅只是相近,那就必然不是同一件事了,正当姜小云这样想的时候,师尊已经将请柬放在手中,朝着他递了过来。

由于这一次没有四师弟在场,姜小云只能自己主动走过去接过师尊手中的请柬,这又是和之前完全不同的一个细节,而在他走过去的同时,也在暗中观察着师尊的容貌,却并未发现丝毫的破绽。

是的,师尊的脸上和过去一样,仍旧是那副疑惑的表情,毕竟事出有因,而当姜小云将请柬拿在手中之后,心中突然升起了一个大胆的念头,随即他说道。

“师尊,可是曲家的来信?”

“哦,你是如何知晓的?”

听到姜小云的问题,姜涛眉头一挑,显得颇为吃惊,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徒儿手中的请柬,下一刻却又流露出了爽朗的笑容,说道。

“哦,小云眼里记忆都是不差,仅凭‘请柬’二字便能猜到送信之人是谁,那你倒是猜猜,信中提到的究竟为何?”

姜涛的回答让姜小云心中一沉,他之前有意提问就是想要看一看师尊的反应,但遗憾的是师尊并没有任何出人意料的反应,而此时姜小云心中略为一思索,正要说话,却猛地一怔,下一刻便鬼使神差的说道。

“曲家要推迟婚期。”

毫无任何来由的一句话,让姜涛的脸色顿时就变了,如果说之前姜小云仅凭请柬的外形能够判断出是曲家之人所发那倒也就罢了,毕竟最近一段时间,确实也只有曲家将要大婚的事情闹的最为沸腾,姜小云会有此联想也不足为奇。

但如今,在姜小云还没有过目之前就完全猜中了信中叙述的内容,这如何不让姜涛吃惊呢?

“小云,你是如何知晓的?”

虽然姜涛不会去怀疑自己的徒儿,但内心的疑惑却完全展露在脸上。

“如果我说,这封信我早就看过了,师尊以为如何?”

此时的姜小云完全是大着胆子说出了这番话,他完全不知道这样说的后果会是什么,但是在他的心中却好似有一个声音在跟他说,这样说就对了。

“何时?”

姜涛不动声色继续问道,但心中却已经泛滥成灾,倘若不是亲耳听到姜小云这样说,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的,更加不会将请柬的内容和任何阴谋联系在一起。

“就在三个小时前。”

当姜小云回答完这个问题后,两人都不再说话了,现场的气氛沉默的可怕,即便姜小云已经在寒山寺生活了二十余载,和师尊也同样是亦父亦师的关系,但如今也深深的感觉到有一种未知的压迫感在慢慢的朝着他袭来。

而在这个窒息的过程中,姜小云的心中并未停止过思考。

整件事完全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如果不是五天前罗天的一番话,否则的话姜小云根本不知道该何去何从,其实如今的变化也不大,这种感觉就好像是他知道了明天就是世界末日,而其他人都不知道,可他又不知道该如何将之表述出来,并且让其他人相信自己的所言。

姜小云无从去判断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因此他只能设法让问题以他所能够理解的方式来解读,而在姜小云此时的心中,他唯一能够理解并且承认的结论就是时间乱了,既然时间乱了,那就不能用正确的脉络线索来思考问题,那何不彻底打乱时间线索,以毒攻毒呢?

“小云,这件事还有谁知道?”

许久之后,姜涛再度开口,听语气似乎还很镇定从容,但在姜小云的心中,过去师尊从来都是个大度随和之人,和众师兄弟的关系也非常好,他总是那么亲切和蔼,因此此时他以这种平静的语调和自己说话,其实已经说明他此时在试图让自己变得镇定,而并非他真的很镇定。

“我想,除了师尊和我,还有曲家,应该没有人了。”

姜小云的这个回答也是思考了一阵才给出的,因为他实在想不到这件事到底是谁搞出来的,而谁又有能够让时间变乱的通天之力。

“那么,是曲家的人告诉你的吗?”

姜涛继续问道,姜小云摇摇头,正要说话,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姜小云并不曾回头,但是从步伐的声音听来,那是四师弟来了。

“师尊,曲家派人送来一封请柬。”

听到身后的四师弟说出这样一句话,姜小云的心中狂跳不已,他此时下意识的回头,只看到四师弟那略带友好却又有几分熟悉的顽皮的神态,完全不似作伪,正当姜小云疑惑之际,只听到身后的姜涛说道。

“哦,曲家的来信,快呈上来。”

姜小云猛地回头,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但是下一刻,姜小云和姜涛就同时愣住了,因为此时此刻,在姜涛的手中赫然还有着另外的一封信,而这封信正是一个多小时前姜涛找姜小云的来意。

姜小云此时只感觉到有一股窒息的感觉逐渐从喉咙里往外冒,憋得他有些说不出话来,而此时的姜涛同样也是以疑惑的表情看着自己手中的这封信,以及四师弟即将呈上来的另一封信,仅从外表来看,两封信竟然是一模一样。

“这是……”

姜涛睁大了瞳孔,几乎不敢置信自己眼前所见到的这一幕,但他的脑海中却分明不记得这封信是何时出现在他手中的,而当他抬眼看向站在下方的姜小云时,也同样不记得自己找来姜小云是为了何事。

“师尊?”

