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7 弑神的传说

小说: 无法之法 作者: 风扇老爷 更新时间:2019-07-12 02:11:31 字数:4315 阅读进度:448/451

弑神,也是一个传说,甚至要比神话传说还要遥不可及,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神,既然没有,那何来的弑神一说呢?

但如今,当妖灵告诉罗天,有一个人杀了一个神,就在距离他不远处的某个地方的时候,罗天对此能产生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这个人杀的并不是一个神,因为真正的神是不可能被任何人为的意志杀死的。

哪怕这个人成为了天道的化身也做不到。

不过此时,罗天的心中产生了另一种微妙的想法,如果说被杀死的真的是神,而杀死神的也的确是一个人,那么弑神一事就能够成立了,但是成立的前提却是,唯有这个人才能杀死唯有他才能杀死的这个神。

正义是什么,正义是那些活下来的人,也唯有那些活下来的人才是正义的,或者说,正义的一方所能拯救的人才是正义的,而正义的一方救不了的对象都无法被赋予正义的意义,他们的死或许有价值,但这种价值并不会对死人产生任何的意义。

因此,如果说姜小云背负的就是杀死玄化九章的天命,那么这一段弑神之说也就成立了,除了姜小云谁也杀不死玄化九章,罗天不能,师童不能,乃至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不能,唯有被注定的命运才能拥有这段天命。

一瞬间的思绪涌动却并没有被罗天表露在脸上,而他提出的这个疑问也并没有得到姜小云的回答,毕竟他只是一个幻影,一个从本体身上通过封印记忆的方式所提取出来的一个意识载体罢了,他只能叙述事件,而无法剖析事件。

姜小云给罗天讲述了一个全新的故事。

有一天,一位母亲怀了一个孩子,这个孩子尚未出世的时候,就出现了很多吉祥的征兆,而在这个孩子出世的那一天,更是有着各种难以言表的喜庆之事的发生,直到这个孩子降临的那一天,在母亲临盆之际却发现,在这个孩子诞生的同时,在他身体之下却还有着自己的另外一个孩子,但遗憾的是,这个原本是双胞胎的孩子却因为各种不明原因而成为了死婴。

孩子出生之后,母亲怀着悲痛的心情将这个孩子抚养长大,随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去,这名孩童也逐渐表露出了他与众不同的一面,除了智慧、悟性、天分、体格等因素所赋予他各方面都不俗的能力外,更重要的是,这名已经长成了少年的孩童还有着如老人一般能够理解这世间万物运行规律的一种独有的方式。

终于有一天,这名孩童长大了,到了可以自己去迎接未来人生的年龄了,他选择了离开生他养他的家乡,独自一人去外面的世界闯荡,然而当他告辞了父母,踏出从未离开的小镇的那一天,他察觉到了死神降临到了自己的头上。

而在死前的那一刻他才明白,原来自己正是出世的那一天就已经死掉的那名死婴。

那一刻他迷茫了,他的心中有两个难以理清的疑问。

为何父母不要那一名完好无损的婴儿,却偏偏选择了自己这名死婴呢,如果说从一出生被放弃的就是自己,那么今天还活着的那一名兄弟是否还能够继续享有他未来的人生呢?

但是这样的想法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非常难以启齿的,毕竟活了这十多年的人是他,而不是他的兄弟,如果说从一出生自己就死了,而代替自己活着的是另外的一个人,哪怕这个人是自己的亲兄弟,那么作为“人”而言,想必也同样不会甘心吧。

矛盾的心思活动,却难以抵挡死亡的入侵,这一刻他感觉到了自己在快速的衰老,就像是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经历日升日落一样,时间快速的流逝,他的手背上开始出现了皱纹,连同那毛发也逐渐变得雪白,当他终于意识到自己无法战胜死亡的时候,他选择了放弃。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个人来到了他的跟前,这个人告诉这名将死之人,这段注定会夭折的天命是可以被更改的,但是更改的前提是,他要奉献自己的这颗心,让其在另一个将死之人的胸膛里跳动,这种前所未闻又耸人听闻的事情对于一名将死之人而言,毫无意义,反倒是因为再度涌现出了新的希望而让他这一刻不顾一切的想要抓住这一根救命的稻草。

