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4 破阵关键

小说: 无法之法 作者: 风扇老爷 更新时间:2019-06-27 12:52:28 字数:4196 阅读进度:295/486

姜小云这时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

姜涛和整个寒山寺的门人的确会因为时间回转而失去记忆,但之前姜小云打晕姜涛的地点就在密道开启的无座石塔旁边,即便姜涛什么也不记得了,但只要看到开启后的密道,无论他有什么要紧事,即便是曲家和命天教要换家主和最高指导者了,也无法撼动他一查究竟的心。

只是没想到,在几次失忆的轮回之后,一直以一种茫然四顾不知为何的心守在密道门口的姜涛见到的竟然是自己最心疼的大弟子姜小云。

是的,当每一次失去记忆,姜涛都会重复的问自己一遍,自己为何会在这里,密道的大门又因何而打开,但没有一次得到了答案,好在是他的记忆总是会失去的,而每一次失去就相当于是产生了新的问题,不至于在一个地方来回的兜圈子,即便是兜圈子,但他自己并不知道也就不作数了。

但此时此刻,在这个时间点上,姜涛看着眼前的姜小云,即便内心有千言万语,也有千万种想要为自己徒儿开脱的心思,但化在嘴边的唯一一句话就是——

“小云,擅闯禁地,你可知罪?”

姜小云此时的心同样是万分震撼、惊恐的,他也同样没有料到师尊竟然会一直守在这里,但是当他想明白之后,也更为深刻的明白了什么才是“誓死捍卫的秘密”,果然,寒山寺和密室之中无数的神物宝贝,那一本清微妙法以及那两柄诞生出了剑灵的神剑都是有关联的,而且照姜小云想来,这些和佛门并没有太大渊源的仙家宝贝并不一定就是寒山寺的镇派之宝,那么其来历和意义也就成为了一个谜团。

或许,这些宝贝会和寒山寺所遭遇到的时间回流有关呢?

姜小云此时心中不由得又诞生出了这样一个想法,但此时此刻并不是思考这些究竟的时候,面对姜涛,面对他最不愿意相杀的师尊,此情此景却又彰显出万分的无可奈何。

是的,姜小云很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徒儿知罪。”

姜小云平静的说道,此时他的心中并没有任何的冤屈,即便以时间回转之说来看,在时间回转的这五天里,每天发生的看似都是同一件事,但同一件事中的点滴却并不完全相同,其实这就和他每天在寒山寺会做的功课,和众师兄弟的玩闹和吃饭睡觉一样,这些事他每天都会做,但绝不会每天都做的一模一样。

所以,无论他进入密道是否得到了师尊的允许,但在记忆和时间的变化当中,都属于截然不同的两件事,而出现问题的或许并不是他一个人的原因,但“擅闯密道”这个罪责他却是责无旁贷。

千言万语也难以解释一二,姜小云此时也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好在他所面对的只有一个姜涛,看样子,原本姜涛是让其他师兄弟去传唤所有寒山寺门人来此集合,随即清点人数的,但遗憾的是,同样是因为时间回流的关系,当师尊这边失去了记忆,而回头去负责集合人员的师兄弟也同样失去了记忆。

想必此时在寒山寺的那一边,又再度陷入到了四师弟手持曲家的青睐去掌门大殿寻找师尊的轮回,只不过这一次不禁是他,连同师父也一同“丢失”了呢!

想到这里,姜小云不知道为何突然淡淡的笑了笑,而他的这个笑容在姜涛的眼中看来却宛如一种嘲讽,从密道出来的那一刹那,姜涛同样是在心中百转轮回,甚至连同过去姜涛从他的师尊那里听来的前辈擅闯密道而被诛杀的过往也都一一的回溯在了姜涛的脑海中,但是他始终未动,毕竟这二十年来的师徒之情宛如父子之情,让他事到临头又如何能够分割得了呢?

但姜小云这一笑却仿佛替他做出了最终的决定。

“小云,既然知罪,那就随我回寒山寺受审吧!”