四师弟递过去的请柬已经有一会了,眼见师尊却并没有接过去的意思,这让他分外疑惑,而在师尊手中的那份一模一样的请柬却并不能勾起他心中任何的疑惑,毕竟他在寒山寺中的职权不高,而曲家送来请柬这种事他是不够资格参与讨论的。

姜涛伸手将四师弟递过来的请柬拿在了手中,同时也将自己手中的两封请柬一起摊开来,随着越看,他的脸色就变得越发的难看,同样的笔迹,叙述着完全相同的内容,而被提及的日期也完全吻合,如果说这两封请柬是曲家之人分成前后两批误发也就罢了,但分明一封早就已经存在于自己的手中,而且从前一封请柬上传递的温度来感觉,分明就有已经被自己看过了的迹象。

随着四师弟退出大殿后,姜涛的目光重新回到了姜小云的身上,他略一沉思,虽然心中一片惊骇,但毕竟见多识广,尽管遭逢如此变故,但仍旧试图让自己静下心来,抓住这其中最关键的部分,随即说道。

“小云,你知道发生了何事?”

听到师尊如此说,姜小云的心中顿时就舒缓了过来,他之前也同样太紧张了,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而这样做究竟会导致怎样的后果。

人的记忆都是有线索的,而这个线索其实就是时间线,但倘若时间被打乱了,人的记忆会不会也因此被打乱,而师尊想不起来过去五天发生的事,是不是就是因为他的记忆混乱的缘故?

所以,姜小云之前最担心的倒不是这件事背后可能存在怎样的阴谋,而是担心他的师尊会因此而遭来怎样的恶果。

但如今来看,师尊似乎安然无恙,只是因为受到时间回流的影响,而完全忘记了甚至就发生在一个多小时以前的事。

原本姜小云还在思考该如何拖延时间,以期让问题在师尊的眼中呈现出来,但如今好似并不需要自己继续瞎忙活了。

“我知道,应该说过去五天,这封请柬我已经见过四十四次了。”

姜小云的话说的很平静,随即不需要姜涛的追问,他就将请柬中的内容完全背诵了出来,一字不差,当姜涛听完后,脸上那种骇然的表情一闪而过,但下一刻慢慢的坐了回去。

“也就是说,这五天里,寒山寺所有人的记忆都停留在了五天前的某一个时间点上?”

姜涛的话让姜小云一怔,但心中却也猛地醒悟了过来,对啊,时间停止,就是时间停止,甚至因为时间停止而让空间变化也同样停止了,为何自己之前就没有想到呢?

“师尊,另有一件事,五天前,我见到罗叔了。”

接下来姜小云将那天见到罗天等人的情形也叙述了一遍,姜涛听完后陷入到了沉思,别说姜小云了,就算是姜涛这个各种大风大浪都经历过的掌门人此时也不禁被这突如其来的风起云涌给搅和的难以安宁。

“这样的状况会持续多久,我是说大概会在什么时候,时间就会回流?”

姜涛问道,姜小云随即回答道。

“时间不一定,有时是七八个小时,有时是三四个小时,而这一次前后只相隔了一个小时。”

姜涛闻言点了点头,但凭借这一小半会的功夫也根本整理不出任何的头绪,不过下一刻他就苦笑了一声后说道。

“也就是说,或许再过半个小时我就又会忘记已知的这一切?”

姜涛的问题也让姜小云心中一沉,是的,这是最棘手的,毕竟就算姜涛能够及时醒悟也需要有姜小云为他解惑的这个过程,而浪费掉这个过程,能够剩下多少时间来理清头绪可就说不准了。

“这样看来,对方的意图便是在于此了。”

姜涛沉思少许后微微点头后说出了这样一番奇怪的话来,正当姜小云疑惑的时候,只见姜涛站起身来,又打眼看了一遍手中的两封请柬,下一刻不再犹豫,已然来到姜小云身边,压低声音说道。

“时间不多了,希望还来得及,小云你跟我来,为师带你去一个地方。”

说完也不等姜小云回过神来,径直就朝着掌门大殿外面走去。

两人来到外面后,不做任何停留,速度不断加快,几乎已经运用规则力开始急速行进,很快就赶到了寒山寺后上几座高塔之前。

当姜小云看到这几座高塔时,正要倒头便拜,却被姜涛伸手拦住,说道。

“非常时期,繁文缛节暂且省下,有心即可。”

说完,他开始凝聚一股让姜小云骇然的规则力,随即五座高塔开始移动位置,在姜小云惊讶的目光中,随着高塔移位,很快一条通往底下的密道就出现在了姜小云的眼中。

“师父,这是……”

“来不及解释了,小云,杀掉为师。”

姜涛此时神情平淡,就像是到了垂死之际心无旁骛了一般,而姜小云听到这话顿时就愣住了,还没等到明白过来,就听到姜涛说道。

“此乃我寒山寺历代掌门誓死捍卫的秘密,任何门人未经掌门允许私自闯入,无论何人,即便是血缘关系也是必死无疑。”

当姜涛斩钉截铁的说出这番话之后,随即声调变得柔和了起来,他看着姜小云的眼睛,继续补充道。

“小云,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来的,但自打我收你为徒的第一天起就知道你此生绝非池中物,为师能传授给你的东西不多,未来造化要靠你自己了。”

说完这一番话后,姜涛抬头望天,但很快目光又再度落在姜小云脸上,说道。

“虽然不知道是何人阴谋作祟,但倘若师尊记忆再度失去,而你又在我毫无知情的情况下擅闯禁地,任何解释也再难以洗清你的冤屈,你必然难逃我寒山寺的追杀,或许从今往后,你我师徒缘分将尽,既然如此,为师不想见到我们师徒相残,你动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