最终,将死之人和对方坐下了一个约定,他将以另一种方式,甚至是以另一个身份,另一个人的形态活下去。

终于他还是没能撑到那个时候,随着意识消散,他死了,能够拥有这十多年的生命对他这名原本的死婴而言本来就是捡来的,而如今终于一切的疑问和执念都可以放下了。

然而,事情并没有因此而结束,毕竟如果说这名孩童已经死了,那么这个故事又是从何人的口中流传下来的呢?

所以,当这名孩童以另外的一种方式再度生而为人,再度活下来,直至另一段天命的诞生之前,他再度拥有和支配了一段全新的人生。

这个故事讲到这里的时候,罗天提出了一个疑问。

“你为何要编造这样的故事?”

从罗天这名听众的角度来收听这个故事,这个故事最矛盾的地方就在于,能够完整呈现出故事中出现过的三个人的视角,唯有编造这段所谓天命谎言之人。

姜小云没有回答任何问题,而是在一段低沉的笑声当中逐渐的消失了,他邀约罗天在这个意识幻境中见面,所为的便是告诉罗天这样一个被编造出来的故事。

当幻境消失,罗天再度回到杜曦瑶和顾往昔身旁的时候,罗天说道。

“我要去一趟永眠之间。”

罗天的话让顾往昔皱起了眉头,她当然知道这个所在,但她却并不知道罗天为何又打算重返那个所在。

“能告诉我原因吗?”

顾往昔平静的问道,此时一旁的杜曦瑶脸上同样没有任何的疑问,显然是在罗天消失之后有一些在佛子骨塔中发生的事已经被顾往昔所告知,因而让她此时明白最好不要说话去打扰罗天的思考。

“一个秘密能够被公开,这其中所牵连的必然是人为的意志和考量,而一个秘密能够被隐藏,我想同样也是人的心思在其中作祟,所以我打算找到人。”

罗天的话说的很平静,却也很莫名,但在杜曦瑶脸上生出疑问的同时,反观顾往昔却并没有任何的疑问,就好似她知道罗天要说什么一样。

“既然如此,我们这就出发吧。”

顾往昔作势便要和罗天二人结伴同行,不过很快罗天就摇了摇头,随后指了指他们背后的佛子骨塔,很显然顾往昔要先去一趟天人之境,将佛子骨塔埋葬在天人之境当中,不管她是不是一男人之姿入世,也不管她修炼的众生规则是否属于神族规则,顾往昔都是一个人,只要是人,也唯有是人,才能进入天人之境,而非人想要进入天人之境,必然需要首先闯过那天人五衰迷阵。

眼见罗天坚持,顾往昔也不再多说什么了,她微微点头,知道罗天必然是另有计划,只是观察他的神情,分明是之前消失的时候遭遇到了一些来历不明的变故,以至于他将要启程的永眠之间一行并不在他最初的计划当中。

在离开之前,罗天犹豫了一下,又再度说道。

“有一件事,我觉得你还是应该知道的好,师童有可能会进入鬼界,若是你遇见他,可否给予他一些不算多余的帮助?”

罗天的话让顾往昔一怔,细细品读这番话,脸上随即就浮现出了笑容,她意味深长的看了罗天一眼,好似猜到了什么,不过下一刻就郑重的点了点头,说道。

“我跟他之前,永远不可能站在同一阵线,你应该很清楚这一点。”

顾往昔的话让罗天点点头,他当然知道,天理的存在就是为天道释义,但天理何其之多,连同一种事物都有着不少于两种以上的解释,何论人心的复杂微妙程度呢?