他的话音刚落,姜小云脸色一变,正要阻止,却听到身旁的寂灭说道。

“哼,凡人而已,何必跟他废话,先离开再说。”

寂灭的话让姜小云的心思猛地回转,之前他太过于紧张,以至于完全忘记了自己已经成为两位剑灵的主人这回事,而此时想起,却又觉得纳闷,难道说这样两柄悬浮在半空中的神剑,姜涛都没有发觉吗?

也许是察觉到了姜小云心中的纳闷,随即净乐也说道。

“此间被幻魔映心阵所笼罩,此乃魔界最擅长的攻心咒术,这种咒术能欺骗天下间一切生灵意识,并幻化出镜像之体,恐怕你的师尊早就已经死了。”

净乐的话让姜小云如被雷击,此时神色变得万分的惊惶,师尊已经死了,而且竟然是魔界所设下的咒术结界,这怎么可能,寒山寺什么时候招惹到了魔界这样强悍无匹的存在,而自己又是如何在此件大阵中活下来的?

“不过也不一定,说不定你的师尊还活着,只不过魔界的映心咒术能制造出镜像之体,而眼前你的师尊身上并无生灵之气息,看样子只不过是你师尊的映心镜像罢了。”

正当姜小云万念俱灰的时候,却听到净乐因此作出的补充,这让他的心变得好受了一些,而再度看向自己的师尊,眼神中的犹豫也在一点点的变得坚定了许多。

既然并非自己的师尊,而只是镜像化体,那自己也不需要迟疑了。

姜小云退后了两步,剑灵随即横在了他的身前,姜小云实力太弱,根本无法抗衡姜涛,此时唯有依仗剑灵的实力,而他同样也想要看一看,这两位剑灵究竟有何种能为。

此时,两柄神剑上逐渐绽放出了锋利的光芒,光芒在虚空中越来越璀璨夺目,直到这一刻,姜涛才发现原来在自己和姜小云对峙的期间,竟然还有别的不知名的事物存在,但当他看得真切之后,心中更是大为震撼。

“寂灭,净乐!”

当姜涛喊出这两位剑灵的名字后,他的脚步快速往后退去,显然是不敢缨其锋芒,而此时剑灵之上的寒光在汇聚到一定阶段后,瞬间消失,而后自天地间短暂的一闪,姜涛只感觉自己的身躯一阵若隐若现的撕裂感,随即他整个人就被撕成了两半。

这一幕被姜小云看在眼中,直看得他心惊胆战,但在此等心情诞生的同时,他却并没有看到任何骨肉分离的血淋淋的画面,被撕裂成两半的姜涛在一阵惊叫声中就这样直接自虚空中消失了。

“果然,不过只是一具镜像化体罢了。”

寂灭一招过后,天地间重归平静,正当他准备回归到姜小云身旁之时,却听到姜小云突然间大喊一声。

“不好,中计了!”

寂灭和净乐不及反应,此时两位剑灵突然间感觉到一阵无形的束缚瞬间加持在两柄神剑的剑身之上,同时自虚空中传来了一阵吸力,像是要用另外一种吸魂夺魄的方式强行将两柄神剑之上的灵气完全吸入那看不见的黑洞之中一样。

此时的姜小云在猛然醒悟过后,脑海中再度陷入到了奇妙的思索当中。

“艮为山,乃是重山闭锁之象,周围环抱山林,之前我记得师尊在开启密道之前曾移动过石塔,主宫移位,位在东,乃是艮上兑下,此为山泽损,之前剑灵对师尊发动攻击,乃是金气,土生金,金克木,原来如此,幻魔映心阵其实之前并未发动成功,而发动成功的关键就在寂灭的那一剑。”

待得姜小云想通了前因后果之后,再看向眼前,他开口说道。

“寂灭,进入震阙,净乐,退回坎位。”

此时姜小云也不管两位剑灵听不听得懂,由于事态紧张,他只能指挥了起来,而两位剑灵此时只感觉神魂都要被这股庞大的吸力给吸走的同时,听到姜小云的话,也不顾思考其他,当即开始执行了起来。

“现在是丑时,丑金之位,刑在西方,与之对应的是北方的未木之位,金恃其刚,物莫与对,木恃荣华,阴气刑之,水恃阴邪,阳气刑之,可使万物归阵!”