即使未来人界再次遭逢外界入侵的危难,但顾往昔和师童也不会选择并肩作战,他们都是当世强者,同样也是拥有大智慧之人,很清楚任何的同盟都只会是相互内耗罢了,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同盟是彼此间真心合作的,一旦合作的人数超过了两个人,人心各异的特点就会一一的展现出来。

所以,如果未来人界出现危难,师童会率领命天教抵挡,顾往昔自然也会率领岁月城抵挡,他们分属各地,不会同盟,更不会合并为一家,即使人界当真面临了万劫不复之际,这样的初衷和理念也不会更改。

但如今,罗天私人提出的要求,要顾往昔给予师童最大限度的帮助,顾往昔并不会拒绝,并不是顾往昔给罗天面子,而是因为她所拥有的绝对中立地位,只要师童人在岁月城管辖的范围以内,那便是她顾往昔需要一视同仁的对象。

数年不见,匆匆一面又要离去,但罗天和顾往昔都是当世最强的释道者,并不会将不舍的心思摆在脸上,只是转身一个挥手,在前方的道路上各自保重。

离开岁月城后,杜曦瑶那憋了一肚子的疑问终于有了可以发泄的机会了。

“我说你到岁月城来到底是来干嘛的?”

在杜曦瑶的眼中,罗天的行为不仅透着诡异,而且从常人眼中看来根本就是毫无章法,没有逻辑,就好似他无论想做什么都是一时之想,但偏偏就杜曦瑶认识的罗天,分明是一个非常有计划之人,但他的计划又表现在哪里呢,难道真的是自己悟性不够,看不透这个人么?

“来确定一件事,顾往昔是不是有成神的可能。”

罗天的话让杜曦瑶一怔,原本还想要问的几个问题这一刻都咽回到了肚子里,她原本是没想过罗天会正面回答自己的提问,却也同样没有想到罗天会给出她这样一个答复。

此时回想起来,当时罗天的确当着顾往昔的面提出了这个疑问,但是无论在任何人看来,这个提问都好似只是一个玩笑罢了,并不会当真,而是想要借由这个提问来寻找其他话题的切入口。

杜曦瑶此时认真的思考了一会,这才逐渐平息了心情后说道。

“你当真只是为了这个目的才来的岁月城,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印证这个疑问?”

杜曦瑶这一刻发现自己一点都不懂眼前的这个人,无论是传闻中的罗天还是鬼话口中的罗天,又或者是曾经扮演过罗天的欧阳晓,同一张面孔之下不同的人给予了杜曦瑶对这张面孔的主人截然不同的想法,但无论是谁,所表现出来的都是心思难测,他们表面上做一件事,但心里想的却是另外的一件事,甚至于他们说出的话也极有可能根本不是在谈论同一件事。

这样的情况即便不是在外面,在杜家也曾经出现过,大人心中的想法,嘴边的话以及手中正在做的事从来就没有统一过,但依照杜曦瑶的想法,如果每个人都心口如一,都神魂合一的话,那没有什么事是做不成的。

但如今,罗天却完全不是如此,他当真是为了一个疑问而苦心钻研,费尽心机的去挖掘出其中所有的秘密。

一段时间后,杜曦瑶犹豫了一下后才说道。

“那你得出结论了吗?”

罗天点了点头,而这个点头让杜曦瑶的心中又再度升起了一个异样的错觉,因为她好似觉得包含在罗天这个点头当中的不但有那些疑问,同样还有自己。

是的,倘若说罗天是一个目的性如此之强的人,那么自己的存在对他而言是否也是如同那计划当中的一环呢?

也许是察觉到了杜曦瑶神态间的异样,罗天淡淡的一笑,然后说道。

“我的结论只能说服我自己,但未必就能够解释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你也一样,你把我们的相遇看做是缘分也好,命运也好,甚至是有心人的指引也罢,其实都可以,但是对于我来说,无论怎么看待这份相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见到我,于是我就出现了,这样不是很好吗?”