随着姜小云的一番指挥,两位剑灵各自心中一凛,知道姜小云这是在以五行八卦之理在助他们脱困,当下两人不再犹豫,强行牵引体内仅存不多的灵气,脱离了吸力的束缚之后,一者位移到西方丑金,进入震阙,一者位移到北方未木,退回坎位,两位剑灵心意相通,同时牵引出体内的灵气,而此时的姜小云也没有迟疑,看向那五座因为之前姜涛开启密道而导致中宫移位的石塔,同时以少阴寒光剑进行牵引,一人双剑,齐心协力,终于一点点的让阵法之中相互牵引、排斥的天地灵气缓慢恢复。

整个过程维持了大约半个多小时之后,眼前阵法中的吸力逐渐消失,而姜小云也因为气空力竭而倒在了地上,显然是强行关闭密道导致透支过度,力不从心而倒下。

此时,感应到天地灵气重新回归均衡之后,两位剑灵相对无言,此次若非姜小云按照五行八卦的正确理解而指挥,恐怕最终的结果将会是三人同死。

“寂灭,你怎么看?”

净乐那优雅的声音响起,片刻之后寂灭这才说道。

“清微妙法你我也看过,书中所记载的玄门妙法晦涩难懂,这百年间恐怕也无人能够学会一二,此子竟然能在短时间内学以致用,恐怕不仅仅是天资聪颖的缘故。”

寂灭的话让净乐深以为然,同时也说道。

“他的身上残留有蟠龙的气息,这也是疑点之一,看来当初那个人所占卜的未来之象正在逐渐成为现实,而你我如今却又被封印在了剑灵之中,照如此看来,恐怕你我也只能将不多的时间寄托在这名少年人的身上了。”

“正合我意,不过,蟠龙……仍旧不可不防,算了,先帮他清醒过来再说吧。”

两位剑灵对话完毕后,回到了姜小云的身上,开始动用体力灵气滋养姜小云昏迷的意识。

过不多时,姜小云清醒了过来,当他睁开眼看到两位剑灵时,一屁股坐起,立刻问道。

“麻烦解决了吗?”

“哼,哪有那么容易,幻魔映心阵并不同于天下间的一切寻常的阵法布置,正如人心总会有欲望,而妖族之人正是通过吸食人的负面情绪来掌握人的欲望一样,魔对于人心的摆布控制欺骗隐瞒也是最擅长的拿手好戏,想要破解幻魔映心阵,除非你能完全消失内心的欲望,同时还能压制住被阵法困锁的其他人的欲望。”

寂灭的话让姜小云哑口无言,记得刚刚进入到密室当中的时候,他也曾经有过想要将整间密室的宝贝全部都搬走的欲望,自己如此,何况其他人,再说了,欲望这种东西并不都是邪恶的,人欲也是欲望的一种,人对美好生活的追逐也是欲望的一环。

想到这里,姜小云顿时就沉默了,同时也深深的明白了魔界之人的恐怖手段。

“当真没有法子破解吗?”

姜小云有些不甘心,其实他早就猜到了今天的这个结果,但内心中也有一种名为欲望的声音,想要在离开寒山寺之前圆满的解决这一切,至少让师尊不再误会他,不……现在已经不是误会不误会的问题了,而是先要证明他的师尊还活着,大家也都还活着。

“走吧,等你有了实力,一切都好说,你想改变的终究也将被你所改变,但以如今的你,只怕自身难保,若非你拥有那不寻常的命格,今天你也不可能会有此等机缘造化。”

寂灭的话让姜小云心中又是一阵蠢动,已经逐渐被压下的内心疑惑这一刻又再度浮现于脑海之中,当即他问道。

“你们之前说我是来自于过去的人,这到底是啥意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